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星(神)改编】(09)【作者:剑君13恨】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到了中午十二点后,拉拉录完影带着萌萌准备回家。萌萌说:「妈妈,我想吃粉圆。」拉拉说:「好,我们等等就去买。」

  萌萌开心点点头,带着萌萌来到卖粉圆的摊贩后,点了一碗粉圆,拉拉喂着萌萌吃粉圆,这时候那个妇人跑出来把萌萌给抓走,拉拉急忙说:「这位太太,为什么你一直要找我麻烦,把萌萌还给我。」

  那妇人说:「与其把这小女孩交给你这个车模卖肉的,不如把她交给我,我会把她扶养得很好,让她叫我妈妈。」

  拉拉哭着说:「拜託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把我女儿还给我。」两人一直拉着萌萌,萌萌哭着说:「好痛阿!妈妈。」

  妇人说:「乖女儿,不要哭,妈妈带你回家。」一旁摊贩看得都不知道要怎么帮忙。

  这妇人转身想跑,吉爸终於找到她们母女俩了。萌萌说:「吉阿公,救救我。」吉爸说:「好,萌萌不哭,阿公来了。」

  妇人说:「你这老不修,你现在还要为外面女人来对付我吗?这是我们的女儿阿!」

  吉爸暗想:「这妇人果然精神有问题,之前怎么都没察觉到,真是老糊涂了。」
  吉爸正在思考要怎么应付这个精神有问题的妇人,於是看到旁边有水枪,吉爸直接向摊贩拿了水枪,用水枪直接往妇人脸上射水过去,副人眼睛被水射到都看不清楚,吉爸马上把萌萌抢过来,拉拉马上抱着萌萌赶紧离开,妇人怒气说:「赶快把我女儿还给我。」

  妇人拿起旁边的水果刀要刺向拉拉,一旁摊贩赶紧把她得手制止,但妇人拿刀子乱挥,每个人都往后退。「把我女儿还给我。」妇人破口大骂拿着刀子冲向拉拉面前,拉拉叫着一声刀子插了进去,拉拉睁开了眼,拉拉哭说:「吉爸。」吉爸在危急一刻保护着拉拉母女俩,肚子硬身身挨了一刀。吉爸说:「还好只是刺到肚子而已。」没多久吉爸失血昏倒在地。

  一旁摊贩赶紧叫救护车把他送去医院,而警察也赶到了,把那妇人抓起来后又送进精神病院,这一次这妇人必须强制治疗,而警察也派人守护着精神院,不让那妇人在跑出来。在医院里,吉爸失血过多,但还好没有大碍,医院里刚好有库存,所以紧急帮他输血,才让他捡回一命,但还是必须先住院。

  在吉爸这段住院期间,吉妈早上来照顾吉爸,晚上回去照顾自己的妈妈,晚上则是换拉拉来顾,就是故意将这两人错开。在这个晚上,吉爸身体好很多了,但肚子还是伤口在,无法做太大动作。晚上八点拉拉来探班,并煮了鱼汤给吉爸,拉拉说:「吉爸,喝这鱼汤对身体很好,我喂你喝。」吉爸当然愿意,於是拉拉用汤匙舀起汤喂着吉爸。

  喝了一个小时候终於把汤喝完,拉拉说:「警察告诉我了,那位妇人是个精神病患,她已经被送到其他精神院了。吉爸,你三番两次救我跟萌萌母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才好。」吉爸说:「这没有什么,换做任何一个人也都会这样做。」拉拉笑笑收拾东西,边收东西边看到吉爸手正在抓着下体,想着:「这几天吉爸住院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做太大动作。」

  收拾完东西后,看着时间晚上十点多,其他病人也都在休息了,拉拉把病房门关上后,走到吉爸病床前,将他裤子脱下来,吉爸说:「拉拉,你要做什么?」拉拉说:「这几天你都无法做动作,你看你的肉棒都这么大一直都无法缩下去,我来帮你忙。」

  拉拉把肉棒夹在胸部这边。

  「喔………拉拉,你胸部真棒阿,好软阿………蹂得我肉棒都变大了。」吉爸现在只能在床上叫着。拉拉说:「今天就让我自己主动。」

  拉拉把全身都脱掉后,跨坐在吉爸肉棒上面,然后慢慢插进去后自己上下抽插,左右摆动,双手还自己揉着胸部。

  拉拉边自己动边叫着。

  「喔……这样动好爽,还没有更深入,自己动都无法插得很深……嗯嗯……哦……不过好舒服……哦……欧………ㄜ阿……吉爸的肉棒一下子就变粗了,这是我的功劳喔……是我胸部乳交让你肉棒变大的………嗯哼……欧欧……好爽阿………虽然还不够深,但我会自己让肉棒插到我深处得……欧欧」

  吉爸说:「拉拉,今晚要辛苦你了,你要自己动。」拉拉说:「不会,我没什么好报答你的,只能用这身体还。」

  「呀……啊啊……吉爸……ㄜ阿…………我……爽死……爽死我了……欧欧…………你肉棒爽死我了………嗯哼」

  这时候护士正在巡逻,听到病房门有声音,於是偷偷打开房门一看,居然看到拉拉坐在吉爸肉棒上面自己动着。

  「嗯哼………欧欧……好爽阿……虽然自己动,但是因为是你的肉棒,所以我很爽喔…………欧欧……胸部也是自己揉得……好爽阿」

  护士偷看着自言自语说:「这老先生真厉害,躺在床上还有办法让年轻女孩这么爽,每次大夜班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不如看一下。」

  护士边偷看也是边自己自慰着。

  吉爸说:「拉拉,现在换骑乘式的。」拉拉点点头,然后拉拉趴下去后,吉爸把肉棒插进去后说:「自己动吧!我现在还不能动。」

  拉拉又开始自己抽插小穴,那个护士边自慰边小声说:「那肉棒看起来好大,也好想被插进去。恩………恩」这护士受不了走进去。

  两人都吓了一跳,护士说:「看你们的样子真受不了,一夜情也好,不然的话你知道大夜班的护士有多无聊吗?」

  护士把衣服也脱掉后和吉爸吻着,拉拉开始边自己抽插边叫着。

  「喔……好爽好爽阿………吉爸肉棒变得更大了…………我快爽死了………喔喔…………嗯哼………好棒阿……肉棒插到深处了……欧欧………嗯哼………人家爽死了,吉爸肉棒在里面动着,让我小穴好热好爽阿…………嗯哼……欧欧…………我要受不了了…………好爽阿………人家快被你的大肉棒搞死了啦……欧欧欧」

  吉爸说:「若不是我现在不能太大动作,不然的话早就让你叫声连连了。」拉拉说:「你会复原得,到时候我就会叫不停了。」

  接下来护士躺在床上,吉爸用手指插进护士小穴,肉棒被拉拉抽插着,两个女人在病房里面不断呻吟淫叫着。

  「好棒阿!手指也把我搞得好爽……嗯嗯………………要是肉棒能插进我体内我会更爽的…………呜呜……手指用得很大力……呜呜…有点痛阿…喔喔……嗯哼……欧………好爽阿………我快不能了,越来越想要了………欧欧…………嗯哼……好爽阿……老先生的手指好强阿………人家被搞得好爽阿」

  「喔喔……吉爸肉棒变得更粗了,我被你肉棒搞得好爽,虽然是我自己抽插得………欧欧………好爽阿………人家快爽死了………嗯哼………快不行了,我快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高潮………我高潮了」拉拉终於自己动到高潮了。

  为了明天工作,还要带女儿去上学,拉拉穿上衣服先回去了。吉爸说:「护士小姐,现在换你了。」护士很开心,吉爸把肉棒插进去后开始抽插了,护士也被插得淫叫不断,双手拉着被子。

  「老先生……喔喔……你去哪练的……怎么那么会抽插,连那个年轻女孩都可以被你搞得好爽…………现在的男人很少都没有你那么厉害……插深点,顶到我子宫……欧欧……好爽阿……肉棒插得人家爽死了……喔喔………欧………今晚真的好满足阿………欧欧……肉棒变好粗阿………欧欧………高潮了」

  没多久这位护士也高潮了,穿上衣服后跟吉爸说她很满足,於是离开后就去交接值班,吉爸也躺在床上睡觉。吉爸的伤过了两个星期后终於复原,但车展早就结束了,吉爸无奈得跟吉妈带着岳母回到高雄这边生活。吉爸伤好了之后继续在外面行走,吉爸虽然想打电话给拉拉,但碍於她工作又要照顾萌萌,所以没有打。

  从回到高雄后两个星期,吉爸都很惦记於跟他有关系的那些女孩子,但现在暑假最后期间活动特别多,所以根本没时间陪,甚至回家时间都没有。无聊得他跟着其他老人坐着车来到展览馆这边,展览馆这边这几天都办资讯展,吉爸走进去后展览得都是资讯、电脑类的,吉爸边走边看。

  吉爸无聊边走边看,走到一半却听到:「吉爸,你是吉爸吧!」他回头一看,居然是拉拉,没想到她会在这里,吉爸说:「拉拉,你怎么会在这里,萌萌呢?」拉拉说:「因为这几天工作都在高雄,萌萌又要上学,所以先把她寄在我的朋友那边。你的伤好了吗?」

  吉爸说:「伤都好了,我要找你时候你已经离开台东了,要打电话给你怕你要工作又要顾小孩,所以就没有打电话给你了。」

  拉拉说:「原来是这样,我等等就休息了,等我一下。」吉爸点点头,於是坐在旁边,看着拉拉还有其他资讯展穿着如此性感的女孩,让吉爸很欲火阿!
  到了休息时间,拉拉来找吉爸聊天,两人在里面吹着冷气,拉拉说:「所以你们都回南部了。」吉爸说:「是阿!」吉爸一直看着拉拉穿资讯服的样子,拉拉很明白的,於是两人来到厕所里面,然后把门关上,还好这厕所够宽大,拉拉说:「上一次在医院你不方便做太大动作,现在可以了吧!」吉爸说:「可以了。」拉拉说:「要让我叫不停喔!」

  拉拉把裤子脱掉,内裤里面居然已经湿了。吉爸坐在马桶上,然后拉拉跨坐肉棒上面,接着吉爸动着她得腰,拉拉被摇到发出呻吟声了,虽然很小声,但也是隐约有听到。吉爸说:「有多久没有和你做了,肉棒都快受不了。」

  拉拉说:「我也是,每晚都想着你自慰才能睡得着,吉爸,把我这个婊子干了吧!」

  [ 啊啊啊……吉爸肉棒终於又在我里面了……哦ㄜ…………阿呀……哦……爽死了……啊啊……好爽……啊啊……吉爸这次好用力……哦哦……人家真得被搞到叫不停耶……啊……喔喔……好爽阿…………没有你的肉棒日子我都快疯了,人家真是很骚阿………都要你的肉棒来能满足我…………欧欧欧]

  「啊啊……好棒啊……好粗啊……嗯……嗯……啊啊……大肉棒干得好爽啊……嗯嗯……啊……我要被大肉棒干死……啊……嗯嗯……啊!人家好爽好棒阿……我成为吉爸肉棒的俘虏………吉爸,干死我吧」吉爸的大肉棒狠狠地抽插着湿透的小穴,让拉拉放声在厕所大叫。

  吉爸说:「叫这么大声,不怕会引起其他人来观看吗?」拉拉说:「谁叫你把我干得这么爽,人家真的叫不停。」

  吉爸说:「真是个淫荡女人,等等把住址给我,我每早晚都去找你,让你不寂寞,好吗?骚货拉拉。」

  拉拉点点头说:「反正萌萌在北部,我可以尽情的当你地下情人。」吉爸说:「那叫老公来听听。」

  拉拉说:「老公,我爱死你了,也爱死你的肉棒。」

  「嗯嗯……啊……啊……老公,干的老婆我好爽……嗯嗯……老婆很爱老公的肉棒的……啊啊……爽啊……嗯嗯……大肉棒在干我耶……啊啊……用力干……嗯嗯……干死我这个母狗……老公大肉棒干得人家好爽啊……啊啊……嗯哼……我要爽死了,垂先欲死了……阿哈……嗯哼………喷出来了」

  「啪!还以为是谁,这不是吉爸,又找上别的女孩了。」吉爸大吃一惊,打开门的竟然是小雪和荞荞,没想到她们也在这个资讯展里,小雪说:「吉爸,这几天没陪你,所以你又找上其他人了。那现在我有空,我也和拉拉姐一起来爽。」
  荞荞说:「既然你们都要,我也参一脚。」两人也脱下裤子后,吉爸轮流插着三女,让三女淫叫不断。

  「嗯嗯……啊……啊………小雪好久没被吉爸的肉棒插了,好想念你干我的日子……啊啊……好爽阿……啊啊……用力干小雪,就和以前干我……嗯嗯……人家需要被你干……大肉棒得小雪好爽啊…吉爸的肉棒把小雪干得跟母狗一样………欧欧……嗯哼………好爽阿…好棒阿」

  荞荞说:「吉爸,我也想要,你以前也干过我的。」吉爸说:「不要急,一个一个来,现在换荞荞了吧!」荞荞委屈点点头,她坐在马桶上,吉爸把肉棒插了进去,然后开始抽插,拉拉和小雪则是互相添着吉爸身体。

  「恩压!吉爸的肉棒跟阿全一样好爽………欧欧………好棒阿……吉爸肉棒在里面粗暴着动我小穴,人家快被搞到受不了……欧欧………嗯哼………好爽好棒阿………欧欧………好厉害阿……肉棒几乎跟阿全得一样,阿全也好久没和我做了………吉爸也可以………欧欧……嗯哼……干死我吧………欧欧」

  拉拉、小雪、荞荞三人轮流在厕所里被吉爸用肉棒搞着,叫声也都挺大的,让吉爸一直干着三女好爽。接着吉爸把拉拉得胸贴紧在厕所门前,肉棒插进去小穴里面,小雪和荞荞都被吉爸用电动棒搞着都受不了,三女一直在厕所里淫叫。
  吉爸说:「你们三个都好像母狗般一直往我这边来索取肉棒。」

  拉拉说:「因为在吉爸面前我们就是一只母狗阿!在继续干我,不然得话我们休息要结束了。」

  「欧欧……吉爸,好爽阿…………小雪和荞荞都被你搞得好爽好爽,你的肉棒越来越猛了……欧欧………嗯哼……老公,我也一样,操人家小穴好爽,操我胸部更爽………人家很欠操得……欧欧……在继续用肉棒干我,人家今晚要被你凌辱……欧欧……老公,要去了……欧欧……要射了」

  吉爸激烈抽插的叫着:「老婆!我要射了…」

  拉拉胸前被吉爸快速抽插到淫乱叫着:「喔……老公…射进来……喔……一起高潮…嗯。」

  终於拉拉达到高潮后,紧接着换小雪和荞荞也都高潮了,吉爸更拿出了跳蛋出来要求她们塞进小穴里面,小雪马上塞了进去。

  吉爸问说:「对了,你们三个跑来这里,虽然说休息,但应该还是有人工作吧!」

  小雪说:「其实这种展览会有一些不知道潜规则得,你走出去就知道了。」吉爸走出去后,看到一些展览女孩和其他客人做性爱工作,甚至连那漂亮的女主持人也是,看穿着都是外拍得女孩。

  荞荞说:「那些和客人性交得展览女孩和女主持人都是找那种外拍女孩的,和客人聊天吸引他们买东西,客人如果不愿意买,这些女孩子都会用自己的肉体拜託客人买东西,买完后这些女孩就会把客人带到厕所这边和他们性交,所以刚才除了我们两个来厕所后,又有其他女孩子带着客人去厕所做性爱。

  相对得只要买超过五千元得话,便可晚上带回家和资讯女孩在过一夜,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展览。你看,那里又有一个女孩带客人去厕所了。「

  万万没想到展览还会有这种规则,果然是卖肉的。但重点不在这里,三女继续工作后,吉爸按起跳蛋开关,隐约看到三女脚在发抖,但都隐忍不发出声音,吉爸暗想:「跳蛋里面参有了利尿粉,就算能够隐忍,但却会很想上厕所,小小恶作剧一下。」

  吉爸把跳蛋强度在开一度,小雪和拉拉都已经忍到不能再忍,最后拉拉说:「好想尿尿,不行,要尿出来了。」

  没多久三人终於受不了跳蛋跳动,吉爸趁机关掉,但三人却已经尿洒展览馆,还好有安全裤和内裤,并没有太明显。吉爸临走前,拉拉给了他旅馆住址,吉爸拿到住址后准备离开。拉拉在他耳中小声说:「老公,今晚我会洗好等你来辱我的,看看能不能帮萌萌生个弟弟或妹妹。」

  吉爸说:「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我去找你。」拉拉点点头,然后继续工作着。接着只要拉拉在高雄这段时间,吉爸每晚都会去找她,持续了一个星期后,拉拉高雄工作结束回到台北。

  在车上拉拉传手机给吉爸说:「老公,最近我发现到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后才知道已经有身孕了,萌萌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吉爸说:「那你们还要继续待在台北吗?搬来高雄我会方便照顾你们。」拉拉点了一个开心图案给他,之后拉拉果真搬到高雄,房子离吉爸住的地方只要几步路就到了,也让吉爸继续方便偷情,是照顾拉拉和萌萌,还有未出世的小孩。
  在陈总公司这边,他怒气说:「可恶的J先生两兄弟,每次计画都被破坏,真是可恶阿!你们想想办法对付J先生。」

  手下甲说:「关於这个计画一直破坏的事情,那是因为除了J先生以外,还有他弟弟阿全、他得助理大吉以及他爸爸,J先生的人这么多,反倒是我们这边都没有可用之人,鸡排妹有时候都藉你名义在外面买许多名牌包包,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我建议是必须要多找几个可以帮忙的人,否则凭我们根本无法斗那些人。」

  陈总说:「你说得那些我知道,我也一直在寻找可用之人,但始终没有人肯跟我合作,那些金字塔顶端的人最多也只出钱,也没说调几个人给我,你要我怎么办?」手下甲说:「那么寻找UnderLover如何?」陈总说:「为什么是找UnderLover。」

  手下甲说:「UnderLover得胡睿儿最近有和一名毒枭见面,我怀疑他正在吸毒,如果能巧妙用这一点控制他得话,那代表连林采缇也会成为我们这边的人,不过必须暗中先跟那毒枭连络,让那毒枭帮我们做事。」陈总说:「恩!那就让你去办了。」手下甲离开后就开车出去了。

  今天一早,在这金瓜石这边,胡睿儿和林采缇在这边走,胡睿儿说:「采缇,你看看这边多漂亮。」说完他得手正在蠢蠢欲动。

  林采缇说:「千万不要做出那种踰越的行为,你都不告诉媒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让你碰。」

  胡睿儿说:「采缇,你也知道我现在事业正不错,你的人气也很高,等到稳定一点我们在公开如何?」

  林采缇没好气得说:「稳定,我们两个这样子已经五年了,还不算稳定,那要怎样才算稳定。」

  两人开始有些口角摩擦,胡睿儿也没说什么,只好让她骂,但他心中也是非常怨怒的。

  当林采缇走得比他远的时候,胡睿儿握紧拳头想着:「你在得意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爬上你的床的,让你后悔今天跟我叫嚣。」

  胡睿儿也跟着她后面走,离开金瓜石后胡睿儿送林采缇回家之后他往其他地方去了,他开着车来到了一座码头,他下了车后往里面的废空屋走进去里面,里面已经有一个人在那等着了。胡睿儿说:「王老闆,让你久等了。」

  眼前这王老闆就是毒枭,卖毒给胡睿儿的人,王老闆说:「胡先生,这次货物跟上一次一样,只不过份量有点重而已,你看看。」

  王老闆把箱子打开,里面都是毒品,还有安非他命,胡睿儿说:「感谢王老闆,这边是今天的钱,拿去吧!另外我想问你,你有在卖迷幻药或者催情粉这种东西吗?」

  王老闆说:「迷幻药我没卖,不过倒是有在卖催情粉,我身上虽有,不过我要提醒你,这种东西只要加一点点就会让人神智不轻、有点头晕现像,加太大量的话会让人身体灼烧,你我合作多年,这包催情粉就当作给你的赠礼,希望以后继续合作愉快。」

  胡睿儿拿着那包催情粉后说:「这是当然,希望王老闆以后继续跟我合作。」
  胡睿儿把毒品都带走后,手下甲走出来说:「王老闆,你做得很好,这是给你的钱。」

  王老闆说:「谢谢,不过他买催情粉要做什么?」

  手下甲说:「还能做什么,当然用那包粉让林采缇被迫和他上床。他得成员告诉我,虽然他们地下情五年,但林采缇始终不让他得逞,我刚派人暗中跟着他们,证明他得成员没有骗我,我看他得眼神就知道,他想上林采缇,所以我才会把催情粉先给你,因为他绝对会问你这个毒枭的。」王老闆说:「陈总这招可真狠,我先离开了。」

  王老闆离开后,手下甲也回去覆命,在陈总公司里面手下甲正在回报过程和结果,陈总说:「这次很好,但还是要小心变数。」

  手下甲说:「我明白,这一次我们是低调的进行,没有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别担心J先生会搅局。」

  陈总说:「恩,派人好好看着,明天在跟他们接触就好了。」手下甲说是后马上离开了。

  在胡睿儿家中,成员杨琳和邵海玮都拿着毒品正在吸毒中,杨琳说:「好棒阿!感觉轻飘飘感觉,没有烦恼。」

  邵海玮说:「吸完后压力减轻好多,没有烦恼,我们去夜店玩吧!」胡睿儿说:「恩!我约林采缇。」接着胡睿儿打电话约林采缇后,杨琳和邵海玮先过去夜店,胡睿儿则是去载林采缇。

  在夜店这边人山人海,三男一女订一个包厢坐在里面,邵海玮说:「今天人真多,不如我们也去跳舞如何?」

  胡睿儿说:「恩,你们先去吧!我先在这边休息一下,我有点累了。」於是杨琳、邵海玮跟林采缇先去场上中央跳舞,胡睿儿见状,偷偷得拿那包催情粉,先洒一点在林采缇所喝得那杯饮料里面,刚好躲在一旁的手下甲用手机拍摄着。
  在跳舞的林采缇也因为平常工作压力很大,所以跳起舞来特别起劲,把烦恼都抛开云外。其他来跳舞的年轻人看到眼前有好多个辣妹,都纷纷往旁边靠过去,趁着热舞伸出鹹猪手,虽然不知道那些女孩子知不知道,但林采缇也是边跳后面的人也是偷摸,但跳得起劲的林采缇根本没有发觉到自己被偷吃豆腐,让后面偷摸着人摸得很爽。

  胡睿儿想要去找林采缇,但这里人这么多,根本无法找到,他只好坐在包厢这边看情况了。

  跳着跳着有点累了,林采缇回到位置上坐着后,喝下那杯被下药的酒,胡睿儿在旁边看着,喝完后林采缇问说:「你不下去跟大家一起跳舞吗?」胡睿儿说:「不用了,我在这边看着你们跳舞就好了。」林采缇也没回话,於是继续上去跳舞,她跳着跳着结果头开始晕眩了暗想:「奇怪了,头好晕,是我太累了吗?」还不知道自己被下药的林采缇以为工作太多所以头晕,她跳没多久就先去厕所洗脸。

  但她走路摇摇晃晃的,胡睿儿见时机已经成熟,於是走进去里面说:「采缇,你怎么了?」林采缇说:「我想去洗脸。」

  胡睿儿说:「好,我带你去厕所。」胡睿儿搂着林采缇走出去夜店里面后,招一台计程车,坐上车子后带着林采缇回到她家,回到她家后,胡睿儿见到林采缇已经昏昏欲睡,把她带进去屋子里面,在扶她去她得房间,把她扔在床上。
  胡睿儿说:「终於被我逮到这次的机会了,认识五年你都不让我碰,采缇,那你就别怪我了。」

  胡睿儿把林采缇的衣服钮扣解开,在脱掉她得裤子,接着胡睿儿自言自语奸笑说:「林采缇,今晚过后你就是彻底是我的了。」

  为了怕预防变数,胡睿儿又拿出催情粉,大量的加在白开水里面让林采缇喝下去,接着胡睿儿开始用手摸着她得胸部,嘴巴慢慢的在奶头这边绕着圈圈舔,看着林采缇还没醒,胡睿儿慢慢的舔。

  「恩……恩……恩」昏睡的林采缇稍微发出声音出来,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身体没穿衣服惊吓说:「睿儿,你要做什么?」

  胡睿儿奸笑说:「采缇,今晚无论如何你都会是我的人了。」接着胡睿儿直接舔着她得小穴,林采缇边叫手一直推开他得头,但是早已被下药的她哪有这种力气去反抗,反倒是觉得身体越来越奇怪了。

  「不要,不要阿…………喔………胡睿儿,你住手阿………阿……喔……不要舔那里,你住手阿………欧……欧……嗯哼……不……不要阿」舔完了之后,胡睿儿说:「你看看,你这边都已经湿了,还说你不要。」林采缇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接着她感觉到身体一阵灼热,暗想:「怎么会这么热。」
  林采缇感觉到身体被火焚烧一样,一直流汗着。

  胡睿儿暗想:「药效发作了,现在就看你如何来求我。」胡睿儿坐在沙发上,林采缇走出去外面,但身体灼热的她让她非常难耐,暗自说着:「怎么办,身体怎会这么热,我下面那里也好养,是他对我下药的,要进去里面找他吗?不行,找他就让他得逞了,可是我好养,身体好热阿!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

  这时候胡睿儿走出来说:「采缇,我先回家了。」林采缇说:「睿儿,拜託你先别走,我需要你帮忙,我身体好热,我需要你。」

  胡睿儿欲擒故纵生效了,他说:「你不是说不要让我碰你吗?」林采缇说:「拜託你,我真得身体热到受不了了。」

  胡睿儿说:「真受不了你,现在给我去换一件性感的薄纱在我眼前。」林采缇点点头,然后去换一件薄纱。

  十分钟后走出来,诱人的薄纱,加上那丰满的胸部、白嫩的大腿、还有薄纱里面若隐若现的肉体在胡睿儿眼前,胡睿儿说:「来帮我含肉棒。」

  林采缇说:「好。」林采缇走到他面前,然后蹲下来脱下他得裤子,肉棒在她眼前,林采缇先用手抚摸着肉棒、在用舌头舔着肉棒周围,接着在用嘴巴含下去。「恩……恩………恩……恩」边含边发出声音。

  胡睿儿说:「不愧是蛇姬,接下来用胸部来让我爽。」林采缇不敢违背,接着把肉棒放进她胸部中间,然后揉着胸部来按摩肉棒。

  林采缇说:「这样子可以吗?」胡睿儿说:「可以,我很满意,接下来去床上趴好。」林采缇说:「好。」林婇媞慢慢走去床上趴下去等着胡睿儿,胡睿儿走过去后,肉棒直接插进去小穴里面抽插,边抽插边晃动她得屁股。

  [ 哦………哦…好棒,肉棒在我里面抽插好棒……哇……好棒……爽死我了,哦耶……哦……哦哦……好爽好棒阿……好厉害,已经这么大了………插得我好爽,继续插我小穴,用你的肉棒来帮我止痒…………我身体热到受不了………欧欧……我需要有人来帮我止痒………阿阿……喔………好爽好棒阿………我快受不了了…………欧欧 ]

  看着林采缇叫成这样,胡睿儿越插越兴奋,压在她身体上捏着那两个奶头,在让她叫得更淫。

  「啊啊啊……这样子好奇怪阿……哦啊…爽死了,奶头捏这样好痛又好爽……啊啊……好爽好爽,在继续用肉棒搞我,我越来越想要了…………在用力抽啊……哦……阿哈………人家好爽阿………不行,你肉棒把我搞得好爽……但我还要更多肉棒来插我小穴,我还想要更多……阿阿……嗯哼……欧欧」

  胡睿儿淫笑说:「五年你连碰都不让我碰,现在只不过用催情粉就让叫成这样,你在床上样子可比你在萤幕面前都大不同阿!还要吗?」林采缇说:「要,我还要,在给我更多。」胡睿儿说:「好,反正我现在吸毒,这样子干人最爽。」接着胡睿儿把林采缇双脚弯曲,肉棒在插进去。

  「喔喔…………好棒阿!肉棒好爽阿……………喔喔…………我还想要继续被插,在继续插我………喔喔……阿喝……人家还要,我现在身体好热阿,……我需要更多肉棒,我好想要阿……喔喔…………欧欧欧……好爽好爽阿………喔喔…………棒死了……把我抽插得好爽,人家快不行了阿………喔喔喔………嗯哼」

  「啊……啊喔………在给我更多…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呀啊……再用力……干我………一直干我………我需要肉棒来干我小穴,这样小穴才不会痒……欧欧………嗯哼………人家快爽死了………喔喔………被干的好爽………人家快爽死了…………你肉棒把我干得好爽阿………人家快要受不了了…………ㄜ阿」

  胡睿儿说:「真是骚货一个,抽插个几次就让你爽成这样了,想被干就说,还装什么清纯。」

  林采缇说:「明明是你……」胡睿儿说:「我什么……我只不过对你下药,但是是你自己跟我说需要我的,不要我就离开。」

  林采缇说:「不…不要,是我错了,拜託你让我高潮。」胡睿儿淫笑着。
  「啊……啊……好爽……肉棒干得我好爽……喔啊……啊……嗯……我要大肉棒继续在我小穴里抽插……用力啊……好棒…大大的肉棒在我小穴里面抽插,我快爽死了……欧欧……嗯哼………好棒阿………人家爽死了………不行了………我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高潮了………高潮了……喔喔」

  林采缇高潮后,胡睿儿把精液全都射进去里面,胡睿儿说:「你今天表现不错,我先离开,希望下一次你表现会更好。」

  胡睿儿穿上衣服后就离开了,林采缇坐在床上暗自想着:「胡睿儿,你敢这样子对我,我不会放过你,居然还射进里面。」

  隔天早上,林采缇穿上衣服走出去门外,门外有一抬车子等候多时。

  陈总从车子里面走下来说:「想必你就是林采缇吧?」林采缇问说:「请问你是谁?」陈总说:「称呼我陈总就好了。」

  林采缇又问说:「陈总你好,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陈总说:「是有关胡睿儿以及他得成员吸毒的事情?」

  林采缇疑问说:「吸毒?他们居然会吸毒?」陈总说:「这边不好讲话,我们去其他地方讲。」

  林采缇点点头,搭上陈总的车后来到陈总的公司这边。

  陈总说:「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手下昨日在一座码头那边看见有人正在和一名毒枭见面,原本他以为只是有人在买毒品所以并不会去想太多,但是买完后毒枭纸跟那人说感谢胡睿儿一直跟他进毒品,我得手下才留意这件事,因为没有实质证据,就算报警警察也不会我们一面之词採信我们所说得话,不知道林小姐可否愿意帮个忙?」

  林采缇问说:「帮忙?我不认识毒枭,我能够帮什么忙?」陈总说:「当然不是叫你跟毒枭见面,是要你测试看看他是否在吸毒?」

  林采缇说:「测试?」陈总说:「是得,像这种吸毒的人就应该让他及时回头,不应该让他沉沦,你说是吧!」

  这时候林采缇暗想:「胡睿儿,原来你有在吸毒,看来报仇时机到了。」
  林采缇说:「陈总,感谢你,我想我知道要怎么做了。」陈总说:「那就期待你的佳音了。」

  说完后林采缇就离开陈总公司,手下甲说:「陈总,你真厉害,居然能够编造出一个假的事情,让这两人去互相憎恨。」

  陈总说:「接下来晚上就看看夜店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安排在夜店里的服务生都没问题吧!」

  手下甲说:「没问题,等到晚上确定后就可以行动了。」

  林采缇在路上走着,暗想:「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吸毒,难怪他一直不肯公开我们的事情,就是因为怕媒体会跟着他,迟早会查到他吸毒的真像,不过纸包不住火得,现在居然被我知道,我就不可能放过你,你对我下药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不会这样子甘休,晚上约他们去夜店里测试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在吸毒。」
  林采缇打电话给胡睿儿,但他始终没接电话,於是转给打邵海玮,通了之后林采缇就跟他说约晚上去夜店,麻烦转告其他两个人,邵海玮说他会转告,於是林采缇就挂完电话了。在工作室演练歌唱得三人,邵海玮转告胡睿儿和杨琳刚才林采缇所说得,杨琳说:「没想到采缇居然会约我们去夜店?看来睿儿对她调教有方喔!」

  胡睿儿说:「女人阿!就是要被上过一次才会乖,以前都是我让他,现在得换她听我的,晚上就去看看吧!」

  邵海玮说:「我们就快开演唱会了,凡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杨琳说:「没问题的,先来吸一下吧!」於是三人又拿毒品正在吸。

  吸完了之后三人继续忙着演唱的事情。

  到了晚上后,林采缇穿着一身休闲装,可以看见那衣服这边胸部都突出来了,还有那个热裤,穿上去之后美白的大腿让大家看得都流口水,胡睿儿吞了一个口水说:「采缇,你穿这样子真是太性感了,不过你为什么突然约我们来夜店呢?」
  林采缇说:「我知道你们最近要办演唱会,压力很大,所以约你们来玩。走吧!进去里面了。」

  在次进去里面后,他们又坐了和昨天一样的位置,四人都上去跳舞,里面哗啦一片,林采缇故意边跳舞边趁机摸着胡睿儿的口袋,看看毒品放在哪边,但始终都找不到,她暗想着:「奇怪,他没有把毒品放在口袋,会放在哪边,该不会是在包包里面吧!」

  胡睿儿说:「采缇,你今天可真主动阿!」林采缇说:「你很讨厌,跳舞本来就是这样子。」

  夜店里大家跳得热闹,这时候一个服务生走到他们的包厢假装是要帮他们清理桌上东西,却趁机在包包里面放了毒品,接下来「通通不许动,警察临检。」警察突然来临检,搜查每个人身分证,接着服务生故意走到胡睿儿那边的包厢,把他包包用下来,从包包里面掉出来两包白粉,警察看到问说:「这包厢是谁坐得?」

  林采缇说:「是我们坐得。」警察看了一下林采缇他们的身分证,然后说:「你们可知道这两包是毒品,你们居然敢吸毒,把他们都带回警局。」警察把胡睿儿他们都带走后,林采缇说:「警察先生,毒品是他们带来的,跟我没关系。」
  很明显林采缇想要撇清关系,但警察可不会纵容,一并带走。

  胡睿儿、杨琳、邵海玮和林采缇坐上车后被带去警局,陈总和手下甲走出来说:「你这次做得很好,接下来就是先把林采缇保出来,另外把这件事情昭告媒体,让大家知道林采缇和UnderLover吸毒。」

  手下甲说:「没问题,我现在马上请律师去保,顺便打电话告诉媒体这件事。」手下甲马上去办事情。

  在警察局里四人正在验尿着,胡睿儿等人都默默不说话,林采缇说:「那个毒真得是你们的?你们真的有吸毒?」

  胡睿儿心知无法在隐瞒下去,於是说:「没错,我们真的在吸又如何,我们压力大所以吸毒,那又如何?」

  林采缇说:「不如何,我可不想跟你们一起死,反正我又没吸毒,等等一下子就能够出去了。」

  胡睿儿怒气说:「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翻脸不成。我现在才回想,为什么你要一直摸我口袋,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杨琳说:「采缇,睿儿说得是真的?你早就是知道了吗?」

  林采缇说:「没错,早就有人告诉我这件事情了,约你们来夜店就是要确认这个,想不到还没确认到,警察就来了。」

  胡睿儿想都没想过自己被林采缇阴了一次,怒上加怒,但现在在警局又不能做什么,这时候手下甲带着一位律师前来把林采缇保出去,手下甲说:「林小姐,陈总要我派人来保你,你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所以你可以出去,等等签完名就可以出去了。」

  林采缇说:「替我谢谢陈总。」警察让林采缇签名后,林采缇就立刻被保出去了。

  林采缇走出去,手下甲说:「林小姐,陈总想见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去见他。」林采缇点点头说:「恩,我要跟他道谢。」於是坐上手下甲的车子后,开往陈总所住的地方了。在车上林采缇问说:「我想请问,为什么陈总要保我,我和他只不过见一次面而已。」

  手下甲说:「我想应该是陈总很欣赏你,我们做属下的从来不敢去问老闆在想什么,不如等等你直接去问他就好了。」

  林采缇说:「恩,说得也是。」到了陈总得住处后,手下甲护送林采缇进去,里面陈总早已等待多时,陈总说:「林小姐,坐吧!」

  林采缇坐下后说:「陈总,多谢你保我出来,只是我们一面之缘而已,为什么要保我呢?」

  陈总说:「这个我们明日再说,现在你先好好休息。」林采缇说:「你帮了我一个忙,那我应该怎样报答你?」

  陈总说:「你要和我上床吗?」林采缇说:「如果这是你保我出来的理由得话,那么陪你上床又如何?」

  陈总说:「我跟胡睿儿不同,我需要你是自愿跟我上床,而不是我对你下药。」林采缇说:「我明白。」说完林采缇走到陈总旁边坐在他得腿上,抚媚的说:「胡睿儿是利用催情药材让我爽的,你有办法让我更爽吗?」林綵媞的手挑逗着陈总的脖子,又在他耳边吹气,陈总暗笑说:「得到手了。」陈总说:「既然你主动送上来,那我可不能让你飞走了。」

  陈总抱着林采缇走到房间去,把林采缇放到床上,把她的衣服撕掉,也把他衣服脱掉,然后双手揉着那丰满的胸部,还捏这她得奶头,让那两颗晃动着,陈总淫笑说:「这胸部就是要这样子弄才过瘾,要柔又要捏才能够让女人淫叫。」
  林采缇说:「你真是一个坏蛋,不过好棒。」

  接着陈总蹂着揉着完了之后接激吻林采缇,接着陈总把林采缇得脚抬高,然后舌头舔她得阴道,让林采缇发出叫声了。

  「喔………喔后………不要,舔那里很奇怪的………那里很髒的,不要舔…………喔喔………不可以,我好奇怪阿…………恩亨……好热,被舔得好热阿………嗯哼……好奇怪,好棒阿………喔喔………那里被舔得好养好热阿…………都是陈总的口水…………喔………不……不要阿……欧欧……嗯哼………这样子我好奇怪了阿…………小穴都被舔得好髒了…………喔」

  陈总说:「喔!小穴很髒,那应该是被太多人舔过了吧!」林采缇说:「才……才没有。」陈总说:「算了!反正不重要。」

  接着林采缇从床上起来后用胸部帮陈总乳交着,边蹂口水边流下来,陈总说:「看到我的肉棒流口水,很飢渴喔!」

  林采缇说:「没有。」她暗想着:「除了当初和我上床的那一个人以外,这是我见过第二个肉棒很大的男人。」

  她说得就是J先生。林采缇说:「这样子可以吗?」陈总说:「我很满意,要肉棒就趴下去。」

  林采缇马上趴在地板上,陈总把肉棒缓缓插进去林采缇小穴里面,然后说:「这么简单插进去了,看来你被很多人搞过。」

  陈总开始抽插,还趴下去揉着胸部,让林采缇边被插边揉着,又发出更淫的淫叫声。

  「啊啊……这肉棒好大好粗阿………喔……插得我小穴满满的,真是好棒阿…………这样好爽……嗯嗯……哦……好舒服,好棒阿……被插得跟母狗一样爽……好爽阿……真是厉害阿……胡睿儿怎么能够跟你比……喔……你比他还要厉害,肉棒也比他大好多,又好粗阿………喔喔喔……嗯哼………肉棒粗粗的插得我好爽………喔喔」

  「啊……舒…服……啊啊……顶到我的深处了………喔喔……好棒阿……陈总肉棒好大,在给我更多你的肉棒………我还想要你的好多好多………真是令人兴奋阿……喔喔………把我干得真爽,陈总,在继续干我…………喔喔………用你的肉棒在继续干我的小穴………喔喔………阿……爽死人家了………喔喔」
  林采缇欢快的呻吟着,表情是多么的淫荡和妩媚,让陈总插得非常兴奋,接着林采缇转过来,手扶在地上,整个人浮空,让陈总插更进去里面,陈总还扶着她得腰,手还捏着她得奶头,边抽插边晃动,林采缇边叫着嘴巴里流口水出来,看看她有多爽就好,陈总淫笑着。陈总说:「我的技术让你满意吗?」

  「好……嗯嗯……满意……啊啊……我好爽阿……这样子的技术让我太爽了……呜阿!呜阿……再……用力点……奶头捏得我好痛,肉棒却插得我好爽…人家想要更多你的肉棒插在我体内……喔喔……嗯哼………干得好爽……在继续干下去………好爽阿………里面都啪啪响着……喔喔」

  陈总说:「想不到你越来越淫荡了,想要我的肉棒,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林采缇说:「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陈总说:「这可是你说得,那我就让你继续让你淫叫吧!」接着陈总把林采缇丢到床上,把她脚打开,然后肉棒继续插进去,然后抓紧她得手舔她得腋下,让林采缇叫得比刚刚更淫更荡。

  「哦喔……喔!好棒……嗯阿……好棒…用力……用力干我……阿阿!对…陈总的大肉棒插的我好舒服,在里面响着……对,干死我,把采缇跟母狗一样干死……干到爽死我了……嗯阿……好棒阿………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喔喔………好爽好爽……喔……人家好爽阿………采缇很欠操得……所以你要赶紧把我操死………喔喔喔」

  「啊……陈总……喔后……求求你继续干我……插我……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继续干我………喔喔………就算我沉沦在肉欲里面我也甘心……喔喔………好爽阿……大力插我……啊……陈总的大肉棒……把我干得好舒服。好爽……喔喔……人家好爽阿………爽到快疯了……ㄜ阿……ㄜ阿………喔喔」

  林采缇沉沦在陈总肉棒得抽插技术下,让陈总越插越爽,陈总说:「差不多该结束了。」林采缇说:「那就让我们一起高潮。」

  「啊啊……不行……哦……要爽死了…好爽好棒……啊啊……用力干我,用肉棒继续操我……哦哦……陈总,我要去了……要高潮了………喔………欧………让我们一起高潮………阿阿………喔……好棒阿………要去………我要去了……喔……泄了……高……高潮了……阿………高潮了…呼呼………喔」

  在一阵激烈抽插下林采缇终於高潮了,陈总躺在床上抽菸,林采缇去洗澡,洗完出来后穿上男人的衬衫,那看起来更是凸显出不一样的性感,林采缇说:「陈总,感谢你给了一个这么愉快的一夜,但答应你的我会做到,你要我做什么说吧!」

  陈总说:「帮我做事,至於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的,先睡觉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林采缇类到睡觉,隔天一早陈总带着林采缇回去,不过陈总刻意绕道胡睿儿他们所租得住处,林采缇问说:「陈总,为什么来到这边?」陈总说:「他们今早被我保出来了,想说你应该会想去看看得。」林采缇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去看看,进去里面后只看到胡睿儿继续在吸毒,没有反省的意思。

  胡睿儿看到林采缇,脸上表情一脸愤怒,让林采缇感到害怕,林采缇说:「你怎么了?」胡睿儿说:「你说呢?」说完抓着林采缇的手把她压在地上,林采缇惊吓说:「胡睿儿,你想做什么?」胡睿儿一脸淫笑说:「干你阿!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变这么悽惨。」说完直接脱下她得内裤,肉棒直接插进去,一旁杨琳和邵海玮都走出来舔着她得奶头。

  「不要阿……喔………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喔喔………不要阿……阿阿………你们三个这样子对待我一个,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子………阿阿………喔………不可以阿………好养阿………胡睿儿,把你的肉棒抽出来………喔喔………喔………你们好过份阿………阿阿……不要阿……喔喔喔……恩阿」

  怒气的三人搞着林采缇,让林采缇完全无法动弹,胡睿儿一脸淫笑说:「你这骚货,不给我上,难道你要给其他人上吗?」

  林采缇说:「至少他们的肉棒比你大许多,哪像你只会靠下药而已。」杨琳说:「好了,不要多说,我们三个轮流插暴她。」

  胡睿儿点点头,然后继续插她。但没有多久,陈总破门而入,大喝说:「你们在做什么?」

  林采缇看到陈总出现,马上跑过去他后面,没有多久警察都来了,这次在他们家找到毒品,但因为林采缇也在场,所以必须先带走她,陈总跟在后面跟去警察局,没多久检验证明林采缇没有吸毒,所以把她放走,但因为这件事加上上一次夜店的事情,让胡睿儿和林采缇五年地下情曝光,两人原本婚事也告吹了。
  陈总带着林采缇来到他公司后,林采缇在他肩膀上哭,陈总说:「还好我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进去。」

  林采缇说:「胡睿儿,看来他不放过我,但我不解得是你为什么要保他?」
  陈总说:「你们两人有五年的感情,所以我以为你不愿让他待在警局,看来是我做错了。」

  林采缇说:「没关系,我不怪你,是他先错再先,那就别怨我了,从今以后我跟他一刀两断,不如我跟你如何?」

  还没等陈总回话,林采缇主动坐上他大腿,然后手很自然的将他裤子拉炼拉开,林采缇也把内裤脱掉,小穴直接跨坐肉棒上面,陈总暗自笑着,然后楼着她得腰动着肉棒,让林采缇边淫叫边互吻着。

  「阿哈……阿哈……好棒,跟胡睿儿得简直是不能比………你的肉棒比他更好更大又更粗……又把我小穴都插满满的………喔喔………人家好爽阿………喔……喔…陈总动得我好奇怪……但是好爽阿………阿阿………嗯哼……恩………棒死了………这肉棒把我干的好爽………喔…跟着你说不定每晚都被你操着……阿阿阿」

  陈总说:「真是个骚货,看来你以后必须跟我了。」林采缇点点头,陈总把林采缇抱到沙发上,陈总肉棒再插进去,林采缇边叫胸部边膨胀着,表情越来越迷人了,陈总也插得很爽。

  「喔喔………好爽阿………好棒阿……陈总的肉棒变得可真粗,真是越来越爽了……里面满满的液汁都流出来了……喔……喔……再给我更多,我会更爽的……把你的肉棒插更深一点……喔喔………喔………真是棒阿……喔………好爽阿………人家要爽死了………这骚穴把我干得好爽………人家跟一只母狗一样爽死了……阿阿」

  「ㄜ阿………好厉害好爽阿……喔喔………嗯哼………陈总,把我这骚货干到爽……喔喔……我要去了………要去了……阿阿……好棒阿……去了去了………高潮了………骚货高潮了……喔……嗯哼……棒死了……你的肉棒」

  没多久林采缇终於高潮了,高潮后的她穿上衣服后说:「陈总,你还没有说要我做什么事耶?」

  陈总说:「反正你现在跟着我了,从今以后我们公司衣服代言就交给你了,当然我们也还有另外一个人帮忙代言,只是她最近比较忙,所以我需要人手。」林采缇说:「恩,那我先离开了。」

  陈总点点头,等林采缇离开后,陈总也离开公司,来到户外,那边已经有人在等待了,陈总说:「这件事你做得很好,杨琳。」

  没想到杨琳竟然会和陈总私下见面,杨琳说:「我已经照你建议,公开记者会说吸毒我和林采缇并不知情,检验出来我也没事,多亏你偷偷请人帮忙我,不枉费在住处我传讯息给你要你破门而入,并且报警,让胡睿儿和邵海玮成为我们合作的替死鬼,也把林采缇送给你当礼物。」

  陈总说:「连胡睿儿都不知道你早就有背叛他们了,跟我合作把林采缇得到手,至於毒枭王老闆,这傢伙不定时炸弹,我也让人去报警抓他了,现在你有何打算?」杨琳说:「我先出国一段时间再说吧!不过演唱会事情可能要落空了。」
  陈总说:「如果需要的话,我先让人暂时把他们出来,让你们完成演唱会。」
  杨琳说:「那还真是感谢你了,我先离开了。」

  说完后杨琳就离开了,陈总也跟着离开了。UnderLover因为吸毒案得是情逐渐走向下坡,而林采缇名气虽是受到影响,不过检验出来她也没事,后来转向去陈总公司帮忙代言衣服,但也因为有阿全从中作梗使得陈总衣服无法在专柜上卖,林采缇不愿见到这样子结果,所以和百货公司高层人员陪睡觉换取专柜,让陈总公司有了一点点转机,但也因为这样让林采缇走向沉沦的肉欲里,无法自拔。

  下星期有一场建筑设计的研讨会,很多建筑同行的人都会受邀参加,就连J先生也不例外。收到邀请函后,J先生虽是看得很平淡,毕竟对他来说什么功名权利都只是浮云而已,不过既然对方都邀请他参加,他不出席也对人家说不过去,早上准备出门时候,「叮咚!」有人按他门铃,他去开门,门一打开居然是李燕。
  J先生说:「你是李燕?」李燕说:「学长,这么久不见我这个大学学妹,都不认得我了吗?」

  J先生说:「认得,之前在新闻有看到你的新闻,后来又在戏剧看你的演出,看来你最近过得很不错,只不过你今天突然来找我,我才是觉得很惊讶。」
  J先生请李燕里面坐,并到了水给她喝,喝了一口水后她说:「是这样的,原本我常去的那间孤儿院最近要重新装横,但我不知道要这谁帮忙,后来想想学长过去是念建筑的,出社会后又帮了许多公司、艺人许多房子设计,想了想只好找你来帮忙了,就请你这学长来帮忙我这个小学妹。」

  J先生说:「既然我这个小学妹都开口了,我这个学长怎么能不关照一下,先带我去看看我在做评估吧!」李燕点点头,然后和J先生前去孤儿院了。到了孤儿院后,因为颱风肆虐关系,这边树木都倒榻了,连窗户都被吹破了,老师们都在帮忙清洁,另一个老师则带着小朋友打扫地上。

  J先生说:「这次颱风天还真是比之前的还要大,连这里都遭殃,如果要重建的话,得必须花一两年时间才能用好,为什么不找新的地方呢?这样子不是比较方便吗?」

  李燕说:「其实你说得我早就提出来跟院长他们说过了,只是政府给他们的经费不够,以他们孤儿院的钱来说的话,根本买不起,但是又不希望这些小孩子没有住的地方,所以很烦恼,但是把这些小孩子送到其他孤儿院,又得迫分开,又要跟新的小朋友重新建立新的友情,对他们也不是好事。」

  J先生暗想:「想不到居然又是孤儿院,当初跟小萱认识也是在孤儿院,也是因为经费不足关系无法请到比较有名的艺人来孤儿院做表演,看来孤儿院的问题必须要好好想个办法来解决。不过,我怎么会突然想到小萱的事情,可能最近都跟她相处太久了,所以现在脑子都想到她,总觉得我好像很久没有和小岚连络了,反到是常常找小萱,这怎么回事。」

  满脑子疑问的J先生暂时不去想这些问题,於是和李燕先走一走,院长不在里面,这些老师们也都在忙,不好打扰他们。两人离开孤儿院后找一间便利商店买个饮料喝顺便讨论事情,李燕说:「学长,看完之后你还是觉得要找一间新的地方比较方便吗?」

  李燕看着J先生,想听听他得看法。

  J先生说:「就像我刚才说的,孤儿院这边因为梅莉颱风关系被破坏很严重,甚至很多东西无法修复完全,窗户就是一个例子。如果真得要重新装横好,那得必须要耗费大笔资金买建材,还要请人来装,装横好后还有其他许多东西要买,我刚看了一下,电风扇、冷气很多都已经故障了,连冷气都不凉了,床铺几乎也都潮湿的,这些也是要花一大笔钱,加起来估算来说的话一两百万跑不掉,我想那边的经费应该也才二十多万左右。

  就算有这笔钱好了,那在重新装横改修过程中,那些小孩子要去住哪边也是个问题,如果换个地方的话,还可以省一大笔钱,只要出一些钱买其他东西就可以了。「

  李燕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如明天我去找院长商量看看,可是就算要换地方,一时之间要去哪里找容下这几些小朋友的地方。」

  J先生说:「这个我会帮你留意看看的。」李燕说:「还是学长最好,那就拜託学长了。」李燕喝着咖啡笑笑着。

  J先生说:「不说这个了,你现在过的还不错吧!」

  李燕说:「一个人还挺不错的,有时候两个人商量还会吵架,意见不合。真是不懂,为什么家庭和事业不能两边兼顾,一定要放弃一边呢?」J先生说:「毕竟有头有脸的豪门或者政治人士都希望另外一半低调就好,尽量不要出现在镜头或者电视里面。」

  李燕说:「所以学长也希望自己以后另外一半必须要在两边之间做选择啰?」
  J先生说:「我跟你们不同,我只是个设计师,不是什么风光人士,我很低调的。」

  李燕说:「ㄏㄏㄏ!是吗?说到这个,从来没有听起过学长的家庭背景,我都不知道你家中有谁。」

  J先生说:「那不重要,反正他们还活着就对了。饮料喝完了,那我先离开了。」李燕说:「恩!学长慢走。」喝完饮料后两人离开便利商店。J先生回到家后,正在想着孤儿院的事情,边想边用电脑查一些资料,J先生暗想:「每间孤儿院收人都有一定得量,超过他们也无法负荷,那么该找哪一种房子给他们呢?」
  他想着想着,接着又想着:「恩!我怎么没想到还有那间房子,赶紧打电话给小燕。」J先生打电话给李燕。

  李燕接起来说:「学长,这么快就打给我了,有什么好消息吗?」J先生说:「恩,明天方便出来谈话吗?」李燕说没问题,然后互相说晚安后电话就挂断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