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淫荡校花之英雄救美事件】【作者:shilinlee】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从张静家里出来,夏诗涵依然满脸掩饰不住地兴奋,像个快乐的小天使。
  「今天真过瘾啊。静静,没想到你爸这么厉害,足足在我身体里面发射了三次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校花就是校花,魅力可不是一般地大啊。」「哪有啊,别瞎说,是我太久没去你家玩了吧。高一的时候我在你家住的那段时间,天天被他操弄,也没见他这么厉害。」「那时候你身子还没长开,还没这么诱人呢,哪像现在啊,奶子比那时都大了快两倍了吧。这手感,嗯,真的不错啊,难怪我爸那么兴奋,连我和我妈都被他弄得爽的不行呢。」

  「诶,别捏那儿,别……死静静,又捏我奶头,害我又湿了,成心想让我出丑啊?」

  「湿了就湿了呗,又不是没有真空上过学。到了学校被那帮男生一弄不照样要湿的?」

  「滚开,小骚蹄子,看我怎么报复你。」

  「啊……你干什么?不要弄了……嗯……好舒服……」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平静下来。

  「对了,诗涵,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去你家了。你爸还好吗?」「还不是老样子,整天忙得不着家的,都难得回来吃一次饭。」「唉,好怀念他的大鸡巴啊,比我爸的还粗还长。上次被他操还是在初中呢。」「别提了,说起来就来火,他都一年多没操过我了。好像也不怎么弄我妈了,我几次听墙根都没动静,可别是出什么问题了吧?」「不高兴的事情就别想了,大人的世界不是我们弄得懂的,还是先对付完高考吧。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凭你校花的姿色,还怕找不到好肉棒?」「死丫头,你真是嘴欠,说着说着又说到那方面去了。是你想找好肉棒吧?」两人叽叽喳喳地说着,丝毫也没注意到自己早已被人盯上,而她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人烟稀少小巷子,原本是为了能够提前一个钟头到学校读书而抄的近路,现在却成了别人眼中的最佳伏击地点。当两人发现自己被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子带着两个人挡住去路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黄头发外号刀哥,是静海校园周边的小混混头目之一,中午的时候到两个穿着清凉女孩朝小区走来,就一路尾随,见她们上了楼,估摸着回家。他们再大胆,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也不敢入室为非作歹,何况他也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於是就等着她们下楼来,在小巷中设好埋伏,然后再抓住她们,伺机作案。
  在刀哥看来,反正她们都是高中生,就算被强暴了,碍於面子也只能忍忍算了。

  「干什么,快滚开!」张静拦在夏诗涵身前,大声的吼到,表情惨白,十分的害怕。当然她不是怕被劫色,可是刀哥手中熟练把玩的匕首,让她觉得心中隐隐不安。

  「干什么,兄弟们想干你们!小妞,长得这么漂亮,自己玩多没意思啊,给哥们玩玩才尽兴啊。我知道你们是静海中学的学生,而且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现在压力那么大,一起陪我们去释放释放,不是说劳逸结合嘛,哈哈哈哈哈……」这时临近高考,静海市的天气已经有些热。夏诗涵和张静为了贪凉快,穿的T恤和短裙,并没有戴胸罩,只是戴了胸托,将乳房高高托起。由於刚才的嬉闹,乳尖都已经充血挺立起来,在T恤上形成了两个明显的突起。也难怪刀哥一边把玩着匕首,眼睛还一边直勾勾的盯着两个女孩的身子,口水都流了出来。

  夏诗涵和张静听到了他们口中的脏话,心中更加的惊惧。小区里面并没有人走动,而且她们是被围在巷子里面,就算喊,也不会有人听到。而且她们知道,如果被面前的几个家伙抓住,肯定难以逃脱,甚至被强暴。在这个很容易就可以满足性欲的社会,强奸可是重罪。对方手上可是拿着刀的,万一她们操完了要灭口,或者提出什么更加过分的要求……她们不敢想。

  夏诗涵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不知如何是好。她还是第一次被小混混围住,她可不是外面那些淫荡的女人,随时都可以跟人做爱,她有自己的原则,如果不是亲朋好友或者老师同学,不是在自己愿意的情况下,她死都不想要被人玷污。
  张静知道夏诗涵的性格,她自己被强暴倒是没什么,可是诗涵……万一她想不开怎么办?

  「诗涵,你快跑,去报警,我来拦住他们……小心!啊……不要!」张静往后看了诗涵一眼,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夏诗涵身后,正朝她抱去。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另一个粗壮的身躯从身后牢牢地抱住自己。
  「嘿嘿嘿,你们是跑不掉的。放心吧,刀哥我会好好疼爱你们的!」刀哥得意的笑道。另外两个家伙显然也十分的兴奋,如同饥渴多日的恶狼朝着夏诗涵和张静的方向扑过去。

  夏诗涵现在已经无力思考,只是在本能地挣扎着。奈何她一个弱女子,力气又怎能跟身后的大男人相比?身后的男人牢牢抱住她的腰,嘴巴轻轻在她耳后吹着气,前面又冲过来一个男人,不断揉捏着她的胸口,还时不时在她的乳尖上用力捏几下,带给她一波波强烈的刺激。

  「啊……走开……不要……」夏诗涵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双腿一阵发软,挣扎也越来越无力。

  忽然,夏诗涵感到脚下一空,原来两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的身侧,从两边托住她的腿弯,将她双腿分开抱了起来,空闲的一只手不停地揉捏着她的乳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诗涵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发出一声惊呼,本能地搂住两个男人的脖子。这时她的耳边传来了张静的呻吟声。

  「嗯……啊……用力……好舒服……」

  偷眼望去,原来张静也已经被这么抱住,本就窄小的短裙已经滑落到大腿根,薄薄的粉红色小内裤已经被浪水浸透,变得透明,完全无法遮掩里面的春色。
  一只大手在小穴上不住的活动,另外一只手隔着T恤逗弄着她的乳房。
  夏诗涵看到这一幕,才惊觉自己也已经走光。想起刚在已经被张静逗弄得有些潮乎乎的,这一下,岂不是都被他们看光了?

  「啊……不要看……」

  夏诗涵当然已经被刀哥看了个精光。下身本就湿润了,白色的内裤被两个男人这一逗弄,早就湿透,粉红色的阴唇已经一览无遗,就连那粒小红豆都已经傲然挺立,清晰可见。至於上身,原本就清凉单薄,刚才夏诗涵吃了一吓,早就绵绵密密地出了一身香汗,将T恤打湿,胸前的两点嫣红也暴露在刀哥的目光之下。
  「光是抓抓奶子就已经湿成这样了?真是个小骚货啊。」刀哥视奸着两个小美人,不过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夏诗涵的身上,支着帐篷,耍弄着手中的匕首向夏诗涵走去。

  说实话,刀哥长得一点都不难看,相反还有点小帅。更有杀伤力的是,他耍弄匕首的手法纯熟无比,让人眼花缭乱。若是在平时,指不定会引起多少花痴美少女的尖叫声,可是现在,那寒光闪闪的匕首,那支起的帐篷,那越来越近的身影,只是让夏诗涵觉得害怕、恐慌。

  「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干什么?你到现在还不了解状况吗?我当然是要干你了。放心,小美女,我刀哥的名号在这一带还是叫得响的,不会干辣手摧花这样的事的。要不要来点更加刺激的?保证试过一次以后你会天天想着让我弄的。」「更刺激的?啊……不要……」夏诗涵当然不会天真地就这么相信刀哥的话。

  这帮小流氓,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见刀哥手中的匕首不断朝自己靠近,她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并没有想像中的痛苦,夏诗涵只是感觉到一个硬硬的、冷冷的东西挑起自己的下巴。

  「还真是个漂亮的丫头,让人越看越喜欢啊。别害怕,小美人,我刀哥的刀法可是很出名的,只要你乖乖听话,绝对不会伤到你的。来,亲个嘴吧。」刀哥柔声的安慰并没有打消夏诗涵的恐惧,她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可是,她现在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还能有什么办法逃过一劫呢?

  她不是没想过亮出自己的身份,若是寻常的小混混,以她的身份,肯定能让对方吓得屁滚尿流的。可是,刀哥有刀啊。看他玩得那么熟练,也不知有没有命案在身,万一让他狗急跳墙……她不敢想像下去了。

  至於张静,夏诗涵已经不指望她了。光听她那连绵不绝的浪叫声,就知道她已经是乐在其中了。「这个骚货,要是逃脱了这一劫,看我回到教室怎么用双头龙教训她。」夏诗涵心头暗恨。

  暗叹了一声,夏诗涵彻底放弃了抵抗。现在只有配合了,看表现得好的话,是否能让这帮混混大发慈悲,放自己一马。要不,对自己和张静的能力,夏诗涵毫不怀疑,没准最后还能够反戈一击,摆平这些个混混,兄弟们好啊,我给大家推荐一个好东西,平时经常来看黄图电影,跟大家一样平时爱打飞机,结婚之后发现做爱一次不如一次了,不是很硬而且还早泄,几乎秒射,说实话每回在老婆面前都抬不起头啊,兄弟们能理解不,吃了不少药,还去过北京的男科医院,但是没啥用,后来一个狼友推荐我用中医的药酒调理,差不多调理了,一个月左右吧,没想到真的好了很多,现在每次做爱,最少15分钟,好的时候有25分钟,硬度也上去了,老婆说,我现在变的好厉害,哈哈,天地良心啊,骗子不是人,大家有阳痿早泄勃起不行的找这个中医调理就行,他威信zwyjli

  对於接吻,夏诗涵还是很熟悉的,可是因为恐惧,肌肉明显有些僵硬。她略显生涩地努力配合着刀哥。

  渐渐地,刀哥不再满足於口舌交缠,一边继续用空着的手挑逗夏诗涵的胸脯,一边把嘴渐渐下移,舔过她的脖子,隔着T恤在她的乳尖上吸啜。而他手中的匕首,也慢慢在娇躯上滑动,刀尖隔着衣服逗弄着乳头,居然让恐惧中的夏诗涵感到一种别样的舒爽和刺激。

  「唔……」一声娇吟,夏诗涵的下身更加泥泞。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她只想要一根大肉棒插进她的小穴,让她满足一下,止住下身的瘙痒。
  可就在这时,刀哥的匕首离开了她的乳尖,嘴和另一只手也停止了活动。疑惑中夏诗涵睁开了眼睛,却惊恐地发现刀哥的匕首猛地在胸前划过。

  「啊……」夏诗涵惨叫一声,却意外地只是感到胸前一凉。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睁眼一看,原来锋利的匕首只是划破了自己的衣服,在T恤上开了两个天窗,将乳头和乳晕恰到好处地暴露出来,而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确实丝毫无损。
  这让好容易缓过劲来的夏诗涵心中却也暗自佩服。

  原来刚才他说自己刀法厉害,还真不是吹的。想到刚才心中那种忽上忽下的刺激感觉,夏诗涵甚至突然觉得,偶尔让一个有这么一首绝活的男人玩玩,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呸呸呸,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的原则呢?我的节操呢?」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在刀哥手指和匕首的挑逗下,夏诗涵渐渐忘记了恐惧,开始淫叫起来。

  「嗯,好爽……刀哥,你好厉害……你的小刀……啊……好舒服……」只见刀哥的匕首尖端时而逗弄一下夏诗涵的乳头,时而又在她的乳房和乳尖轻轻戳着,时而又挽个漂亮的刀花继续挑逗,给她强烈的刺激,却又不伤她身体分毫,这力道当真拿捏的精准,让夏诗涵欲念大起。

  「啊……好舒服……小穴好痒……刀哥……我要……让诗涵更舒服一些……啊……」

  亲身感受到刀哥刀法的厉害,夏诗涵心头惧意渐消,专心享受了起来。
  「嘿嘿,舒服吧?小美人别急,还有更加舒服的呢。」他还有什么花样呢?听他这么一说,夏诗涵心中居然隐隐有些窃喜和期待起来。

  匕首换了个边,在夏诗涵的乳头边缘划动了几下,夏诗涵正要惊呼,却感到并没有切割的痛感,而是丝丝金属的凉意带来的舒爽感觉。仔细一看,原来刀哥这把「匕首」只是形似匕首,却只有一边有刃,另一侧却无锋,严格来说,这其实是一把造型比较另类一点的小刀。难怪刀哥要叫刀哥了,若这是匕首,岂不是该叫「匕哥」了?「匕哥」?「屄哥?」夏诗涵想笑,但身体传来的一波波快感让她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刀背在夏诗涵的乳头上拨弄了几下,贴着她的身体渐渐下滑,滑过深不可测的乳沟,平坦的小腹,光洁的大腿,在夏诗涵期待的目光中来到了她早就泥泞不堪的小穴处。刀哥轻轻一刀,在她的阴蒂处挖了一个极小的圆洞,轻薄的布料分离,她的一小部分阴蒂就这么暴露出来,在弹性极佳的内裤压制下顶出一个细小的鼓包。

  刀背在夏诗涵的穴口上轻轻摩擦着,慢慢朝她的穴缝中压进去,每一次游移,都恰到好处地在她裸露出来的小阴蒂上轻轻扎一下。夏诗涵敏感地察觉到,这哪里是扎啊,分明就是挑。夏诗涵何曾见识过这么神奇的玩法?随着刀哥不断的动作,夏诗涵淫水不断,浪叫练练。

  「啊……小豆豆……要扎穿了……啊……好舒服……刀哥……刀哥你真会玩啊。啊……」

  终於,随着刀哥不断的动作,夏诗涵轻薄紧窄的小内裤被完全压入淫穴中,外面再也看不出两边的痕迹。与此同时,在刀尖的挑逗下,夏诗涵的阴蒂居然「啵」地一声硬生生从小圆洞中挤了出来。夏诗涵只觉阴蒂根部一紧,被小洞紧紧包住。不等她反应过来,随之而来的是小刀刀尖居然就这么刺进了小穴,毫无阻力地割开了深入其中的内裤,刺激着柔软的穴肉。轻轻捅了几下之后,刀哥挽了个刀花,小刀脱手而出,刀柄应声没入小穴。

  (友情提示:剧情需要,切勿模仿,否则后果自负!)「唔……」下身突如其来的充实感,加上内裤牵扯对阴蒂的刺激,让夏诗涵潮喷了。

  「啊……不行了……刀哥你好会玩……要去了……」这一声却不是夏诗涵发出来,而是张静。夏诗涵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刀哥的另一只手已经在张静身上肆虐起来。只见张静此时T恤被高高推起,一只乳房正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揉弄,另一个男人在囓咬着她的另一只乳头,一只手还把她的一条腿高高抬起。她的内裤被拨到一边,刀哥三根手指在她小穴内不停抽插,拇指和食指却捏住她充血的阴蒂。

  而自己,正被一把刀柄进进出出地强奸着……

  「怎么样?爽吧?想不想要刀哥的鸡巴?」随着两女都达到高潮,刀哥见前戏已经差不多了,解开裤子,掏出了他胯下的凶器。

  「啊……我要……刀哥……给我肉棒……」

  「小刀!」突然之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顿时几个家伙都停止下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

  「麻痹,你谁呀,敢叫我们刀哥小刀,你找死吧你!」那个在张静身后揉着乳房,已经憋了多时,却因为没有得到刀哥指令,只能挺着鸡巴在张静屁股后面乱戳的家伙看到一个年轻人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好事,不由得指着他大骂。
  「啪!」突然,他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再看身边,没有想到是刀哥扇的自己。「啊,刀哥,你怎么……」

  不止几个小弟,张静和夏诗涵也是一脸的惊愣着刀哥。他怎么自己打自己人?
  「草泥马,还不快给唐哥认错。」刀哥说着,颤抖的上前走去,「呵呵,唐哥,是您老人家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唐哥,我这个小弟不懂事,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呵呵……」刀哥点头哈腰的对着唐宇小心翼翼的说道。

  唐宇冷瞟了一眼刀哥,而这个时候其他的兄弟方才醒悟过来。来人可是刀哥的老大呀!

  「唐哥!」「唐哥!」……

  说着几个家伙都是礼貌的叫道,尤其是那个骂了唐宇的小混混,浑身哆哆嗦嗦,生怕唐宇要他的命。可是,没有刀哥的指令,他们又不敢放开夏诗涵和张静,衣衫不整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唐宇!你是唐宇?」张静刚才被弄得迷迷糊糊的,这才醒悟过来,看着唐宇,震惊的说道。

  「没错,是他。」夏诗涵柔声的说道。

  也难怪张静开始没有认出唐宇,唐宇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上学了,就算以前,也是经常逃课。

  现在的唐宇,在班上显然应该被归为差生一类。逃课,打架样样不少,和夏诗涵、张静这样的优等生显然不是一个阶层的,可是夏诗涵对他并无恶感,反而挺有好感的。

  要知道,当初唐宇可是以中考状元的身份考进静海高中的,优异的成绩、帅气的形象,强悍的性能力,立刻吸引了不少美女的兴趣。之后,他和另一名成绩和相貌都不逊於她的校花李韵婷走在了一起,在学校经常可以看到两人忘乎所以地做爱。当时谁都以为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可以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可是两年前,谁也想不到,李韵婷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他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并当着他的面主动给他的死对头丰子赫和廖凯那帮人操弄,闹得满城风雨。之后李韵婷转学了,唐宇也堕落了。

  夏诗涵心中却一直没放下唐宇,也没有对他有任何歧视。并非因为她是班长,要对每一个同学负责,其实另有原因。

  「像唐宇这样,那么用情那么深,会被一个女孩伤害成那样的男生,为什么不是我的男朋友呢?」

  「如果,一开始我跟他做爱的时候主动一点,淫荡一点,不要那么羞涩;如果我当初放下矜持,主动去追求他的话,结果是不是完全不同呢?」夏诗涵暗自有些自责,所以李韵婷走后,夏诗涵以班长的名义,多次找唐宇谈心,试图用肉体让唐宇振作起来,可是效果终究不理想。他清楚地知道,唐宇本质并不坏,只是突遭情变,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所以才会自甘堕落。

  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虽然不是唐宇的女朋友,却在他心里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她知道他有多么维护自己,哪怕和李韵婷热恋的时候,对自己的事都十分上心。她知道他有多少次打架都是为了自己,尽管可能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每次自己被人欺负,倒霉的总是欺负她的人,她知道这都是他做的。

  唐宇这时突然出现,让夏诗涵感到十分惊喜和感激。虽然他打断了刀哥的逗弄,让她略微有些失落,可是与见到唐宇的欣喜相比,那根本不算什么了。
  「你们在干什么?」唐宇着刀哥冷冷的问道。

  「咚!」刀哥猛然一怔,脑筋急速转动,如果说是自己要被美色所迷,想要当街强暴她们,那肯定免不了一阵毒打。

  「嘿嘿,唐哥,我们是想把她们抓去献给你的。知道你为了备战高考,累得够呛,找点荤腥给你释放压力的,呵呵,没想到这么巧,你就来了,这就好了,省的我们再去找你了。你看,这两个妞多漂亮啊,身材多正点。瞧这奶子,软乎乎的,揉起来特别舒服。还有这小逼,还是粉红色的,用过的人肯定不多。随便弄几下就已经湿成这样了。你看,这小豆豆都已经挺得这么高了,你来了正好开操。」

  「既然是准备给我的,那你脱裤子干嘛?」

  「唐哥我……我这不是准备先试用一下吗。用的舒服才好送给你啊。不过现在看起来也不用试了,两个肯定都是极品,献给唐哥再合适不过了。」唐宇不语,看着夏诗涵和张静,眼神突然狠毒的着刀哥:「她是我的同班同学。」

  瞬间,刀哥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变得僵硬起来,捏得夏诗涵一声闷哼。
  刀哥和他的小弟们都傻了眼,心中如同一个钟表的发条,快速的颤动。
  唐宇又加上一句:「她们是我的女人!」

  刀哥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赶紧把手从夏诗涵身上拿开,手足无措,老老实实地站着。几名小弟也吓得赶忙放开夏诗涵和张静,离开她们两步,却又害怕她们摔倒,伸出手在身后护着她们。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了?」夏诗涵心头暗恨,却也有些甜蜜。她知道他这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让刀哥彻底断了对她的念头。

  「唐哥,我们,我们不知道呀!我们见她们漂亮,就第一个想到要抓住她们孝敬您,没弄清楚身份,哪里知道居然是两位嫂子?唐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刀哥听到之后,颤抖的说道。

  而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说,但却不知道这刀哥为什么会如此的怕这个小子。起来也就一个高中生,有什么好怕的?

  「你谁漂亮都想抓来孝敬我?」唐宇冷瞪着刀哥问道。

  「啊,是,是啊。」刀哥慌忙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看你长得这么帅,你妈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你把你妈带来孝敬我吧。」唐宇淡淡的说道。

  「咚!」刀哥满头汗珠,「这…兄弟们好啊,我给大家推荐一个好东西,平时经常来看黄图电影,跟大家一样平时爱打飞机,结婚之后发现做爱一次不如一次了,不是很硬而且还早泄,几乎秒射,说实话每回在老婆面前都抬不起头啊,兄弟们能理解不,吃了不少药,还去过北京的男科医院,但是没啥用,后来一个狼友推荐我用中医的药酒调理,差不多调理了,一个月左右吧,没想到真的好了很多,现在每次做爱,最少15分钟,好的时候有25分钟,硬度也上去了,老婆说,我现在变的好厉害,哈哈,天地良心啊,骗子不是人,大家有阳痿早泄勃起不行的找这个中医调理就行,他威信zwyjli…唐哥,我妈她在外地,不方便过来,等一阵子吧。」

  看刀哥说得有趣,夏诗涵忍不住娇笑起来。这一笑,当真美艳惊人,看得刀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猛然间想到唐宇还在身旁,赶紧把实现移开,不敢再看夏诗涵一眼。

  「唐宇,他是谁啊?」

  「一个小混混,人称刀哥,你们下回看到他叫小刀就行。被我揍过几次,现在变乖了。其实他人还不错。」

  「人还不错?」夏诗涵很纳闷唐宇为什么会对一个小混混有这样的评价。
  「讲义气,敢拼,对小弟好,保护费收得也还算公道,有时还帮助一些穷人。」「哼,你还替他说好话,刚刚他们还想非礼我们呢。」「小刀很少做这种事的,估计是看到你们太漂亮了,这里又没什么人了,一时昏了头脑吧。」

  「是啊是啊,两位嫂子实在是太漂亮了,不操一下我们会根本睡不着觉的。」「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哎,是是……」

  「最重要的是,他比较乾净,在他手底下从来都没有命案,连受伤的都没有。」「受伤的都没有?怎么可能?」夏诗涵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他晕血。别人苦练刀法是为了伤人杀人,他练刀法是为了伤衣服吓人。
  他那刀法号称『迎风脱衣斩』,他的对手往往一刀就被他脱精光了,吓都吓死了,哪还敢跟他拼?「

  「嘻嘻,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久闻刀哥大名,下手从来都没有伤亡的,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啊……」

  张静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失言,赶忙用手将嘴摀住,一副「我什么都没说」的表情。可这哪里瞒得过天资聪颖的夏诗涵?

  「唐哥,如果没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先滚了。」刀哥见形势不对头,已经把话题引到他的糗事上来了,连忙开溜,说着就在众人瞩目之下,赶忙穿好裤子,突然趴到在地上,然后滚着走。

  「啊……」其他几个小弟都是极为的惊诧。一阵错愕。但着自己的老大都很识趣的滚了,他们又怎么敢不滚呢。於是都手忙脚乱地整理好衣服,趴在地上滚了起来。他们不知道的是,唐宇曾经对刀哥放过狠话,每次见到自己都要滚着走。
  「扑哧!」张静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夏诗涵也用玉手掩着娇唇,嘻嘻笑起来。却依然没有忘记张静刚才那句话。

  「好啊,你个骚蹄子,原来你早就知道刀哥不可能伤到我们,难怪你刚才那么享受啊。」

  「是啊,他报出名号之后我就知道我们不会有危险了。」「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要不吃那一吓,你怎么会玩的那么刺激,那么爽?可惜啊,我都还没嚐过刀哥刀法的滋味呢。」

  「是不是还有些遗憾啊?现在离上课还有不少时间,要不要把他们再叫回来让你爽一把?」夏诗涵看了还没有滚远的刀哥一眼。

  「我看是你还没爽够,想多玩玩吧?」

  「死妮子,别瞎说,有唐宇在这儿呢,那帮小混混哪能跟他比啊?是不是啊,唐宇,你也想来一发吧?」

  「呃……班长大人,我还有事,你们玩,我先走了……」「谁让你走了?你要不想,这是怎么回事?」夏诗涵一把抓住已经「立正」的「小唐宇」问道。
  「好吧好吧,我从了,我从了还不行吗,班长大人……哎,别捏,疼……」「哎,刀哥,你们等会儿,先过来。」这边夏诗涵还在对唐宇威逼利诱,那边张静就已经开口叫住刀哥了。

  刀哥一听,不知又有什么事,赶忙和小弟们爬起来,战战兢兢地跑了回来。
  「不敢,不敢,叫我小刀就好。两位嫂子还有什么吩咐,赴汤蹈火,小刀在所不辞……」

  「行了行了,我说小刀,刚才你的手法很熟练啊,不过我们姐妹还没有尽兴呢,把我们弄得不上不下的,这里还痒着呢。」张静拨开内裤,揉弄着湿答答的小穴,「你唐哥虽然厉害,可也只有一个人不是?你说……」刀哥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想到马上就可以真正操到这两位美女,忙不迭地应声点头:「小刀明白,明白,一定把两位嫂子伺候舒服了……」「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脱裤子啊……」

  ……

  半小时后。

  刀哥和四个小弟都七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再也不想起身。
  没办法,两个女孩实在是太厉害了。夏诗涵的小穴和菊花也不知道是怎么锻炼的,要不是刀哥几人久经欢场,差点没被弄得秒射。尽管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讨好逢迎,也没撑多久就纷纷缴械投降。何况彻底放松下来的夏诗涵在手技和口技方面展现出超绝的天赋,让刀哥几人雪上加霜。再看张静,虽然没有夏诗涵那么厉害,却也差得不多。

  现在场上唯一还有战斗力的只剩唐宇了。只见夏诗涵躺在一块乾净的塑料布上,那是每个女生书包里的必备装备,方便随时应急使用。张静趴在夏诗涵身上,两人的嘴互相激吻,乳尖互相摩擦着,下身被一个小枕头高高垫起,双腿大张,阴户紧贴,阴蒂互相逗弄。唐宇在两人身后跪坐着,粗大的肉棒时而插进夏诗涵小穴中,时而又贯穿进张静体内,又或者从两人淫穴中间穿过,马眼在两人阴蒂上反复研磨。

  「唐……唐哥,小刀……真的心服口服了……想不到唐哥这么厉害……两位嫂子也……也是身怀绝技。」

  「嘻……现在……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啊……唐宇……再用力一点……诗涵……诗涵可是我们班……班长,嗯……好舒服……当时……当时我们全班……老师和同学……轮番上阵……才……才刚刚……摆平她……嗯……要去了……啊……我们差点……差点都没请外援……就……就你们……啊……就你们几个小混混……唐宇……再来一次……你们还想强暴我们?啊……」刀哥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两位嫂子这么厉害,要不是唐哥出面调停,没准今天会被她们吸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他哪里知道夏诗涵虽然厉害,可是极有原则的人。要不是唐宇说他「人还不错」,几人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夏诗涵才不会这么心甘情愿地让他上,也发挥不出这么强的战斗力了。

  「唐哥……小的们实在不行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滚了?」唐宇和夏诗涵对视了一眼,夏诗涵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看在你们今天表现还不错的份上,都走吧。」「唐哥,您确定不用我们滚了?」

  「叫你走你就走,哪那么多废话,哼!」

  见唐宇似有发火的迹象,刀哥几人身形一颤,赶紧捡起散乱在四周的衣裤,都来不及穿上,光溜溜地朝巷子外走去。

  「哎,小刀,今天……嗯……今天表现得……不错,下次……啊……下次我们想玩了……还……还找你啊……啊……」张静唯恐天下不乱地说。

  刀哥一听这话,身体抖了一下,猛地摔了个够啃屎。

  「哈哈哈……啊……唐宇……用力……」

  身后传来了两女淫浪的娇笑声。

           ************

             (以下纯属恶搞)

  诗涵:「唐宇,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唐宇:「还能怎样?几个连台词都没多少的临时龙套演员,就别整太狠了吧。」诗涵:「那刀哥呢?人家还没玩够,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唐宇:「你都玩得她快脱阳了,还想怎么着啊?再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结仇结大了以后也不好上他小妈了是不?」诗涵:「什么?你还想上他小妈?」

  唐宇:「哎……别捏我蛋蛋……按照现在的剧情,你还不是我的女朋友吧?
  就这么爱吃醋,要是以后我找了十几二十个老婆你还不得把我阉了?「诗涵:」什么?你还想找十几二十个老婆?「

  唐宇:「啊……不是我想啊,是作者说的……」诗涵:「唐宇!你今天要不把我个静静给喂饱了,老娘跟你没完!」唐宇:「啊……不要啊……老婆我错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