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银之华】(序章)【作者:Sakuya】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私立银华学园。

  二年B班。

  早课刚刚结束,饿了一上午的学生们纷纷起身,三三两两的往校园便利店走去,偶尔有一两对小情侣并肩携手前往教学楼楼顶享受二人时光,周围的同学也不以为意。

  这是私立银华学园每天中午都有的景象,虽然贵为当地数一数二的私立名校,住宿管理也堪称严格,但是对于男女学生之间的亲密关系并没有做出过多限制,监事会认为堵不如疏,放开了立校百年以来的恋爱禁止的条令,加上适当的性教育,倒也没有传出过什么丑事,一度忧心忡忡的家长也渐渐放心下来。

  二年B班教室的一角,校园里的人气明星理纱请了两周的病假,今天是第一天返校上课,然而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令人不禁担心她到底有没有完全复原。
  「呼……哈……哈……好……好……呃……难受……呃……」

  「理纱酱,你确定不要去校医务室再看一下么?你的脸好红啊!」理纱的好友佑理关心的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少女,伸手想确认一下理纱的体温。

  「别!别……碰我……」理纱紧张的躲开了好友伸出的手。「会……会传染的……」

  「可是你出了好多汗!我站在旁边都能感觉到你散发的热气!」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理纱的脸更红了,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紧紧压住了自己的裙角。

  「哈……会……会不会……有汗味啊……啊?」

  「有啊!」

  理纱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正撞上好友恶作剧的目光才知道佑理是在捉弄自己。
  「讨厌!佑理……佑理你又欺负我……再说这种话……我……我就不理你了!」
  「哈哈,没有没有,再说要是真的有我可要忍不住prprpr啦」

  「你好变态啊……」

  「哈哈,理纱还有精神和我拌嘴啊,算了,你逞强起来谁也说服不了你,不过你真的不用去一趟校医那里么?」

  「不用不用……佑理快去吃饭吧……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噢……」

  「啊对了理纱你想吃点什么?我帮你带」

  「牛……牛奶」理纱微微抬起头,瞟了一眼好友鼓涨的胸脯。

  这一行为当然没有逃过佑理敏锐的目光,不过身为好友的她只是促狭的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出了教室。

  目送佑理离开视线,理纱明显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然而仿佛是故意和自己作对一般,新一轮的红潮又从双颊涌出,瞬间便席卷了整个身体,伴随着抑制不住的战栗,理纱感觉自己的视线都变模糊了。

  强忍着体内的躁动,理纱抬眼确认了教室里仅有的几个的同学没有注意自己这边,缓缓扶着课桌站了起来。

  时间已经是初夏,学校已经要求学生换上了短袖的夏装,然而理纱穿的依然是长袖的春秋制服,考虑到理纱刚请病假回来,风纪委员也就网开一面没有要求理纱返回宿舍换上夏装。

  理纱的制服穿得异常齐整,白色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系上代表二年生的绿色条纹蝴蝶结,外面再套上深蓝色的小西装。下身和外套同色的百褶裙上只有下摆的两条白色条纹作为装饰,既没有像许多时尚的女生那样别上各种饰物,也没有故意卷起几层好让裙子短一点,裙子长度几乎和膝盖平齐,黑色丝袜和圆头皮鞋也是常见的款式。

  见到没有其他学生注意自己,理纱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微有些散乱的发丝,刚刚迈出一步,几乎就要站立不住,赶紧扶住课桌才没有倒下去。

  「啊……哈……哈……哈……呃……」

  理纱浑身颤抖着,似乎意识都有点模糊,闭着眼睛扶住了墙壁,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走出了教室。

  走廊里同样也没有什么人,理纱扶着窗户慢慢地往前走着,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理纱的裙子后部那洇湿开的一大片水渍和沿着大腿内侧逐渐变湿加深的丝袜。

  理纱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狼狈,仅仅是抵抗体内躁动的热流就已经耗费了她绝大部分的精力,正午的阳光晃得理纱头昏眼花,理纱几乎就是闭着眼睛在往前挪动。

  好不容易走到了连接教学楼和行政楼的栈桥,从食堂和便利店返回的学生已经三三两两的出现在了下方的空地上,开始接近理纱现在的位置。

  「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理纱一边想着,一边提气加速往前走。「只要走到行政楼里就好了」

  刚刚从便利店买完午餐的佑理远远看到栈桥上的理纱,正想开口打招呼,就看到理纱跌跌撞撞地走进了行政楼,「理纱你这个死傲娇,明明可以叫我陪你一起去医务室的硬要逞强,气死我了」,佑理本想转身就回教室的,但还是放心不下好友,又从大门折回到行政楼,从一楼走了进去。

  这栋二层小楼是银华学园最古老的建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楼旁几颗参天大树遮挡住了阳光,使得里面清凉又阴暗,佑理花了好几秒钟才适应了里面幽暗的光线。

  古典式的内庭空无一人,医务室就在一楼的右手边。

  佑理麻着胆子敲了敲医务室的木门,小声地问了一句:「理纱酱!理纱酱你在里面么?」。

  行政楼素来有闹鬼的传说,最近还有学生报告说晚上听到过楼里传来呜咽的声音,这类校园怪谈在学生中间颇有人气,常常在寝室卧谈会上吓得胆小的女生失声尖叫。

  稍微多等了一会儿,医务室的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这学期新来的校医恭子夫人,30出头的年纪,虽然平日里一直待在医务室,但妆容却是一丝不苟,对学生充满了母爱般的关怀,在男生中间人气颇高,让偏居校园一隅的医务室很是热闹过一阵子。

  恭子夫人穿着一件白大褂,下摆长过了膝盖,不过可以看到她并没有穿丝袜,光脚穿着一双朴素的黑色高跟鞋。男生中间有传闻说恭子夫人身材非常劲爆,然而她平时一直穿着一件白大褂,所以也不知道是确有其事还是纯粹出于男生的YY。

  「你好,是哪里不舒服么?」恭子夫人的声音低沉微有点沙哑,让人听上去心里痒痒的。

  「恭子夫人你好,我没事,理纱她好像发烧了,我叫她来找你,她现在在么?她还好么?」

  「是二年B版的理纱吗?她在我这里,不过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么?」
  「没事没事,我就是来看看,嗯,她休息了就不打扰她了,我会回去帮她给老师请假的」

  「那真是太好了,给你这个,请假条。」

  佑理接过恭子递过来的请假条,发现恭子涂着艳红色的指甲油。佑理不禁愣了一下,连忙装作咳嗽来掩饰。

  「同学你没事么?要不要我来看一下?」

  「没事没事没事,哎呀我得赶快回去了!」佑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忙否认道。

  「好吧,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噢!」

  「好的!再见,恭子夫人!」按照校园礼仪,佑理提起裙摆,认真地给恭子行了一个屈膝礼。

  「再见!」

  转身离开行政楼,佑理看着手中带着淡淡香味的纸片,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恭子夫人真的好漂亮啊……而且指甲油也好好看……好成熟好性感……我什么时候才能变成这样的大人呢……」

  另一边,医务室内,佑理眼中成熟性感的恭子夫人站在门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说:「你……收拾一下吧……我们……也该走了」

  拉开围着病床的帘子,映入眼中的是一幅惊人的春色。

  躺在床上的理纱衣衫不整,鬓发散乱,一手挤进扭紧的双腿之间,一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依然捂不住齿间偶尔漏出的诱人呻吟。方才佑理的突然来访一度惊出了理纱一身冷汗,现在佑理一走,顿时放松下来的神经混合险些被好友发现的极度背德感,快速地将已经忍耐了一个上午的理纱推上高潮的边缘,现在的理纱非但听不到恭子的话语,连快速翕合的双眼都有了翻白的迹象,意识也渐渐失控……

  「理纱!不可以!」恭子眼见理纱即将高潮,一把拉开理纱正在股间扣弄的左手,一手拿起床头用来降温的冰袋,微一犹豫,还是用力按在了理纱的下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不要!!!」理纱剧烈地哭喊着,紧紧地抓住恭子的手腕,徒劳地试图将冰袋拿开。「拿开!拿开啊!!我要去!让我去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敏感的下体甫一接触到冰袋,毛细血管顿时全部收缩,幼嫩的媚肉紧紧缩成了一团,极度兴奋的神经末梢将刺骨的冰冷转换成了痛感,将上一秒还在接近高潮巅峰的理纱狠狠地推落下来。理纱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双手无意识地在身上游走,试图寻回之前丢掉的快感。

  恭子腾出一只手来,拿起用来消毒的喷壶,往理纱脸上喷了一点75% 消毒酒精,呛人的酒精味立刻让理纱咳嗽起来,眼泪鼻涕口水顿时流了满脸,恭子又拿起一张湿巾,开始给理纱做清理。

  清凉的湿巾让理纱的神志渐渐恢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神崩溃的一幕被眼前的女人尽收眼底,现在还要被抱着清理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淫液,理纱难堪得无地自容,挣扎着想离开恭子的怀抱。

  「别动,我们要迟到了,你快点把衣服穿好!」

  理纱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抹红晕,然后神情复杂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她的表情既有难堪,又带着恐惧,还有一丝丝夹杂在媚意中的期待……

  在恭子的帮助下,理纱很快收拾妥当,虽然身体依然酸软无力但至少可以勉强行走了。恭子检查了一下医务室的门锁,将灯光信号改成「休息中」,然后带着理纱一起走进了医生办公室旁边的隔间。

  隔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一组衣柜,是用来给校医临时休息用的,恭子打开其中的一个衣柜,将壁板往旁边推开,露出了隐藏在后面的一道旋转扶梯。理纱并没有对医务室里面隐藏着这样的暗道表示任何惊讶,然而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掩盖不了内心的紧张。

  旋转扶梯很窄也很陡,恭子示意让理纱先上,然后紧跟着关上衣柜,复原壁板,也爬上了扶梯。

  扶梯的台阶上贴着荧光贴纸,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光源。空气中传来一阵淡淡的骚味,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哪里传来的,理纱一面努力地手脚并用爬着台阶,一面尽力让自己无视空气中越来越浓重的骚媚气息,这时候恭子只要一抬头,就能发现理纱丝袜包裹的臀部正微微颤抖着,股间丝丝的水光又有泛滥的迹象。理纱仿佛感觉到下方恭子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不知羞耻的下体,丝袜在大腿和蜜肉之间摩擦的快感正一点一点勾起之前被冰袋所强行压制的快感,理纱甚至觉得恭子的呼吸都像紧贴在自己的股间一样,撩拨着自己最敏感的神经。

  漫长的扶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就在理纱觉得自己就要没有力气再往上爬的时候,上方的空气变得流动起来,理纱和恭子从旋转扶梯的出口离开,打开又是一道和医生休息室一样的衣柜暗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规模巨大的房间——理事长休息室。

  行政楼二楼正是私立银华学园的理事长办公室所在,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的是,从一楼大厅上来见到的理事长办公室只占用了这个楼层的一半面积,在壁板后面隔开的空间里,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的淫靡盛宴正在上演。

  房间中间的沙发上,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正在旁若无人的做爱。说是一对男女有点不太准确,单看外表,站在沙发前正在前后挺动的只能称得上是男孩,身体柔和的肌肉曲线也分明表示这还是一个尚未完全发育的男孩子。然而他那根正在奋力抽插的肉棒却有着远大于一般成年男性的尺寸,剧烈抽动间可以看见肉棒泛着水光,青筋暴起,鸡蛋大的龟头在肉穴间若隐若现,插入时粗长的肉棒尽根没入,将眼前的肉穴淫水尽数挤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哪怕是在这响彻着呻吟的房间里都清晰可闻。

  每一次插入,幼嫩的肉穴就仿佛要裂开了一般艰难容纳着粗长凶器的进入,而当肉棒暂时拔出时,膨胀的肉穴又会瞬间缩回,紧紧咬住肉棒,以至于肉穴内一部分红红的嫩肉都被带出来,泛着油亮的光泽暴露在空气中。

  肉穴的主人此刻正好把头转过来,一张和理纱一模一样的小脸上现在挂满了浓厚的白浊液体,半睁的眼睛水光盈盈淫媚动人,半张的樱桃小嘴一边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一边用灵巧的舌头搅拌着口中的精液,还时不时伸出来舔食从脸上滑落的白浆。

  「哈……哈……哈……好爽……好爽……我还要……精液真……好吃……快……快……快……我要到了……快!快!!!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剧烈的高潮,女孩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用力揉搓起自己胸前的巨乳来……很难想象,如此娇小的身体是如何拥有这样一对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巨乳的,更令人更加感到惊讶的是,女孩身上还穿着一件银华学园的女生制服,然而那件轻薄的夏季制服早已不堪重负,胸前衣襟被巨乳高高撑起,衬衫的纽扣被几根细细的棉线紧紧地绷住,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脱而去……

  「哈……哈……呼呼……姐……姐姐……主人……要理奈……穿了姐姐……的……制服……姐姐的制服……好小噢……理奈……理奈……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啊……啊……噢……噢噢!啊……轻……轻点啊……啊……啊……」
  理奈口中的「主人」,此刻正惬意地半躺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怀中一个半裸的金发萝莉正奋力地用自己娇小的菊穴上下套动着「主人」怒涨的肉棒。

  金发萝莉身上粉色纱质的公主裙被半脱到腰间,一段白得耀眼的身体暴露在房间内诸人的目光之中。在那粉雕玉琢般的幼体上点缀着两颗嫣红的樱桃,在那樱桃的顶端,还穿着一对银制的乳环,小巧的乳环被残忍地穿过萝莉的幼嫩乳头,衬托得微微隆起的胸乳愈加娇艳欲滴。而这淫虐一幕的始作俑者仿佛还嫌不够一般,在乳环上还挂了几个精巧的铃铛,伴随着萝莉身体的摇动,铃铛也上下翻飞,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煞是好看。

  萝莉那一头耀眼的金发已经汗湿涔涔,散乱的发丝贴在红扑扑的脸蛋上,萝莉原本清澈的碧眼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目光无神的聚焦在远处,连原本固定在发髻上的小王冠掉了下来都浑然不觉。然而哪怕意识已经接近丧失,小萝莉仍不忘努力挺动自己的腰肢,夹紧肛穴,竭力服务「主人」的肉棒。

  「啊……啊……啊……主人好棒……主人的大肉棒要把妮娅插死了……啊……啊……啊……啊……主人加油!主人插死妮娅吧!啊啊啊啊妮娅要死了!死了啊!啊!啊!主人把妮娅艹死了!」妮娅的童音稚嫩,而内容却又那么淫乱不堪,散发着令人血脉贲张的魅惑气息……这一幕让人不禁感到惊讶,这样一个外表纯洁无暇的萝莉,到底是怎样变成天使与魔鬼,纯洁与淫荡的矛盾体的?

  伴随着阵阵激烈的抽插,妮娅像白馒头一般的无毛小穴被插在肛穴中的巨大肉棒从后面顶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在绽放的蓓蕾顶端一个同样挂着铃铛的银制小环穿在萝莉的肉芽上,将妮娅充血敏感的肉珠强制暴露在外,每动一下,小环便扯动一下阴蒂,反复的刺激让妮娅的小穴泛滥成灾,透明的淫水混合着前一次射入的精液从小穴里一直流到肛穴,给正在抽插的肉棒提供额外的润滑。
  然而那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妮娅的肛穴褶皱已经被完全撑平到几乎透明,仿佛下一秒就要裂开一般,而萝莉依然毫不在意地上下套动,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毫无顾忌地叉开,配合穿着同样质地长统手套的小手支撑住身体,每一下抬起萝莉都几乎将腰身挺成水平,只留龟头卡在肛穴出口,然后再用力直坐到底,还不时前后左右旋磨一番,口中淫词浪语不断,务求「主人」从生理到心理上都得到最大的享受。

  此刻站在暗门出口的理纱和恭子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景,自己的巨乳孪生妹妹正在被一个还需要垫着脚才能够到沙发的巨根正太插穴,而学园的理事长正享受着一个穿着乳环阴蒂环的金发萝莉的菊穴服务……理纱费力地解开自己的校服纽扣,露出衣下紧贴住全身的奇异黑色连身丝袜,再缓缓地跪下……而身边的恭子早已脱下白大褂,翘起巨臀缓缓爬向主人的方向,雪白丰满的躯体上被红色细绳勾勒出一道道淫虐的沟壑……

  「淫奴理纱,淫奴恭子,恭迎主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