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6)【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六)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吓人……天啊!!!」止不住内心的惊骇,王阿姨这40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尺寸,自己丈夫和眼前这个小孩的肉棒一比较,简直就像是蝼蚁和巨像的区别。

  被高贝宁巨物惊吓的王阿姨,现在大脑内一片混乱,像个提线木偶般,老老实实的跟着高贝宁的手,抚摸着巨大炙热的肉棒。

  「来,王阿姨,好好的看看我的兄弟,等会它会给你无穷的快乐……」高贝宁双手按在女人肩膀上,将这个和自己个头差不多的女人,自己同班同学的母亲按倒在自己的胯下,让女人美丽的脸庞正对着自己勃起的肉棒。

  或许是淫糜的环境,或许是空白的思绪,内心极度不安紧张的王阿姨,异常乖巧的蹲在高贝宁的胯下,双手捧着那根硕大的肉棒,女人的鼻翼不住颤抖着,巨物散发的浓烈雄性气息不住地往她鼻子里窜。

  高贝宁低头看着风韵的同学母亲,赤裸的蹲在自己的胯下,那诱人紧绷的黑丝,那带来无限情趣的高跟鞋,那向后撅起的肥臀,加上女人无神又虔诚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肉棒,那无法言表的刺激让高贝宁的肉棒在女人的手中不住跳动。

  「王阿姨,给我舔舔,很有意思的……」居高临下的高贝宁双手扶住了女人的头,将自己的大肉棒往女人的脸上捅了过去。

  「不要……不……」呆呆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肉棒,女人终于有了反应,悄声的侧着脸,躲了过去,让大肉棒杵在了脸上。

  「哈哈,有趣!!!王阿姨,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还想救你的宝贝儿子,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高贝宁一边用自己的肉棒在躲闪的女人脸上摩擦,感受着王阿姨娇嫩的脸庞,一边肆无忌惮的威胁着这个可怜的同学母亲。
  「难道,你真的要这样折磨我,才会放过我的桐儿么?」哀怨的王阿姨,继续保持着俯身在高贝宁胯下的姿势,双手依旧捧着男人的肉棒,只是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高贝宁,痛苦的双眼直直的看着高贝宁。

  「王阿姨,我是喜欢你,才会想要得到你,不过你放心,我说话算数,只要你听话,过了今晚,我保证你的儿子会平安无事……」高贝宁温柔的抚摸着女人带泪的俏脸,给予了女人一个准确的保证。

  这一刻,高贝宁的渴望,王阿姨的纠结,让这个豪华的VIP病房陷入了极度的安静。

  「来吧,王阿姨,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你要相信我,你也只能相信我,不是么?」居高临下的高贝宁,捧着女人的头,再一次将自己的勃起的肉棒往女人的嘴送了过去。

  这一次,王阿姨没有躲闪,悲惨的她保持着屈辱的跪姿,浑身不停的颤抖,娇嫩的肌肤浮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认命的闭上眼睛,任凭男人的巨物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王阿姨,张开嘴吧,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

  两行清泪顺着女人的脸颊无声的低落,她不知道今晚做的决定是否真的值得,但是她知道,如果今天高贝宁不能得到满意的结果,那她的儿子绝对会被送进监狱,那她的宝贝桐桐这一辈子真的就完蛋了。

  「呕……」从来没有被男人肮脏的阳具进入过的口腔,终于被高贝宁的肉棒捅了进来,口腔内的异物,和内心难以抑制的恶心感,让王阿姨胃里不住的翻腾。

  「爽,真爽,王阿姨,把嘴在张大点,别让牙齿刮着我的兄弟……」高贝宁的肉棒终于进入到了自己同学母亲的嘴里,让自己肮脏的生殖器占有了同学母亲的口腔。

  「呜呜……呕呕……」王阿姨本能的想要将口腔内的入侵者推出去,可是那坚硬如铁的巨物牢牢地捅在她的嘴里,死死地抵在她的食道口。

  再也克制不住内心激动的高贝宁,用手控制住女人的头,然后开始耸动起自己的肉棒,在女人的口腔内开始抽插起来。

  初次被男人口暴的王阿姨,完全就是被动的将嘴巴送给高贝宁玩弄,一无所知的她被不断进出的肉棒打乱了呼吸,加上被龟头堵住呼吸道,她开始感觉到了缺氧。

  高贝宁越捅越快,越捅越深,娇艳的熟妇乖巧的附身在胯下,对同学母亲的占有,不一样的快感让高贝宁舒爽的不行。

  而被高贝宁肆意玩弄的王阿姨,现在只能翻着白眼,死死地抓住高贝宁的双手,让自己不至于晕倒在地,口腔内的唾液止不住的低落在凸起的乳房上,在灯光下她的乳房反射着淫糜的光彩。

  「啊……啊……王阿姨,我要射了……啊……」高贝宁的肉棒越来越快,将王阿姨粉嫩的小嘴磨得一片通红。

  突然,高贝宁浑身一抖,急速抽插的肉棒突然之间停了下来,那根巨大到吓人的巨物深深地插在女人的口腔深处。

  「呕!!!!咳咳……」好不容易被高贝宁放开的王阿姨,失去了男人扶持的力量,翻着白眼,无力的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的干呕着,嘴角上布满了男人射出去的精液。

  「呼呼呼……王阿姨的小嘴真是太美妙了……」气喘吁吁的高贝宁躺在病床上,大汗淋漓的看着虚弱趴在地上干咳的同学母亲,雪白的肉体跪爬在肮脏的地上,娇嫩的肌肤随着咳嗽轻轻的颤抖,那蔓延到女人神秘下体的黑色更是增加了无穷的乐趣。

  「魔鬼,你就是一个魔鬼,呕呕……你,你……」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口暴的王阿姨,现在羞愤欲死,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能让儿子免去牢狱之灾,她居然被丈夫之外的男人直接射精在口中,甚至还吞下了无数肮脏的精子。

  「哈哈哈,我是魔鬼?难道你现在不是在和魔鬼做交易么?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只有我这个魔鬼才能救你的儿子?」高贝宁任凭布满精液和女人唾液的肉棒挂在胯间,赤裸裸的对着地上的女人,继续折磨侮辱着同学的母亲。

  「为什么?老天爷,我从没造过孽,为什么要这么处罚我……呜呜呜……」甚至高贝宁说的没错,这个淫邪如魔鬼的男孩才是救她儿子的唯一选择,但是内心的不甘和无助,让她只能趴在地上痛苦。

  「好了,王阿姨,别再躺地上了,过来我身边,来……」高贝宁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床,示意女人,让她过来。

  被男人口暴的屈辱,让王阿姨在这一刻羞愤的无以复加,在地上痛苦流涕,根本顾不上高贝宁的话。她痛恨自己对丈夫的背叛,加上对儿子不懂事的埋怨,让她感觉到了绝望。

  「王阿姨,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难道你想前功尽弃?你想想你儿子那小身板,真不知道这几天在警察局里吃了多少苦……啧啧啧……」高贝宁抓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身后,舒服的躺在病床上优哉游哉的说道。

  还趴在地上难过痛苦的王阿姨,一听到高贝宁的话,想到自己那身子单薄的儿子,从小没吃过苦的儿子这几日在看守所不知道被人怎么欺负,她的心就揪了起来。

  「快来吧,还想什么呢?你今天来不就是想救你儿子么?磨磨唧唧的拖延时间,吃苦头的还不是你那宝贝儿子……」

  王阿姨尽管知道自己现在像是一个下贱的娼妇,对她来说是奇耻大辱,但是她又不得不在高贝宁的欺负下委曲求全。

  颤颤巍巍的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过着黑色的双腿都没有力气站起来,平时穿的极其舒服的高跟鞋,现在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只见这个超级豪华的VIP病房内,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正舒服的躺着,一个走路都颤抖的女人,浑身上下不着一丝,穿着一双黑色丝袜,踏着高跟鞋,走向了病床。

  「这才乖么!!!来,王阿姨,躺倒我身边……」看到这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同学母亲,这么乖巧的躺到了自己身边,高贝宁兴奋的胯下之物有事一阵的跳动。

  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高贝宁坐直了身子,从上而下的仔细欣赏起自己同学母亲的赤裸肉体。

  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王阿姨,现在紧张的心跳都快蹦出胸口。她仿佛能感觉到,男孩那炙热的眼神扫视过自己裸露的肌肤,那如同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让她呼吸都感觉到了急促。

  对高贝宁而言,这个雪白的肉体就像是一个随时可以享用的甜美糕点,已经毫无抵抗的躺在了自己的餐桌上,任自己玩弄和调戏。

  四十来岁的熟妇不同于张怡那样的少妇,更多了一股成熟的魅力,比之少妇更加夸张的丰乳肥臀,极其华丽的诱惑着高贝宁的性欲。

  虽然岁月多多少少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但是这让高贝宁对她更是多了一种征服欲,这种感觉让高贝宁觉得自己真的是横跨了这二十年,占有了一个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

  更让高贝宁兴奋的是,这个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居然是自己同班同学的母亲,还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个焦桐的亲生母亲,不伦的交媾让高贝宁觉得自己完完全全的战胜了焦桐,因为自己直接把他母亲操了。

  看着闷不出声的王阿姨,高贝宁嘴角淫邪的一笑,突然就翻身直接骑在了女人的肚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啊……你……」被高贝宁突然袭击的王阿姨被吓了一跳,睁开眼就看到高贝宁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内心慌乱的她,急忙躲闪自己的视线,根本不敢和高贝宁的眼神有任何的交集。

  「怎么了,王阿姨,你就这么怕我啊……哈哈哈……真是一对豪乳……」高贝宁看着羞愤到双脸通红的女人,双手把玩拨弄着女人赤裸的双乳。

  「你还想怎么折磨我……我……我……」在这一刻思绪已经混乱的王阿姨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也不知道今晚的自己还要接受什么样的侮辱。

  「哈哈哈,你觉得这是折磨么?今晚的时间还长着呢……我们慢慢玩,你会知道我的长处……」说着,高贝宁用自己的肉棒在女人丰满的乳房上轻轻的敲打着。

  「呜呜呜……」无力抵抗男人的残暴,又不敢转身逃跑的王阿姨,只能看着恶魔骑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玩弄自己的肉体,而她只剩下默默地哭泣。

  「这么大的乳肉,不好好利用真是浪费……」高贝宁无情的蹂躏着熟妇的豪乳,一边用力的掐着娇嫩的乳头,给女人带去剧烈的疼痛,一边用手残暴的拍打着雪白的乳肉,让白皙的乳房印上了殷红的掌印。

  「疼……啊……轻点……啊……不要……」这恐怕是王阿姨这四十年来最痛苦的一天了,娇嫩的身躯被男孩如此残暴的玩弄。就连她的丈夫这些年来都没有这样暴力对待过她,剧烈的疼痛让她只能哀声求饶。

  「哈哈哈,你求我啊,求得我开心了,我就放过你……」听到女人哭泣的哀嚎,高贝宁更加用力的虐待着王阿姨的乳房,巴掌声在空荡的病房内‘啪啪’作响。

  「求求你,求求你,我,啊……我真的受不了了……小高,小高,王阿姨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呜……」这一刻,王阿姨真的疼的不行,男孩的虐待让她的虚汗不断的往外冒,不断挣扎的四肢在床上狂乱的飞舞。

  「好,你把自己的乳房捧起来,快点……」

  「好好好,我这就捧,我这就捧……不要再折磨我了……」王阿姨在剧烈的疼痛中,顾不得廉耻,顾不得尊严,急忙捧起了自己的乳房,往胸口中间用力的挤压,本就丰满的乳肉,在高贝宁的注视下,高高的隆起。

  「哇……真……真特么的大……」高贝宁终于停止了对女人的虐待,暂停的剧痛也让王阿姨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高贝宁低下头近距离的观赏起王阿姨硕大的乳房,那晶莹剔透的肌肤,隐隐约约都能看到下面的血管。

  「啊……轻点……」高贝宁一口就将女人的乳头含在了嘴里,慢慢的用舌头感觉那乳头的味道,时不时的用牙齿撕咬。

  「捧好了……」高贝宁看着两个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乳房,那深邃如深渊的乳沟深深吸引着高贝宁的视线。

  看着自己勃起的巨大肉棒,又看着女人捧着的硕大乳房,突然心生一计的高贝宁像是发现了新的玩具,开心的哈哈大笑。

  「王阿姨,来,将你的淫肉捧好了,不准动……」女人闭上双眼,不敢去看高贝宁对自己乳房玩弄和折磨,只能听命他的吩咐,将自己的两个乳房紧紧的挤压在一起,任他品尝。

  「哇……真……真的可以,好爽……操……爽死了……」高贝宁居然将自己的胯下之物,从女人紧闭的两个乳房之间插了进去,就像是热狗一样,在饱满的双峰之间来回的抽插。

  「你……这怎么可以……你……」察觉到一样的王阿姨,偷偷的睁开眼一看,发现高贝宁居然在她的双峰之间抽插。

  「哈哈……王阿姨,你真是一个极品的尤物,这一对大乳还可以这么玩……爽……爽啊……」高贝宁根本不管女人抵触,更加疯狂的在她的乳沟之间抽插。
  那异于常人的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王阿姨的乳沟,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高贝宁的肉棒居然插透了女人的乳房,硕大的龟头从上面插了出去。
  看着在自己视线下进进出出的龟头,王阿姨觉得这根肉棒简直粗长的吓人,就像是一个恐怖的蛇头,准备随时吞噬自己。

  「张开嘴,舔我的宝贝……呼呼呼……」看到自己的宝贝直接穿透了女人的乳房,再生一记的高贝宁吩咐女人用嘴去服侍自己的宝贝。

  「不可能……」王阿姨没想到,这个高贝宁小小年纪居然有这么多折磨女人的手段,现在不单单是在玩弄她的乳房,竟然还想要她主动的用嘴去舔舐他的龟头。

  「不可能?不可能?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不可能……快点……」高贝宁正操女人的乳沟操的上瘾,王阿姨的拒绝让他火冒三丈,双手掐住女人乳头就是一阵用力的折磨。

  「啊……不要,要死了……啊……」王阿姨就像是濒临死亡一般,那撕心裂肺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好在这VIP病房为了保证病人的隐私,隔音效果非常棒,要不然整个医院都要被王阿姨的尖叫惊醒。

  「你听不听话……嗯?!!!」

  难以承受的剧痛让女人紧紧抓住床单的双手青筋都暴了起来,一双美腿用力的绷直,黑色的丝袜都快被汗水湿透了。

  「我听话,我听话,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啊……呜呜呜……」王阿姨不在估计什么尊严,不在抱着侥幸的心里,现在她只想高贝宁停止折磨她,要她干什么都行。

  看着哭泣的女人听话的张开了嘴唇,小巧可爱的香舌慢慢的探了出来,认命的舔在了高贝宁血红巨大的鬼头上,征服的成就感让高贝宁的怒火暂时的压制了下去。

  「认真的舔,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不好好听话,我就继续折磨你……」高贝宁一边用自己的肉棒猛烈的抽插着女人的乳沟,享受着女人香舌的服务,一边用言语威胁恐吓着这个无助的同学母亲。

  「呼呼呼……再把你这对淫荡的乳房捧紧点……快……呼呼呼……」

  在高贝宁的命令下,王阿姨只能被迫用屈辱的姿势将自己的双乳紧紧地挤压,让男孩对自己的乳房做出淫荡的抽插。

  悔恨的泪水无助的低落,湿透了枕头,她能怪谁?怪那个老老实实的丈夫没有本事,不能拯救他受辱的妻子?还是责怪闯下滔天大祸的儿子,连累他的母亲被人玷污?

  谁都不能怪,而谁都有责任,现在她已经快四十岁了,却被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的男孩,自己儿子的同班同学,放肆的骑在自己的赤裸的身上随意的玩弄,而自己,甚至要主动的捧起双乳让他品玩。

  王阿姨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都疯了,现在她经历的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是那么的让她难以置信。

  或许这真的就是一场梦,等梦醒来的时候,作恶的魔鬼不见了,自己的儿子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看书,自己的丈夫在厨房为了晚饭忙碌,自己的家还是曾经那个温暖的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