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中班级宠物】(19-20)【作者:eyny100129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9

  如果事情就停在这个阶段,就是完全的HAPPYEND呢!

  事后我回想起来,总是怨恨自己的愚蠢。

  天气迅速的炎热起来,春天的尾巴总是不敌夏日。

  夏蝉也渐渐启鸣,热闹绿色的夏荫。

  「同学们!有听到我说话吗?」嘴边长的一颗痣的化工装置女老师说着。
  为什么变成女老师了?

  上次激战过后,老师激动的跑离教室,被车子撞死了。

  我知道这么说很扯,但事实就是如此。

  隔天,化学老师也自杀了。

  因为化学老师跟化工装置老师都是GAY,是情侣关系。

  化工老师死了化学老师也不愿意独自活着,就自杀了。

  这可不是我乱掰,他的遗书就在学校的电子公布栏上,居然把遗书都公开了,代表死意相当坚决啊!

  为此我们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如果那件事情没有被老师知道的话,或许就没有人会送命了。

  系主任亲自下海扛起化学与化工装置两门科目。

  大家互相讨论以后,决定不可以再让更多人知道小诗的毛病,以免更多无法预期的事情发生。这边的大家包含之前的知道的老师们。

  这两堂课程,也成了黄诗涵唯二可以休息的课程。

  其余的时间,她总是低声呻吟着、或是衣衫不整地在发呆。

  她的小穴里面很少有空着的时候,大多塞着电动屌或是一些塞得进去的东西。
  如此欺负她,却没啥罪恶感,因为她就是这么贱的婊子。

  打个比方好了。

  小诗总是在渴求着身体上的快感,只要振荡器一起动,她就立刻化身成淫荡的母狗,毫不掩饰的呻吟与自慰。

  虽然反应有趣,但最近我们也会拿掉这些不断抖动的东西。

  没有电动屌跳蛋这些东西刺激,小诗就是正常的女高中生,会啜泣、会害羞知耻。

  淫荡的小母狗,与害羞的小母猫,各有各的好,两边都是美丽的风景啊。
  因为大家都想上她,为了维护玩具品质,我们分成两组。

  一组是,我、咚咚、元宝、超人。

  二组是力伦、柏村、鹰久、英文,剩下的阿钱阿冯阿猴阿里自成一组。
  至於巴勒双枪天龙,猛着摇头拒绝组队,他们说这种事情自己手噜一噜就好,不碍事。

  先前那三人的影片都拍好了,也不怕他们突然变卦,其余人也不勉强。
  少几个人就可以多玩些时间。

  黄诗涵成为班上的玩具,下课时她总是被干着。

  若大家累了,就玩弄她的肉体。美丽的眼眸看着身体被恣意玩弄,原属於自己的东西却无主导权,小诗只能以性快感麻痺自己。

  丢掉羞耻就不会觉得羞耻了。

  这天社团活动,我们相约在撞球教室中做运动。

  一边做爱一边打撞球,更重要的是撞球教室地处偏远还有冷气吹。

  「今天不可能。」黄诗涵简洁有力地拒绝了我们。

  「干!你还搞不清楚你现在的身分喔?」咚咚说。

  「不是啦!今天我朋友要来找我,等一下就到了。」

  小诗亮出手机上的讯息是一个叫做【渊】的人。

  「他是你什么人?」

  「朋友。」

  「什么朋友?」

  「你管很多欸…」小诗虽然地位低下,但是讲话还是凶巴巴的。

  「朋友有很多啊!男朋友、同学还有…………」咚咚词穷,歪着头想名词。
  「她不可能会有男朋友啦,这么破!」元宝边说边从小诗后面探入裙子下。
  「不要啦,走开啦!」小诗抓住元宝粗肥的手臂,想要阻止却没那个力气。
  「所以他到底是你什么朋友呀?」

  「唉呦!青梅竹马啦……啊!」小诗惊叫了一声。

  小诗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穿过内裤了,虽然她每天都是穿戴整齐来学校,还没早自习内裤就被脱了,待到放学时,内衣裤往往不知去向,有时更惨,制服还被弄髒弄破,但隔天她总是一身整齐前来上学,零用钱都拿去买制服内衣了吗?
  「青梅竹马?你也有青梅竹马喔?我还以为是你男朋友耶。」

  「他也是我男朋友呀……」小诗脸红着说,不知道是被元宝抠湿了,还是想起恋人的羞涩。

  既然是小诗的男朋友,那就要好好的款待了。

  要让她知道他女朋友在这里过得很好,过得非常好的日子。

  小诗扶上撞球桌,表情看起来相当微妙,介於痛苦与舒服之间,元宝到底在做什么呀!该死的百褶裙挡住了视线……

  「那,你跟他做了没?」元宝这个死胖子,呼噜噜的在正妹旁边说着,画面形成了强烈对比。

  「做……做什么?」小诗歪了一下头,长发自肩上宣泄而下,透着阳光闪着褐色光辉。

  「做爱啊!那个渊干过你没有?」

  小诗闭上眼睛想了一下,小小声地说:「没有……」

  「啊哈!爽勒!」元宝兴奋的将手往上提,痛得小诗哀哀叫,小诗送了一巴掌以后才回复自由。

  「你打我!」

  「走开啦!痛死人了。」小诗隔着裙子不断地抚着下体,看起来还是色气满分。

  为了不让元宝玩坏掉,我还是出面制止一下好了。

  「等一下她男朋友要来捏,还是收敛一点好吧!」

  小诗投以感激的眼神。

  「那,你男朋友有没有想要在这边跟你打炮啊?我们可以让出教室喔。」
  干,我人真好。

  「打你个头啦!人家渊才不像你们这么垃圾,渊的见识比你们广的太多太多了,既聪明,又幽默,穿着又有品味。」

  「看来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呀。」我折着手指说道。

  「欸欸欸?为什么?我说错了什么?」

  「把制服脱光,过来!」

  这次小诗罕见的没有听从指示。先前就算在不甘愿,手也会动起来,尽可能地拖延时间的去执行动作。

  不过这一次,是连动都不想动。

  她的眼中,散出了浓浓的倦怠感,如果换作言语的话就是:「啊啊,好累啊,我到底还要在这边浪费多少时间的感觉。」

  奇怪?我怎么会突然这样想呢?

  总觉得她的这种无聊感,已经不是第一次透露出来,在这人格丧失的环境下还能够觉得无聊?

  但小诗的眼神随即变回平常那样的傲气,这期间大概维持了一秒左右而已,但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她对於现在发生的事情觉得很无聊。

  「我再说一次,把衣服脱光!」虽然语气严厉,但其中的气势连我自己都感觉得出来弱了不少。

  话才说完,小诗的LINE提示声拯救了我。

  「渊已经到了。」

  「在哪里?」元宝不屑地问。

  叩叩叩!

  敲门声随即响起,有人在撞球教室的门口!说到人到,这也太快了吧?
  不对,可能不是那个渊,应该是想要一起干小诗的同学吧。

  小诗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迳自去开了门。事发突然,没有人能来得及阻止她。
  「Дa?HοHeбaчыл?cя!」一名黑发男子愉快地踏入这个空间。
  男子的发型很明显的是经过设计的,放荡不羁的黑发。双眼细长,很像动漫里面出现的典型中国人眼睛,嘴唇弯弯翘翘,让人有一种很爱玩的感觉。

  「好久不见!」小诗见了他,眼角彷若也微笑着。

  我第一次见到她发自内心的笑容,强烈的震摄着我的内心。

  小诗的很多表情我都见过,而且也都是真实的表情,大多是哭泣、痛苦、求饶、鄙视、失神这种。她时常在我怀中扭着,无法克制的显露出她最羞耻的一面,但我又了解她多少?

  但这又如何?

  看着小诗笑得甜美,心中鬼点子油然而生。

  小诗信任你不过是一种错觉,我要让她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没办法帮到什么忙,你不过是我们的玩具!

  我挤进两人之间,强硬地打断开心的闲聊。

  「喔喔喔,等一下等一下,这位同学你是本校的学生吗?」

  这个渊身上穿着短皮裤与衬衫,看起来好像要花不少钱的样子。

  「学生?我不是。笨蛋才需要念书。」果然是小诗的情梅竹马,连说话都有几分相似。

  「既然你不是学生,那你就不可以踏入这间教室,教室可是给学生用的地方。」
  渊想了想,从皮包里面抽出一小叠两千元钞票,悠悠的说:「那我要挑战你们的撞球,以挑战者的身分就可以正当的留在这里?这是战胜我的奖励,很合理?」
  我清楚地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

  「这不是开玩笑吧?这么多钱……」

  「怎么会?来吧,既然我想要待在这里,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你们谁要先来比?」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这种新台币攻击还是第一次见到。

  虽然撞球教室是打炮房,但是每个人都是有一定的撞球底子的。

  「我先上吧!」咚咚一脸认真,抽出他专用的撞球桿,上面的奇异笔龙图腾还是一样栩栩如生。

  渊笑了笑,拿起电话,没一下子一个中年大叔带着撞球桿毕恭毕敬的奉上。
  这一下不得了了!

  虽然其他两人对渊撞球桿上的金属龙浮雕啧啧称奇,但吸引我注意的不是物品,而是送竿子进来的大叔!

  那个大叔就是那一天在车站,载走黄诗涵的大叔!那天他把小诗抠到高潮,还把淫水擦拭在黄诗涵胸口,我记得很清楚!不只这一次,还有一次开着很贵的车来学校接送,他到底是什么人?

  可以如此玩弄黄诗涵身体之人,地位理应比小诗高,但他在渊旁边简直跟一条狗一样,晃首摆尾,很明显的是下人。而渊跟小诗是青梅竹马,所以男子也是小诗的下人?这太奇怪了,搞得我好糊涂啊!

  大叔手上的手錶闪闪发光,那诡异的图案依旧,是个玫瑰花与剑拼凑成的图案。

  看到那图案的一瞬间,头部犹如吃了一记重击。

  那图案不就是屁孩三人组戒指上的图案吗?

  这之间的关联性到底是什么?

  渊已经跟咚咚排起撞球,即将开始比赛。

  「你女朋友借我一下。」我丢出了这一句,直接把小诗拉到铁柜后面。
  「喔。」渊兴致勃勃的看着咚咚发球,他肯定没想到自己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存在。

  撞球教室里面有两张平行的撞球桌,中间用比人还高的铁柜隔开,可以放东西也避免两桌互相干扰,因教室不大,所以两桌之间的走道约只有一人宽,另一桌子简直成了第二包厢。

  「黄诗涵!我问你,你跟那个大叔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不懂?」小诗撇过头去,不愿意看着我。

  「你还装!班上一堆人都带着同样标志的东西,上次我还看到你上大叔的车,还有他来接你,这些都没有关连性?唬我啊?」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小诗狠狠的瞪回来:「就算你知道了这些你又会怎么样?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你想问超人对不对?我才不跟你说呢!」
  罕见的态度,一时之间令我愣住,这真的是性玩具黄诗涵吗?

  还是说,因为渊在的关系,让她可以如此无所畏惧?

  回过神时,我已经把小诗推倒在撞球桌上,手指抵住她的小穴。

  「欸欸欸,你想干什么?我男朋友在隔壁啦!」小诗压低音量,慌张地说。
  「我要让你知道,就算你男朋友在距离不到两公尺的地方,你的身体还是我们的玩具,你依然是小母狗,众人上,万人骑!」

  「放开我!」

  「叫啊!你男朋友就在旁边而已,你叫他来救你啊!你男朋友到现在还没碰过你,不知道你是本班宠物也真是可怜啊?」

                20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小诗不断地扭动挣扎,反而令我不敢强迫她,要是被发现就不好了。

  「听着!我给你两条路选!第一!服从我的命令,不然就把你的秘密给机械科的知道!机械科是和尚班,有三十几个,你好好想清楚啊?」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小诗狠狠的瞪着我说:「这种下三滥的……」
  小诗骂到一半突然闭嘴,好像在思考某些事情。

  应该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那我就准备个台阶让你漂漂亮亮的走下来。
  「你好好的想一想,被这么多人玩弄过的事情被知道的话,大腿肯定会被干到阖不起来喔!现在只有十几个人玩你,也不算太多,做几个运动就过去了,但是如果把你的淫照贴到机械科厕所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我偷偷观察她的表情。眉头深锁。

  「一定会有人来问你,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你吗?怎么这么欠干啊?到时候你要怎么办呢?」

  「你不会这么做…」小诗摇摇头:「你不是这种人。」

  「……………」这小婊子……………

  怎么有点可爱啊啊啊啊?

  不对不对!主导权在我手上,她只是想要打迷糊仗,破鞋也敢这样嘴?
  我慢慢地走到她身前,缓缓地抬起手,抓住水手服衣领。

  「搞清楚你的身分,母猪!」清脆的撕裂声不绝於耳。

  「垃圾!住手!」

  叫我住手就住手,当初我也不可能干到你啦!

  「喔喔喔,真是幅绝景啊?」

  渊,这个黑发男子,闯进了铁柜围成的包厢,不知何时倚靠在墙边,趣味盎然地看着我强脱小诗的制服。

  等一下……咚咚呢?元宝呢?这些废物到底在干什么吃的?

  居然连个小屁孩都挡不住。

  现在该怎么办?

  任谁看到自己女朋友被撕制服都会抓狂吧?而且还是在感动的重逢之时。
  「这就是垃圾们的休闲活动啊?看到高於自己水平水准的人,因为自己的弱小可悲,造成不平衡的心理,只能装作不屑一顾好掩饰自己心中的自卑,可悲啊。」
  「干!你功三小!」虽然出口成髒,但我很明显地感觉到大腿在发抖,没关系,隔着长裤应该看不出来。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渊搔搔头,向只剩内衣的小诗徵询。

  「就是,FUCK你说什么…的意思…」

  挖赛,临危不乱啊!

  我现在一手还掐着小诗的奶,另一手扶在她大腿内侧欸?

  「嗯嗯,我想也是,这种水准的人也只能说出这种话。」

  「干你娘的不然你现在是想怎样?」

  「不不,应该由我来发问。你把我女朋友欺负成这样,你想怎么样?」
  「我襙你妈个B,是想怎样?我干翻你女友啦!我们日日干夜夜操,无套中出你玩过没?可悲处男躲在家里打手枪,黄诗涵每天被我们干到腿软,而你只会在旁边尻尻!」

  把脑子里浮现的东西全部都喷出来,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写照。

  不然被抓奸要干嘛?当然是比谁大声啊!!

  这样说太不负责了,实际上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先喷再说。

  「嗯嗯,说得不错。」渊点头附和,认真的低头沉思。

  说实在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一种感觉。

  现在看到他这副模样,我更加肯定了。

  转化为言语就是,这傢伙不穿裙子改套长裤,顶着怪异的潮发型,长了喉结与雀斑,不过言行举止感觉上跟小诗有90% 像。

  这就是情侣?同步率这么高?

  「我问你。」渊的脸稍稍抬起,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浏海后面闪烁。

  「你第一次看到黄诗涵,心中的感想是什么?」

  「什么?」问这甚么鬼问题。

  「依照你的回答,我可以把这件事情当作没发生过,转头就走,或者是叫老杜进来痛扁你一顿,游戏结束。」

  渊举起手来轻拍两声,一个肥胖的人影立刻出现在他身后。

  大概就是叫做老杜的傢伙吧?

  他还是一脸卑躬屈膝,像条哈巴狗跟在渊身边,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不同的是,他的肥胖的双手上沾了些红色的液体,同一时间,一股血腥味飘了过来,这…………

  咚咚、元宝……

  「连猴子都知道自己的同伴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快吧,我可没太多时间跟你耗。」

  咕噜!我清楚地听到吞口水的声音。但这声音却不是我发出的。

  是怀中的小诗紧张的大吞口水。

  这贱货紧张个屁!林盃要被你的宝贝男朋友揍报了,好歹我也是跟你交配过的男人,喊声老公不为过吧?

  「快点…」

  「像……天使一样…闪闪发光……」基於可能被暴打的后果,我孬孬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感想。

  「喔?他说你像天使耶,哈哈哈哈哈!」

  渊听到我的回答心满意足的捧腹大笑,笑得如引千杯醉,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喔!天!居然是天使啊?真是……不错呢!」渊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忍笑说道。

  「不,干……不行喔?」我被他这种笑法弄到有点丢脸的感觉。

  不过从那一天,她转学过来的那一天,我真的是这么觉得的。

  一头秀长发丝,轻飘飘的,在太阳照射下反射着天使般的光圈,浅浅的棕色衬托着白皙的脸蛋。

  一双灵巧乌黑的眼睛与长长的睫毛,粉红粉红的双唇,还有那姣好的身材。
  「好好好,这个不错,我要记下来。」听到渊这句话,后面的胖大叔老杜立刻拿出一台平板,写写画画。

  渊像个中二屁孩唱着诡异的黑暗咒语陶醉在其中,这傢伙到底过16岁了没?
  「太棒了,垃圾看到太高尚太高级的东西,果然什么都看不见了!能够伸手玷汙一辈子碰不到的高级品,怎么可能忍得住手,对吧!哈哈哈!我怎么能把你的天使从身边拉走呢?我办不到啊!好好抱着你的天使仔细的舔片每一处,掰开每一分,弄髒每一毫,就连这样都无法清醒的话……不…我在说什么呢?怎么可能醒过来?」

  渊说到这里,突然举步朝我走来。

  「你想冲啥!」

  渊根本不理我,一手捏住小诗的双颊,力道大的美丽的小脸扭曲成小猪的样子。

  「姆姆!噗姆!」小诗嘴巴被捏得变形,说不出什么完整的句子。

  「我本来打算来解救受难者的,但是我改变心意了!你还是这个样子最适合呢!继续下去吧,游戏继续,好好撑下去啊?天使!」

  「噗噗噗!姆噗姆!」小诗奋力的用变形的双唇喷出些杂音与口水,看起来滑稽至极。

  「噗哈……我说你真的不打算救人?」小诗狠狠瞪着渊。

  「救人?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渊说的没错,小诗仅着内衣与鞋袜,被男人紧紧抱住掐奶摸穴,之前每一天都被众人羞辱,当众做爱,除了可悲以外,大概只剩下母猪可以形容她了。
  「好好活下去,我会在你身旁帮你打气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小诗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朋友】。

  「这里,是我的一点小意思。?

  渊从老杜的腰包掏出一叠钞票,大概有十台哀凤这么厚。

  「当作是给你朋友的慰问金,别生气,大家都是好朋友。」

  怎么突然变成朋友了?

  「你到底想怎样……」我低声道。

  「不怎么样,我想回家了,这件事情我不会跟别人说,你们就做自己吧,哈哈。」

  「…………」

  怪人。

  但我也松了一口气。多亏了她男朋友是怪人,事情才得以解决(?)。
  既然对方有意和解,抛弃他女朋友,大家有个台阶下,何乐而不为呢?
  正当我伸手想拿那叠钞票时,渊倒退两步快速的将钞砖丢到地上。

  「走了。再见。」渊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哈巴狗般的老杜也跟了出去,在快通过铁柜围成的墙时,他回头看了一眼,眼中尽是怜悯与不舍。

  脚步声逐渐远去,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平安下庄!

  搞不好那傢伙还躲在外面等着用手机偷拍,我抱持着这样的想法踏出铁柜围成的包厢,咚咚与元宝的样子令我吓傻了。

  两人不知生死的俯卧在撞球中上,液体将墨绿色的撞球布染得更加深沉黯淡。
  「可恶……!」

  该不会死了吧!

  我猛力的摇动咚咚,才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元宝也是。

  扭曲的鼻樑给了为何晕倒的合理解释。

  「呼……吓死我了。」心情才刚放松下来,一抬头,刚好看到想偷溜出撞球室的黄诗涵。

  「你娘勒!」如同一只大蝙蝠,我横空飞了过去钳住她细嫩的手腕。

  「放开我,你这个死垃圾!」

  「我垃圾?你呢?被男朋友放弃的破鞋,母猪!」我学着渊,身手捏住小诗粉嫩的脸蛋。

  「姆姆姆!姆噗噗!」小诗可能是想说些激烈的髒话,喷的我满手口水。
  「母猪母猪,夜里哭哭。」我笑着将她仅存的贴身衣物扯掉,粗暴地将名为黄诗涵的飞机杯丢上撞球台。

  「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死垃圾!」小诗拼命挣扎,更让胸前的玉兔活泼的跳动着。

  「我的小老弟已经生气到青筋都长出来啦!必须要有你的小妹妹消消火才行呢!」

  「走开!变态!死垃圾!」小诗带着哭腔死命挣扎,但怎么可能逃得掉呢?
  我的分身轻轻地抵在花园入口,一阵湿软温柔的包覆着小头。

  这时小诗还在不停叫骂,我再度伸手捏住她的双颊,这次的力道更大,捏得她斗大的泪珠不断地掉下。

  「呜呜呜呜…………」她哭了,美丽的校花哭了。

  我笑了,因为我是最终赢家!

  「再叫几声来听听,母猪!」

  我用力的挺腰,拨开皱褶,直捣花心。

  「姆姆!噗噗噗噗!」小诗甩头惊叫,发出了真正的猪叫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