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火速让女生怀孕吧!π巨乳收集】(07)【作者:kkmanlg】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约五十人的队伍,骑马在草原上奔驰。

  这么说有点笼统,应该说有五个人飞在天空,其他人则是用同样速度奔驰赶路。

  当然,一般人是不可能飞在天上的,这群身体飘浮在天空的人,背后各自长了黑色或白色的翅膀,不时能够听到振翅的声音。

  她们都是女性,而且仔细看看,她们每个人的身材都很曼妙,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可以说是将性感发挥到最大程度的躯体,几乎等於是官能的化身了。
  睡魔族是倚靠精气生存的种族,为了获得来自男性的精气,因此毫无例外都是美女,巨乳翘臀是她们与生俱来的特徵。

  骑马的人则是有男有女,比例大约三比一,男三女一。

  男性肌肉结实,身体魁梧,身披金属铠甲,加上精悍眼神,无论是人类或是兽人,身体都或多或少有些伤疤,明显就是久经战阵的骑士。

  女性们则是穿着轻便铠甲,这是重视机动力的设计,也因此无法遮掩她们胸前一对对的高耸隆起,每个人的胸前部分都凸起两座高山,即使藏在金属里面看不出乳摇,光看乳量也够让人流口水了。

  这些女性的年纪都很轻,十几岁的少女们,眼神却是比男性们更加锐利,无时无刻警戒周围,配戴在腰间、或是拿在手上的武器,也都是高级货,地位也比男性骑士更高一阶。

  男性骑士列队在最后面,少女骑士们策马在队伍的中间,睡魔族们则是在天空侦查,这支队伍保护的目标,就是位在最前头,留有一头耀眼金发的骑士。
  不对,这个骑士胸前鼓起两座高山,将胸甲塞到爆满,整件铠甲明显被胸部撑到往外移了十几公分,远远超过其他女性跟睡魔族的惊人乳量,简直就是活动兵器了。

  精雕细琢的脸庞,肌肤白白嫩嫩,彷彿按下去就会出现伤痕似的,五官则是呈现完美比例,如果说『美丽』这两个字要怎么解释的话,用这名骑士来形容再适合不过了。

  拥有这般等同於神之恩赐的外表,脖子底下却是富有破坏力的乳峰,因为胸部实在太大的关系,竟然让胸甲中间出现一道深深乳沟,根本就是破坏物理规则了吧。

  无论是跨在马蹬上的双腿,或者是握着韁绳的双手,看起来都很纤细,却只有胸部一带出现两座高山,将胸甲撑了个死紧,而且腰部的线条很紧绷,葫芦形的腰身,让胸部底下出现了绝对领域,凸跟凹的极限对比。

  与其说是骑士,更应该说是『姬骑士』吧,而且是『爆乳姬骑士』。

  姬骑士的双眼看着远方,比起随从们都更有灵性的水润眼珠,关注着地平线彼方后,稍微皱起了眉头。

  这种略带忧愁的表情,反而更凸显她的美丽,是让他人下意识涌现保护欲的神情,事实上,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很乐意为了姬骑士付出性命。

  一名少女稍微加快了骑马的速度,来到姬骑士的身边,轻声说着。

  「公主,我们快到边境第一个村子了。」

  「是呢,不必露宿真是太好了。」

  梅因费鲁王国的第二王女,席露菲?马歇鲁?法拉=梅因费鲁,带领队伍进行巡逻。

  即使心情很急切难耐,想要快点到达目的地,但席露菲没有乱了步调,还是让坐骑保持一定速度。

  席露菲看了在天空侦查的睡魔们一眼。

  地面部队因为有马匹代步的关系,疲劳没有那么明显,但睡魔族是依靠自己的翅膀跟随队伍,疲劳度自然多了好几倍,席露菲不愿给睡魔族太多负担。
  从王都来到边境地带巡逻,行程可能得持续好几天,如果在这种时候让睡魔族累坏了,很对不起她们,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席露菲的温柔个性。

  「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担任副长的女性这么说了。

  「道路看起来很安全喔,继续前进没问题的。」

  飞在天空的睡魔族回答,似乎是因为一直提高警觉的关系,声音有些疲色。
  席露菲点点头,但仍旧难以抹去心头的一丝不安。

  根据商人们跟间谍的回报,最近有人在边境看到军神神殿领的部队,帝国靠近王国边境的几个都市,也出现不寻常的物资调动,所以席露菲才要过来边境调查。

  身为第二王女,席露菲却亲自担纲调查任务,主要也是因为国内的人才实在不足,加上人类跟其他种族之间的纷争越演越烈,没有其他靠得住的人选。
  真要说的话,如果要在边境进行扫荡的话,从附近都市派出士兵应该会比较快,但如此会更加深国内动荡,而且一旦发生冲突,更会给贵族们带来干涉政局的机会。

  况且,假如军神神殿领的部队出现在边境,派出人类军队讨伐一定打不过,军神神殿领的训练、装备都更上一层,但如果派出其他种族的军队,人类的贵族跟将领一定不会同意,可能会导致他们更加倒向替军神神殿撑腰的帝国。

  如果要顾虑到公平性,派出人类跟其他种族的混编军队,可能还没跟敌人打起来,自己人就先内鬨了,如今国内的矛盾就是如此激烈。

  所以说,现在王国内能够跟神殿领部队抗衡的,只有第二王女跟近卫骑士团而已,但近卫骑士团的工作是守卫王都,却跑来边境搜索扫荡,根本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在第二王女抵达边境之前,当地的贵族们理应派出士兵保护村庄,贵族们并没有这么做,放弃了保护人民的义务,但席露菲却无法指责这些贵族──不对,是不容她指责。

  人魔共存的国家已经岌岌可危,这让席露菲担心不已,握住韁绳的手不自觉更加用力,原本穿着铠甲,导致爆乳被压得很不舒服的身体,也感到更加焦躁。
  「公主,等我们抵达村落再进行搜索,时间可能快到黄昏,这会不会太过危险了?如果能够多带一些人过来,不是就能分头进行搜索了?或者是委託要塞都市卡鲁索的冒险者,请他们揪出神殿部队的行踪,为什么公主非得要亲自搜索呢?」
  「……别说了、卡莉妮。近卫骑士团必须留在王都不动,不能再带更多人了,而且我们不能让军神神殿渗透我国的消息传出去。」

  「公主,这里都是能够信得过的人,希望您能告诉我们真相。」

  卡莉妮耸耸肩,露出一脸轻视的表情,心里气愤,反而让她藏不住笑。
  席露菲苦笑,因为她可以预料到卡莉妮接下来要说的话。

  「是因为那些该死的人类贵族从中作梗吧?」

  卡莉妮因为出身平民的关系,吃了许多贵族给她的苦头,如果不是席露菲破格提拔她的话,可能就被哪个贵族看上,纳为禁脔了吧。

  所以,卡莉妮就算跟贵族们同样身为人类,说话却是很不客气,没有经过多少修饰,直接说破重点。

  听到这句带着不屑的发言,席露菲无奈苦笑,毕竟事实就是如此。

  「那些人类贵族,只把人民当成权力斗争的工具吗!看不起其他种族,只有自尊高人一等的傢伙!我看就会帝国攻进来,他们不但不会抵抗,反而会抢着第一个投降邀功吧。」

  「……并非所有的人类贵族都是这样。」

  「公主说得或许没错,贵族里也有替人民着想的人,但他们也一样排斥其他种族,这不就等於跟王室唱反调吗?这种人替人民着想,只怕也存有其他目的吧……初代国王将所有种族平等视之的理想,恐怕从来不存在於那些人类贵族的脑袋里。」

  「正因如此,才不能将近卫骑士团带出来喔,如果让他们离开王都,只会给贵族们染指的机会,这样守卫王都的力量就更薄弱了。」

  「可是,公主殿下……」

  「这件事暂且先放下吧,似乎有事发生了。」

  席露丝安抚心有不满的卡莉妮后,抬头仰望天空。

  因为原本飞在队伍最前端的睡魔族,突然往回飞到席露丝的上方,而且表情很紧张。

  「公主殿下、不好了!好像有部队攻进村子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席露丝立刻踢了马腹,策马往前到比较高的地方观察,卡莉妮跟其他骑士也连忙跟上。

  睡魔族因为飞在天空上的关系,可以看见比骑士更远的距离,是很适合用来侦查的种族。

  只要走下这个斜坡,村子就近在咫尺了,席露丝停下马匹眺望远方。

  原本应该是村子所在的地方,冒起了几缕黑烟,而且烟雾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彷彿快将整个村子吞噬了。

  在场的骑士们,没有人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席露丝忍不住咂舌,如果是神殿领的部队,这么做也太过火,已经等同是侵略行为了。

  在边境地带的守卫队,难道没有发现有敌人入侵吗?或者……是他们心知肚明,却故意装作没看到的?

  事实上,席露丝根本没有接到军队的回报,因为贵族们从中作梗的关系,让王女只能依靠商人跟间谍的通风报信,但看来还是太慢了。

  而且,敌人似乎不在意被发现的样子,才会选择进攻村子这种手段吧?如果没有将村民屠杀殆尽的话,神殿毁灭村落的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只会让神殿的名声大幅降低。

  席露丝直觉这是某种陷阱,彷彿在等待她一脚跳进去。

  即使如此,为了保护王国的人民,席露丝也不能退缩,她用坚定的声音下令。
  「大家加快速度!不能让伤害继续扩大了!」

  「是!」

  「法穆!你们先飞过去村子!但切记不得擅自发生战斗!保住性命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是的!」

  从王女脸上的严肃表情,卡莉妮跟其他骑士也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出现武装冲突,各自都绷紧了精神。

  跟在睡魔族的后面,席露丝对马腹施加压力,带领骑士们加速前进。

  「这真是太惨了……」

  「军神神殿还有脸自称光势力吗?连盗贼也不会这么过分吧!」

  「对他们来说,可能认为自己是在行使正义吧,将杀人放火当成正义,根本是疯了嘛!」

  入目所及的情景,让骑士们愤怒不已。

  村落付之一炬,只剩下几栋烧到半毁的屋子,以及化为焦炭的柱子。

  原本应该种植农作物的田地,粮食也通通烧光,几具来不及逃走的屍体,脸上写满惊恐,说明生前遭逢的惨剧。

  席露丝脸色铁青,走在化为地狱的村子里,深深体会到自己的无力,同时,也对王国无法保护这些人民感到羞愧。

  她下意识将手放在饱满胸前,手指隔着胸脯,按压在心脏的位置,那里藏着魔法道具的护符,可以强制让混乱的心境平静下来。

  席露丝嘴里喃喃自语,那是对死者献上祈祷的咒词,她没有能力让这些死者复活,祈祷顶多只能用来减少自己的罪恶感吧。

  超过一百人的村民,只剩下几个活人,其他人全都无情遭到杀害,无论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婴儿,下场全都一样。

  甚至还有一些人被绑在木柱上活活烧死,死状无比悽惨,那些都是兽人跟闇眷属的种族。

  能够有几个人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不过,这几个人的眼神很空洞,彷彿失去生存意志的表情,这幕惨剧恐怕会留存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吧。

  「卡莉妮,挑选几位骑士护送这些村民去卡鲁索城市吧,请治癒女神的教会替他们进行治疗后,再找个地方安置他们。」

  「是的,公主殿下,不过……」

  「我知道,卡鲁索城市人类佔了大多数,但从距离来看,也只能护送村民们去那里,所以才要选择治癒女神的教会,他们会平等对待所有种族,可以保证最低程度的安全。」

  卡鲁索城市是要塞都市,利用高高的城墙围住整座都市,在防禦力层面或许还超过王都,但当地的人类居民佔了绝大多数,很排斥其他种族,更别说是接纳难民了。

  即使如此,王国也有保护人民的义务,如果将倖存者弃之不顾,必然会打击王国的名声,而且抱持人类至上想法的人类贵族们,更会藉此发难,检讨王国人魔共存的国策,原本就濒临内鬨的王国,想必会更加分裂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

  「公主,请您三思,根据那些倖存者的报告,袭击村子的人,身上衣服都有军神殿的纹章,他们竟然不作最基本的掩饰,意图不就很明显了吗?现在应该暂时撤退,召集足够的人手后再作打算。」

  「不行,不能这么做。」

  「公主殿下!您应该很清楚,军神神殿在不久之前,将面对闇阵营的方针,从『接触?对话』,改成『隔离?歼灭』了!攻击村子肯定是他们的陷阱!而且王国内部,也一定有跟军神神殿来往的叛徒!不然怎么能抓准公主从王都出发的时间?这些残酷的行为,肯定都是等我们快要抵达边境时才干的!而且没有赶尽杀绝,就是要故意让公主分出人手去照顾,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陷阱了!」

  生还者并非躲起来逃过攻击,而是敌人手下留情才能留得一命,看准了席露丝的温柔个性,为了让她分散所剩不多的兵力吧。

  「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就此回头。」

  「公主该不会一开始就有这种预感吧?明知前面有陷阱等着,还要跳进去?」
  「……没错。」

  「这可不行、公主!身为王国双月之一的公主殿下,如果发生了什么万一,我们可承担不起喔!我们有为了公主粉身碎骨的觉悟,如果真的要跟军神殿战斗,由我们来就好!对王国来说,这种边境村落就算再被毁灭多少个,都比不上公主一个人来得重要!请您先回去吧!」

  卡莉妮说得很激动,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第一王女是很优秀的魔法师,即使跟帝国或神殿的魔法师相比,第一王女也毫不逊色,担负起王都的守卫任务。

  相对的,第二王女席露菲则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姬骑士,就算同时跟十名骑士战斗也不落下风,使枪的手腕相当高超,因此如果王国发生战斗的时候,通常都是由席露菲担任主将。

  真要说起来,王国能够避免发生内战,很大部分是因为有两位王女镇在国内,没有人能够打赢她们的缘故,一攻一守的王女姐妹,等於是王国之花,更是王国的实力象徵。

  因此,无论是失去第一王女或第二王女,对王国而言都是无可替代的损失,将会导致战力一口气下滑吧。

  「如果公主怎样都不肯撤退……那就抛下倖存者,所有人一起搜索吧。」
  「这个提议或许是明确的抉择……可是,这么做等於是见死不救,也会损害到王室的名誉,最重要的是,如果将倖存者放着不管,他们还能够活命吗?」
  卡莉妮狠狠咬牙,因为席露菲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正合敌人的打算吧,却也是正确到让人难以反驳。

  王室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有人民的支持,王室将人民看得无比重要,席露菲更是贯彻了这一点,王女的矜持让她无法抛下人民不管。

  如果没有人保护这些倖存者,让他们逃离到安全的地方,应该没过几天就会丧命了吧。

  即使如此,卡莉妮还是说了出来──不对,是非说不可。

  「……公主殿下,对这些人来说,往后的日子也没有什么希望,就此死去或许还比较幸福,跟他们比起来,公主的性命更为重要,无论有多少人,都无法取代王女您一个人。」

  席露菲摇摇头,虽然她知道卡莉妮说得很对,但她无法同意这种观点。
  因为是公主,所以性命是尊贵的,如果一旦附和这种看法的话,自己不就跟那些唯恐王国不乱的贵族们一样了吗?

  在席露菲的耳里,听起来彷彿就像『因为是人类,自然比其他种族更高一等』、『因为是闇种族,没有资格平起平坐』,『因为是兽人,成为奴隶才是本分』,那些人类贵族的大放厥词。

  席露菲对此感到质疑,为什么非得要按照这些既定印象来走?她不禁想起小时候在书上看过的故事。

  「卡莉妮,我记得你是平民出身,对吗?」

  「是的,因为有公主殿下的提拔,我才能加入骑士团。」

  「你的故乡,跟这个边境村落有什么差别呢?」

  「差不了多少,都是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

  「我虽然没有真正体验过,但自从我担任守备队的队长后,在国内四处巡逻,知道在村落的生活很不容易,还可能遭到魔物攻击,随时都跟死亡为伍,不是吗?」
  「……是的,属下还记得很清楚,如果当时不是公主殿下出手相助的话,我可能就被魔物咬死了,我一直想偿还这份恩情。」

  「因为骑士跟士兵不可能分散驻紮在每个地方,如果没有魔法结界的话,人民很难安心生活,即使我再怎么努力,也是力有未逮,无法帮助每个人民。」
  「我很感谢公主殿下,替我的故乡架设了魔法结界。」

  「但是其他村子呢?没有魔法结界保护的村子,难道只能听天由命吗?没有冒险者、或是贵族愿意出手协助吗?」

  「很遗憾,一般村落出不起聘请冒险者的钱,贵族更是从来不曾出手协助,至少在我的故乡从来没有过。」

  「所以……既然贵族抛下了保护人民的义务,王族更要出面证明,王国并没有将人民抛下不管,如果是姐姐站在这里,我相信她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卡莉妮无言以对,她知道席露丝是认真这么想的,始终将人民放在第一位,这也是她之所以跟随席露丝的理由。

  正因如此,身为部下的职责,她更不能明知道前面有陷阱,还让公主置身於危险之中。

  「那么,由我带领骑士们前往吧。可以取代我的人多不胜数,但没有人可以取代王国双月的公主殿下。」

  「身为王族,本就应该为王国付出所有,这是姐姐给我的教诲,而且我们并不是要去送死的,而是要解救王国人民,大家一起去的话,合力成为一个拳头,或许就能击败敌人了。」

  这次卡莉妮不再劝阻了,如果现在还说些什么,等於是践踏公主的决心吧。
  「我知道了,我会立刻挑出几个骑士,护送生还者到卡鲁索城市的治癒女神教会,至於我们,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一定会伴随公主左右,战死也在所不惜的。」

  「谢谢你、卡莉妮。」

  比以往更加暗红的夕阳光芒,打在村落不远处的草原上。

  那里站着数十个人影,人数比席露丝带领的骑士更多。

  他们穿着深绿色长袍,那是再明显不过的神官打扮,但从他们的肃杀气氛看起来,却又跟神官天差地远。

  这一行人并没有打算伪装,光明正大出现在王国边境。

  如果是为了彰显正义,让己身化为驱散黑暗的光芒,本就不该有所遮掩,这么做也能迫使更多王国的人投靠过来吧。

  长袍上的巨大纹章,说明了他们的身分。

  每个人都是神官打扮,全身能够用来防禦的,就只有那件绿色长袍,但长袍是用特殊绢丝编织而成的,经由咒锻仪式将防禦力提高到最大程度,而且兼具机动力,效果等同於防护全身的魔法铠甲,但重量却是轻了许多。

  长袍底下缝了几个口袋,里面装了一些道具,造型奇特的皮袋,则是挂了几瓶颜色各有不同的药水,就连揹在背后的皮袋,也是附加魔法效果的道具,可以延长食物的保存期限。

  不论是就金钱、时间、技术来讲,想要凑足这么多人的装备绝非易事,即使是对信徒数量号称大陆首屈一指,而且具有强力支配体制,长年跟魔物战斗的军神神殿来说,也不是多么轻松的一件事。

  这也代表军神神殿多么重视此次的任务,非得成功才行,可说是将累积起来的资本一次性豁出去了。

  这群人站在稍远的地方,眺望进入村子的梅因费鲁公主一行人。

  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神官,但眼见烧成废墟的村子,他们却没有任何哀悼之意,这也是很正常的,信奉光之军神的神官,打从心底认为闇种族的生命根本不配存在於世上。

  如果是魔物毁灭了村子,他们会将魔物讨伐殆尽,但反过来他们对闇夜之眷属做出相同的行为,对闇种族烧杀掳掠的话,神官们只会将此当成正义之举,让其成为吟游诗人口中的英雄篇章。

  「……猎物果然进来了,那些贵族的通风报信没有错。」

  声音虽然平淡,却掩饰不了当中的轻蔑。

  除了对於王国公主的敌意之外,也是在嘲笑那些出卖公主的贵族。

  「让部队继续攻击下一个村子,但不要把人全部杀光,放过一些人当作诱饵,让王女留下人手保护,王女身边的人越少,活捉她的机率就越高。」

  女神官身上的长袍飘动,露出隐藏於底下的丰满乳沟,以及一双白嫩细緻的双腿。

  看着王女离开的方向,女神官露出狡诈笑容。

  「激怒王女,践踏王女的矜持吧……为了对抗将要降临世上的魔王,她是很重要的棋子。」

  看着眼前发出威吼声的巨大魔物,我下意识流了冷汗,握着双剑的手也不自觉更加用力。

  高度将近五公尺,加上庞大身躯,是『火速让女生怀孕吧!π巨乳收集』当中名为『雷堂的大蛇』的魔物。

  大蛇拥有三颗覆盖了红色鳞片的头,三颗头各自拥有粗大蛇体,硬度超过钢铁的无数鳞片覆盖其上,三条蛇体在中段的位置连结起来,成为一条粗度远远超过大树的可怕尾巴,尾端竖立起来,几圈响环发出刺耳声音。

  完全按照游戏设定实体化的魔物,戴着显示器玩的时候,存在感就已经很惊人了,化为实体的可怕程度更是多了数十倍,尖锐牙齿不会分泌毒液,但颜色却是淡蓝色的,传出阵阵电流的霹啪声响。

  等级大约350,算是中等难度的魔物,用尖锐牙齿进行攻击的同时,还会一并追加电击伤害,由於电击伤害是属於种族特性,因此不会消耗MP,而且有狙击要害的加成,能力足以匹敌高级魔物。

  现在则是受到千里『训练家』特殊能力的影响,被她拿来用来当作训练学生的魔物。

  这也难怪千里会很不高兴了,我偷偷用视线瞥过去,她还是气呼呼的,双手在胸前交叉,像是捧起胸部强调乳沟的姿势,可能是原本能够表现的机会,被学妹们抢走了吧。

  身为犯人的野乃跟克莉丝蒂娜,则是因为把魔物抓来了,能够表现自己可靠的一面,感到很高兴的样子,用充满期待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我,这反而让我心里的压力更大。

  实则是脸颊鼓鼓的,嘴唇还不时传出细细的咀嚼声,刚刚射在她嘴里的精液,似乎一直舍不得吞下的样子,用陶醉表情看着我这边。

  话又说回来,抢在千里之前先回来的两个一年级守护者,野乃双手扛起魔物头部,克莉丝蒂娜则是一只手抓起魔物比神木更粗的身体,她们两人的外表很柔弱,却轻轻松松就抓来这只巨大无比的魔物,身上的衣服没有乱掉,甚至连大气都不喘一下,看她们的手腕都这么细,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如果我等一下跟魔物陷入苦战的话,会不会让她们失望?不对,游戏里也就算了,现实中我哪知道跟魔物战斗的方法啊?

  偷偷叹一口气,被人用这么期待的眼神盯着,老实说真的很累人,精神压力快把我击垮了,不过还是得完成本来的目的,也就是测试自己的能力。

  在所有守护者完成集合之前,我先来到这个竞技场,就是要先验证看看自己的能力,究竟是跟修改出来的数值一样强呢?还是跟原本现实的我一样鲁?
  如果是前者的话,当然就能展现身为迷宫之主的能力,让NPC们不敢与我为敌,如果是后者的话,NPC们自然没有理由对我效忠,这么一来,趁着人少的时候烙跑也比较快。

  从实、千里、野乃、克莉丝蒂娜的亲密态度来看,我不觉得她们有可能背叛,毕竟她们都积极到抢着喂我喝母乳了,想背叛也不是这种玩法,我反而还比较担心修罗场的出现。

---------------------

  PS:女性骑士穿铠甲,保护身体的全身铠,跟露手露脚露大腿的轻便铠甲,哪种更能凸显巨乳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