您的位置:首页  »  【天使新编】(第08回 )作者:潜龙


  过不多时,大家酒喝多了,说话也随之多起来,一个年近五十,名叫广山望的职员带着半分醉意道:「两位部长都是中国人,相信也该知道张大千这个人了?」
  志贤立即道:「当然知道,他是我国的书画大家,是个大大有名堂的人物。」
  广山望点头道:「我正是说他,听闻张大千住在东京的时候,只喜欢在这家饭店吃东西呢。」

  「是真的吗?看来这间『四川饭店』在东京是很受中国人欢迎了?」

  「这个当然,就像你们爱中国的山水画,咱们日本人爱浮世绘一样,人总是有点爱国心的。」

  志贤笑道:「就等於日本人爱樱花,中国人爱牡丹,觉有觉好,觉有觉美。」
  广山望道:「说起樱花和牡丹,我便说一件你们中国鲜有人知,但又很有趣的事给两位知道。」

  志贤终於来了兴头,连忙问道:「甚么事?」

  广山望一笑道:「日本人吃牛肉,本应是近一百年的事。在西元七一零年之前,已开始有人吃牛肉,只是当时的牛,只是养给士大夫吃,老百姓并不能享受。在这种禁肉食期间,乡下人却全不理会,借着山高皇帝远,也管不了那么多,大吃其肉。尤其在江户时代,已经把肉食当为常事,不过大家仍是不敢说出口,免得找祸上身。到了后来,因为只能在家里偷偷吃,却做不了生意,若要开店,官府便会来抓,那怎么办好呢?当时只好用别的形象来做广告,好像画一?樱花的招牌,卖的一定是马肉;画红叶的店铺,出售的便是鹿肉。最妙的是卖猪肉,商人称猪肉为牡丹,后来乾脆叫它做『山中的鲸鱼肉』。这些称呼流传到现在,马肉照样叫作樱,猪肉别称牡丹,只要你想吃马肉或猪肉,就叫这两个名称,他们便知道你想吃甚么. 」

  志贤笑道:「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找个机会我也要试一试。」

  广山望又道:「两位部长初来日本,再住多些日子,打后知道的趣事还多着呢。」

  志贤点头一笑:「确实,日本这个国家,当真有很多趣事与别国不同,便如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也想不明原因何在。」

  广山望问道:「李部长不妨说出来听听,究竟是什么奇怪事。」

  志贤道:「前时我看过一部日本电影,是渡边淳一的小说作品「失乐园」,故事说及女主角「黑目瞳」红杏出墙,最后和情夫一起殉情。当我看完后,心头总是有点踧蹐。据知日本是全球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甚至有书本教导人如何自杀,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广山望微微一笑,说道:「渡边这部小说,确是一本好书,在日本销售了数百万册,相信在坐的人,已有泰半看过,当然包括我在内。作者笔下的凛子,一时间在日本俨然成为中年男人的梦中情人,巴不得化身为书中男主角久木祥一郎,即使是要和凛子共赴黄泉,似乎也在所不惜。

  「书中这十二个章节里,每一章节里的性爱场面,描写得非常细腻,而全书之中,作者在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股浓烈的「爱欲与死亡」意识,这是最令人悸动不已的。拥有医师身份的渡边,对於爱欲与死亡的贴近性很是关注,而且也有着相当专业的观察力。

  「他曾这样说过,人唯一接近死亡的感觉,是和女性同时射精而达到高潮之后。在那一瞬间,全身萎困,一股失落感便随之而来,让人丧失对现世的一切欲望和执着,在性爱的顶点里,让人出现死亡的幻想,男女皆同。」

  广山望说得滔滔不绝,什么性爱、什么射精等,毋庸讳言,全不理会旁人。然而,除了紫薇听得脸红垂首外,另外几名女职员,却听得嘴角含笑,对广山望的说话全不在意。

  接着广山望又道:「渡边说,这种射精后的虚脱感,却是暗示衔接死亡的自然条理。放眼自然界,雄性几乎都在射精同时断气死亡,这种从射精至死亡的时间,虽因生物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背后,这是无可避免的。」
  志贤和文仑听后,不由互望一眼,心想这也不知是什么鬼观念,日本人真是个坏脑壳又变态的东西。

  广山望笑道:「古时的日本人自杀,均有其目的,如武士道精神,切腹谢罪,是为了向公家承认过错,请求原谅。较近期自杀的人,是为精神的解脱而自杀。现在的日本人,大多是为工作压力而自杀。」

  志贤道:「这一点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一个人,为何要轻易寻死。」
  广山望摇头道:「这个只有自杀的人才能理解了。我不妨说一个传奇人物的事与你知。本世纪初,日本有一名大作家,叫太宰治,他的文字幽美动人,文才极好。太宰治生於一个大地主家庭,十六岁开始写作,他十八岁时,已常在艺妓馆鬼混,和一个叫小山初代的姑娘爱得死去活来。

  「当年,太宰治最钦佩的作家芥川龙之介因自杀身亡,他精神上受了很大打击。早在他二十岁时,太宰治对死亡便有了特别的憧憬,一天晚上,他吃了大量安眠药,但没死去。第二年,因为最疼他的兄长去世,他的爱人小山初代又被家人逼走,就和咖啡屋的女侍应一起自杀,结果女的死掉,他却活了下来。

  「太宰治二十四岁那年,在东京结识女记者飞鸟定城,和她同居。两年后他因为考不到帝大,想当记者又落选,便跑去谦仓山头吊颈,又是死不去。到他二十八岁,他和小山初代再一次吞药自杀,两人都没事收场。

  「三十岁的太宰治和女教师石原美智子结婚,其时发表了他毕生的代表作「威而连的妻子」和「斜阳」两部大巨着。到了三十九岁那年,他又和当美容师的情妇山崎富荣自杀,一起跳下玉川河去,这一次终於功德圆满,双双死去。部长你说日本人爱自杀,确是半点不假,因为这类自杀的故事,在日本实在太多了,人们偶一不如意,便会想起前人的故事,遂拿起毒药或跑到大楼顶层跳下来。」
  志贤和文仑摇头苦笑,这真是一个极之奇怪的民族!

  众人谈谈笑笑,这顿饭便吃了接近三小时,终於曲终人散,文仑竟然喝清酒都能喝醉,还要志贤把他扶上计程车。

                □□□

  离开四川饭店后,洋平难得有今天这个好机会,自然又向紫薇埋手,希望她能够到他涩谷的住所亲热。但奇怪得很,今晚紫薇却没有推拒,竟然一口答应他,只是对他说今晚不能够过夜,十一点前必须要回家。

  洋平看见如此顺利,自然喜出望外,连忙颔首答应,匆匆招了一辆计程车,径向涩谷飞驰而去。

  紫薇看见文仑刚才连正眼也不多看自己一眼,早就憋闷在心,若非当着众人面前,她真想立即掉头而去!紫薇心里一直在想:「前阵子彼此虽然未通姓名,但毕竟有过一面之缘,还送了一个毛公仔给自己,可今天大家再次重遇了,他竟然像个没事儿似的!就算他不屑和我说话,也不致看我一眼也不愿意吧!」她一想到这里,心头就抽紧起来。但紫薇又那会知道,只因为她实是太在意文仑,才会瞎生愚气,若换作别人,紫薇肯定不会有这种感觉.

  便因为这个原因,当洋平作出要求,紫薇竟然不假思索,立即答应了他,她这样做,无疑是和自己赌气。

  坐上了计程车,洋平伸手将她拥近身来,紫薇犹如小羔羊般偎傍在他怀中,但心里仍是怅怅郁悒,暗暗悄骂:「我……我身边又不是没有男人要,你又何必如此看轻我!」

  二人才一进入家门,紫薇刚在玄关脱去鞋子,洋平已急不及待从后拥抱住她,两只巨掌同时绕向前面来,十根手指拿着一对浑圆饱满的肉乳,不住挤压搓揉。
  「洋平不要,你……你这样会弄坏我的衣服,不要这样猴急……啊……还不放手……」紫薇在他怀里扭动起来,无力的小手想要把他推开.

  「我实在等不及了,快来……」洋平牵着紫薇走进客厅,将紫薇扑倒在沙发上,立即动手解除她的衣衫。

  「不要嘛!你压得我无法呼吸了……」

  洋平今晚敢情是喝多了,兴致特别高昂,他张着半醉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间天使,见她此刻双颊飞红,露出一副娇柔靦腆的可爱模样,淫火立即沖上洋平的脑门,当下坐直身躯,全不理会紫薇的挣扎,急巴巴的动起粗来,三两下子功夫,便已脱去紫薇的外褛.

  紫薇没他办法,只好配合着他,让他把外衣从身上脱了下来,同时伸出玉手,将围在脖子的颈巾除去,轻轻掉在一旁。岂料她才一放下颈巾,洋平已经扑到她身上来,只听得紫薇低低的娇呼一声,整个人已给男人牢牢拥抱住,让她紧贴在他怀中。

  洋平半睁眼睛,用手指托起美人的下巴,让她面向着自己,吩咐道:「看着我,抬起头看着我!」

  紫薇依顺地抬起美眸,看了他一眼,连忙又把眼睛合上。洋平看着她这张花容月貌,确是美得无懈可击,尤其紫薇那股温柔婉雅的姿容,更令洋平深深迷醉:「你……你实在太美了!」低下头来,丰厚的双唇已印上她小嘴。

  紫薇在他的唇舌挑逗下,原本紧闭的樱唇,终於缓缓为他张开,一条灵蛇似的舌头,终放闯进她口腔。

  「唔……」紫薇香舌卷动,两根舌头马上交缠在一起。

  洋平一手固定紫薇的脑袋,右手放肆地移到她胸前,隔着一件湖水色的毛衣,把紫薇的丰满整个握在手中:「啊!你的乳房好丰满,感觉真好,简直让人舍不得放手!」洋平在她口腔里挑逗:「你不但样子长得美,身材还这般好,真是把我迷死了……」说话方落,再次用力吻住她嘴巴,手上同时加力,不住挤捏美人的丰乳。

  「不……不要这么用力,会痛……」紫薇含住他的舌头抗议.

  洋平听见紫薇的说话,方晓得自己确实太冲动,全然不知道轻重,当下放轻抓握的力度,然而那五根手指,却没有因此停下来,仍是一下接着一下,轻轻把玩手里的好物。

  紫薇在他狂放的爱抚下,浑身开始发烫发热,显得难耐非常,纤细的腰肢再受不住这投激情,开始微微扭动起来。

  洋平毕竟是个花丛老手,紫薇这个小小的举动,又怎能逃过他的眼睛,洋平知道怀中的美人已开始慢慢动情,正是展开攻势的时侯,只见他用力吻着紫薇的小嘴,双手开始把裤带松开,扯去下身的长裤,从内裤里掏出早已坚硬的阳具,向紫薇道:「握住我,用力握住我下面。」

  紫薇脸上微微发烫,自从她上次抚摸过这根东西后,对它已不大抗拒,心里还有几分爱上男人这根庞然大物。

  洋平再三催促,紫薇无奈,只好伸出玉手,将他的阳具轻轻握住,却发觉那物坚硬如铁,火热烫人,惹得她整个人都骚动起来,心想:「它……它今晚好硬好烫,真难想像,我……我竟然能够容纳这样粗大火热的东西。」

  紫薇淫兴渐炽,偷偷低下头往那硬物看去,却见一个大龟头肥硕浑圆,肉冠润光闪然,佈满着男人的分泌物!紫薇越看,心头越火,忍不住将阳具握紧,为他套上捋落,徐缓撸动起来,岂料才弄得十几下,已见洋平呼吸沉重,一颗白色的精液从马眼渗出。

  「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对我说,喜欢我这根大东西么?」

  紫薇听得羞红着脸,把头紮进他怀里,轻轻摇头道:「人家不知道。」她嘴里说着,脑袋里却闪过文仑的俊脸,芳心不由一荡,暗想:「不知……不知他那里是否和洋平一样,同样这般粗长巨大,若然此刻抱着我的人不是洋平,而是换作是他,便是要我死在他棒下,我亦甘之如饴!」

  洋平见她撒娇似的扑入自己怀中,心中大喜,再次托起她漂亮的脸蛋,低头深深吻住她。但他又岂会知道,在此情此景下,紫薇的脑海里竟会想着其他的男人,还渴望着和那个男人亲热。

  紫薇今晚显得格外热情,对於男人的索求全不抗拒,见她一面和洋平接吻,一面把玩着他的阳具,已不像往日那么害羞。

  「唔,它越来越硬,更加烫手了,真不知它会不会射出来?」紫薇在心里想着,同时感到洋平的手愈加放肆,不停使出百般手段,挑逗她的原始性欲。
  二人热情地拥吻良久,不知不觉间,彼此已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

  洋平终於放开了紫薇,站起身子,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个清光,寸缕不挂的站在紫薇跟前,用手握着坚硬的阳具,不住晃来晃去,向紫薇道:「来,用你的小嘴给我弄一弄!」

  紫薇猛地一惊,连忙摇头,任由洋平如何恳求,她就是不肯依他。

  洋平无可奈何,又不敢向她用强,只得索罢:「既然你不肯,我也不想免强!」一面说一面靠上前来,动手去脱紫薇的衣衫。

  在紫薇半推半就下,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离她而去,最终给洋平脱了个精光,一身粉雕玉琢的完美裸躯,再无遮掩地呈现在男人眼前。

  洋平的双眼睁得老大,瞬也不瞬的紧盯住眼前的美躯,只见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简直让人无可挑剔,如此诱人的美景,让洋平如何忍得住!

  紫薇给他看得羞涩难当,赶忙用手抱在胸前,轻声道:「洋平,我们……我们到房间去好吗?」

  洋平摇了摇头:「今天我们尝尝鲜,就在厅上干一次。」洋平也不待她答应,已伸出大手,一把将她拉近身来。

  紫薇一刹那失去了重心,嘴里「呀」声未讫,人已直扑入他怀里,整个赤裸的娇躯已被洋平拥抱住。

  洋平触手之处,犹如丝一般细滑,忍不住讚叹一声:「你怎会这样完美,皮肤又白又嫩,抱住你的感觉确实太好了……」说话间,洋平的右手又再探向她胸前。紫薇显得有些怆惶,用手掩着双乳,当男人的指头强行进佔,紫薇终於抵挡不住,藩篱尽弃,整个乳房全落入洋平指掌中。

  洋平双眼盯着怀里的美人,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是不是很舒服?快说给我知,喜欢我这样玩你么?」

  紫薇害羞起来,但仍是轻轻「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洋平却不放过她,摇头道:「我要你说出来,说你喜欢我这样对你。」
  紫薇那肯依从他,不住摇头:「我才不说,啊……不要,不要弄那里,求你不要这样……」

  洋平以双指夹住一颗乳头,还不停轻轻拉扯,笑道:「你若不肯说,我要施用刑罚了!」

  「丢死人了,人家不说……」紫薇仍是不停摇头. 洋平一笑,突然将她压在身下,同时扳开那对修长的玉腿。紫薇还来不及思索他的意图,猛然之间,整个阴道已被一根火烫硕硬的阳具撑满:「啊!洋平你……」

  洋平这一个突袭,虽然早有了准备,但仍是抵受不了她的紧窄:「好爽!」洋平大声喘过一口气,下身用力,将个龟头顶紧深处的嫩芽,便此不动。

  紫薇给他使劲一捅,浑身连连剧颤,几乎便要泄出来,旋即感到阴道一阵胀爆,已牢牢裹住入侵者,而这个充满热度的人侵者,正是她一直渴望的男性生殖器官。

  洋平盯着身下的紫薇,见她竟被阳具插得满眼迷离,一对汪汪的水眸却充盈了幽怨之色,正和自己对望着!如此诱人的表情,直瞧得洋平神昏意乱,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想不想我动,对我说?」

  「人家不知……」紫薇星眸汪然,只是看着眼前男人,心里暗暗骂着:「我都给你插进来了,还要这般戏弄人家!」

  「只要你肯说喜欢我这样对你,喜欢我用大肉棒肏你,我自会如你所愿。」
  紫薇心中气苦,索性别开头不去看他。

  洋平见她不理不睬,亦不想惹她生气,当下微微一笑,腰板晃动,开始徐徐抽插起来:「感觉还好吧,要不要我再用力?」

  岂料肉棒稍一移动,一阵难以形容的美意骤然而生,从阴道蔓延至紫薇全身:「啊!老天,他……他怎会弄得人家这样美……」紫薇在心里嘟哝,纤腰却不听她的使唤,慢慢摆动起来,配合着男人的活塞运动。

  「嗯,好舒服!」洋平凝视着紫薇,右手握住一个丰满的乳房,不住用言语刺激她:「你真紧,这样紧窄的阴道真是让男人疯狂……」

  紫薇听见,心底虽然微感害羞,却又惹得她淫兴横生,想到若然此刻进入自己身体的人是文仑,一定会比洋平美上百倍,不由暗暗骂道:「你……你这个坏人怎可以这样对我,人家朝盼夜盼,都只是想能够再看见你,但你竟然对我不屑一顾,莫非……莫非你眼中真的没有我存在!」

  正自快活中的洋平,他又哪里晓得紫薇的心思,只觉眼下的美人越瞧越无懈可击,不论样貌、神情、体态,在在都是如此完美,如此精美绝伦,不禁瞧得欲火高烧,忍不住双手齐施,两只大掌同时握着一个乳房,大肆搓揉,下身再加几分力,直捣得「啪啪」有声。

  紫薇在男人的恣肆下,强烈的快感不停地攀升,口里「咿咿唔唔」哼唧起来!
  洋平双眼盯住紫薇如仙似的脸孔,十指加紧,把她一对美乳搓圆按扁,口里却淫语连篇:「紫薇,快张开眼睛,看我怎样玩弄你这对乳房。」

  紫薇全不理睬他,但小嘴仍是不住绽出迷人的呻吟。

  洋平素知她天生害羞,也不强求,但眼前这等绝世尤物,确实诱人到极点!在他双手播弄下,两颗乳头已变得又硬又挺,但依然猩红粉嫩,倍加可爱迷人!洋平瞧着这对绝色好物,又如可忍得住,连忙埋头下去,一张嘴巴,已把一颗乳头含入口中。

  「嗯……」紫薇吐出一声娇美的嘤咛,难言的快感直窜上了脑门!过不多时,紫薇已无法保持矜持,一对玉手主动按上男人的脑袋,微挺胸脯,颤声道:「啊!洋平,不要停,用力爱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