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驭奴随笔-乃木坂春香的婚前H指导】【作者:wcjush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言:此乃催眠YY文,合理性神马的都木有……剧情时间在男女主角定下婚约之后…………

             *********

  「春香,我是妈……妈妈,呃……今天你带……唔……裕人回来……有些婚前的事……事情交待一下。」

  正陪着綾瀨裕人逛街的乃木坂春香突然接到了母亲乃木坂秋穗的电話,觉得电話中母亲的声音有些古怪,伴随着间断的呻吟喘息,不由问道:「妈妈,你没事吧?」

  「没……没事……有些小感冒而已……啊……」

  然而事实的真相可不是什麼感冒,在乃木坂大宅中,打电話的秋穗一手拿着电話,一手支在梳妆台上,镜子中的她浑身赤裸,眼中满是情欲,正承受着身后一名痴肥男子的奸淫,一对美乳被用力搓揉成各种形状,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吞吐不停,滴滴淫液溅落一地。

  这名胖子叫做猪口太郎,原本只是这个世界中的一个咸鱼龙套,白城学院中的一个籍籍无名的学生,对于和他一样平凡的綾瀨裕人居然能够获得校园女神的亲睞,内心充满了嫉妒。也许就是这股强烈的妒意,竟然让他意外的获得了异界淫魔神的传承,骤然获得强大力量的他发誓要让过去瞧不起他的女人全都成为他胯下的淫乱性奴隶。

  正好他的父亲是乃木坂家的园丁,利用这个机会,他成功的获得来此打工的机会,借机使用淫魔神的力量催眠的乃木坂家的女主人,黑暗的欲望终于开始了……

  ……

  「妈妈,我回来了。」

  「进来。」

  当乃木坂春香拉着綾瀨裕人推开门的时候,竟然看见自己的母亲赤身裸体像一条母狗一样的趴在地上,一个面目猥琐丑陋的胖子在母亲身后不断耸动着身体,发出嘖嘖的声响。就在她正要张嘴惊叫的时候,只见那个胖子眼中闪过一道红光,她和裕人好像都忘记了什麼似的摇了摇头,接着春香平静的问道:「妈妈,他是谁啊?」

  「哦……你们可以叫他猪口主人,是一名性爱指导师,专门为夫妻间进行性……性爱指导……呃……我和你爸爸就……就是靠主人的指导才婚约……啊……婚约美满的……你们快要结婚了,所……所以需要主人的指导……啊啊……」
  秋穗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介绍有多麼的淫乱变态,居然还在此时达到了高潮,整个身体痉挛抽搐着,大量的淫液从蜜穴中喷洒而出。看见这一幕的秋香觉得浑身燥热,私处传来了潮湿感,而裕人的裤襠亦同时鼓起了一个大包。

  「原来如此,太感谢猪口主人了,快帮我做性爱指导吧。」

  春香的脸上露出了解和欣喜的表情,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是多麼的不合理。
  望着无知的少女,猪口太郎吞了吞口水,将大肉棒从瘫软的秋穗体内抽出,就这麼袒露着站了起来,问道:「春香,你还是处女吗?」

  这个问题让春香感到了一丝羞耻,面若桃花的望了身边的爱侣裕人一样,却点点头说道:「我现在还是处女,我和裕人的约定是要在新婚之夜将处女献给他。」
  听到春香还是处女的回答,猪口太郎更是心头火热,感觉自己的肉棒就要爆炸了,他淫笑着说道:「很好,那你就要为了至爱裕人而努力学习性爱技巧,成为一名优秀的母狗便器淫乱妻才行。」

  「是的,我一定会成为裕人优秀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的。」

  春香一本正经的大声回答道,嘴里说的却不是成为一个妻子要说的話。
  「那麼你最先要学的是口技,过来用嘴巴含住我的大肉棒吧。」

  只见春香毫不犹豫的跪在了猪口太郎的身前,丝毫不顾肉棒上精液与淫液混合在一起的腥臭味,生涩的开始了口交。与此同时,春香的母亲秋穗爬到了未来女婿裕人的身前,拉开拉链,一口含住弹出的肉棒,也卖力的舔弄起来。

  「哦,是的,就这样,要用舌头……春香你学的很快,绝对很快就能成为合格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的……」

  听到猪口太郎的称赞,春香愈加卖力的口交着,努力将大肉棒吞得更深,喉咙里发出咕嚕咕嚕的声响。在春香的服侍下,猪口太郎舒爽的低哼着,当龟头抵到喉头的软骨时,他终于按捺不住,低吼一声放开了精关,将浓浓的精液射进春香的喉咙之中,然后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更有不少精液逆流到气管中,呛得春香不住咳嗽,精液从口鼻中呛出,看起来无比狼狈。

  「全都吞下去,不能吐出来,男人的精液是一名合格的母狗便器淫荡妻最爱的美味,越多的精液才能表示你优秀的程度!」

  「咕嚕咕嚕……」春香强忍着反胃的恶心,终于将精液全都吞了下去,还用手口并用将洒落的精液添得干干净净,清纯的脸庞与淫荡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知道了,男人的精液将是我最爱的美味。」

  「接下来我要清洁你的身体,告诉我,你上一次大便是在什麼时候。」
  猪口太郎淫笑着问出了更加变态的问题,而春香却诚实的回答道:「我最近有些便秘,已经两天没有大便了。」

  猪口太郎露出一丝了然的表情,其实他早就吩咐秋穗每天晚上在春香的牛奶中下了药物,嘴上却故意说道:「没想到你的身体居然如此肮脏,要马上进行灌肠,清洁你肮脏的身体。」

  「灌肠……没错,请您马上给我灌肠清洁我肮脏的身体的吧!」

  春香一本正经喊出变态的話来,并趴在地上高高崛起了屁股,仿佛经历过无数次一样的用手掰开自己的臀缝。

  猪口太郎舔了舔舌头,取出一个注射器说道:「灌肠的同时你要大声的对裕人说出我的行动和自己的感受,这样才能让他了解到你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的决心!」

  「是的,猪口主人。」

  春香大声回答道,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是多麼的变态淫乱,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的语调有了些许的变化:「裕人,现在……嗯,猪口主人在给春香灌肠……啊……凉凉的……感觉好奇怪……又来了……这是第三筒……」
  当灌到第6筒的时候,春香的肚子已然微微隆起,猪口太郎感动注射时有了一点的阻力,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同时说道:「春香你要加油哦,成为一名合格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的基础最少要坚持到第10筒。」

  「哦……我会努力的……肚子好胀,第7筒了……裕人,春香感觉肠子搅成了一团……肚子要爆炸了……第9筒……啊啊……裕人,我一定会成为你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的……」

  「吱溜……」

  随着猪口太郎的一记猛推,10筒一共3000CC的灌肠液全都注入到了春香的肠道中,只见她的肚子已经如同怀孕一般的鼓了起来,并发出咕嚕咕嚕的腹鸣声。然而这还不是结束,他又取出一枚巨大的肛门塞,猛地堵住了春香的肛门,将澎湃的便意阻挡在体内。

  「春香,好好的忍耐,要让灌肠液在体内充分的溶解才行,这样才能清洁你体内肮脏的每一个死角。」

  話音刚落,在便意折磨下的春香突然身体一僵,接着剧烈颤抖起来,大量的淫液从股间喷出:「哦哦哦……肚子……肚子……不行了……要去了……裕人,春香要高潮了,嗯啊啊啊……」

  随着春香的高喊,裕人也同时在岳母的口中喷射出了精液。看见这一幕的猪口太郎接着说道:「裕人,我想在要帮助春香进行第二步的清洁,我会将大肉棒插入春香的处女小穴中,因为阴道和肠道之间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腔璧,这样我就可以在肏她的同时促进肠道蠕动,进而加快清洁效果。」

  綾瀨裕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什麼意义,反而点头大声道:「原来如此,太感激您了,请您把大肉棒插入春香的处女小穴吧,让她成为我的优秀的母狗便器淫乱妻!」

  「哈哈!」听了綾瀨裕人的話,猪口太郎大笑着,用手按了按乃木坂春香臌胀的肚子说道:「听到了吗,春香?你最喜欢的裕人要你把处女小穴献给我的大肉棒,快点起来吧。」

  春香在猪口太郎的催促下,强忍着便意双手捧着圆鼓鼓的肚子,分开双腿露出湿淋淋的赤裸下体,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将蜜穴对准肉棒后,猛然用力坐了下去。

  「哦!」「啊!」

  猪口太郎和春香同时叫喊了一声,不同的是猪口太郎是爽快的低呼,而春香则是痛苦的悲鸣,一丝血色混杂着淫液从交合处流了出来。

  很快的,春香就开始上下耸动着身体,仿佛是专门学习过性交技术的淫荡女一般,蜜穴嫻熟而准确的吞吐着猪口太郎的肉棒,动作越来越快,丧失处女的疼痛和澎湃的便意好像完全没有影响到她一样,隆起的腹部在重力的激荡下上下起伏。

  对面的裕人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猪口太郎和春香的交合,只感到心中不断涌现出扭曲的快感,软掉的肉棒再次怒胀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套弄着。

  「裕人,春香要坏掉了……身体好热……小穴要被刺穿了……」

  春香依旧遵从着猪口太郎之前的指示,在交合的同时大声向自己的爱人彙报着身体的感受,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将想要保留到新婚之夜献给丈夫的处女已经被另一个男人夺取,淫靡的夜才刚刚开始……

  ……

  数日后,綾瀨裕人和乃木坂春香有一次出现在了一处商店街,然而此刻的他们已经与往日完全不同的,严格来说变化主要在春香的身上,而裕人只是提着个行李箱。

  只见她的上衣是一条抹胸,或者根本只是布条,仅仅掩住了乳头和乳晕,白皙的乳房直接裸露在路人的眼中。下着是一条超短裙,整条裙子呈扇形,是依照臀型所裁,裙摆最长的地方也才堪堪掩住大腿根部,只要稍一弯腰就会露出蜜穴和肛门,双腿间有些晶莹的液体正慢慢的滑落下来。

  「这女的好淫荡啊……」

  「看,那是什麼?好像是按摩棒……」

  如此淫乱变态的造型顿时让所有的路人目瞪口呆,接着发出哗然的议论声。这些议论声令春香的身体于羞耻中愈加的火热,双股颤抖着快要抑制不住澎湃的快感。

  在行进中,他们还有一个奇特的举动,每走上一分锺,裕人都要给春香一杯水喝下。他的脑海中回响着猪口太郎的指令:今天你要亲自帮助你的最爱完成母狗便器淫乱妻的试炼,这是对她忍耐力的考验。

  原来出门时,春香今天的起床尿被限制排泄了,本来就累积了一个晚上的尿液已经让她的膀胱有了一些的尿意,加上现在连续的摄入水分,此时她的膀胱已经臌胀着在小腹形成一丘半圆的隆起。而她脚上的高跟鞋足足有15厘米的跟长,令她的小腿与脚掌完全绷直,每走一步都会刺激到膀胱中的尿意。

  「哦……裕人,我快不行了……要憋不住了……」

  春香在裕人的耳边低吟道,女性的尿道本来就短,她感到膀胱就快要爆炸了。而裕人却说道:「春香,你不是说要努力成为我最爱的母狗便器淫乱妻麼,就只剩下3杯了,再坚持一会儿!」

  当春香颤颤巍巍的喝完最后的液体,她全身都要被冷汗打湿了,长时间的憋尿让她的内分泌有些紊乱,双脚颤抖着几乎要站不住了。

  「裕人……我坚持住了……啊……来下一步吧……」

  说着,只见春香吃力的弯腰撅起臀部,遭受压迫的臌胀膀胱令她露出痛苦的表情,而裕人则撩起她本来就掩不住蜜穴和肛门的裙子说道:「各位大家,我的爱人立志要为我成为最最变态下贱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现在我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

  说着,他打开了提着的行李箱,取出里面的道具继续说道:「我想让大家帮忙替我的爱人灌肠,清洁她肮脏的身体,谢谢大家了。」

  被扭曲的裕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多麼的变态,反倒是恭恭敬敬的向路人鞠躬弯腰。顿时间人群沸腾了,很快就有志愿者上前,结果灌肠器对准了春香的肛门。

  「哦……是的,春香会努力成为最最变态下贱的母狗便器淫乱妻……灌进来了……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大家看见春香小腹的鼓起了吗?这是充满尿液的膀胱,春香睡醒到现在还没有小便呢,并且又喝下了1000CC的水,春香现在感觉膀胱快要爆炸了……」

  「呃啊啊……肚子好胀,灌肠液又进来了……压到膀胱了……春香能坚持……」

  在春香变态的淫叫声中,箱子里3000CC的灌肠液全都注入了她的肠道,但这还没结束,只听得她继续说道:「春香非常感谢大家帮助……嗯……为了报答各位……春香希望大家把小便也尿到春香的肛门里吧!」

  淫靡的气息弥漫在街道上,所有男性双眼通红的一个一个将肉棒插入春香的肛门中,不仅仅是尿液,很多人还将精液射在了里面。不一会儿,春香的肚子已经鼓得像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肚皮被撑得薄薄的,都能看到皮下凸起的血管。
  好不容易结束了,春香已经瘫在地上无意识的呻吟着,却依然夹紧着尿道和肛门,扭曲的意志真是可怕。望着浑身满是腥臭污浊的爱人,裕人的裤襠处泛起一团湿润,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射了出来。

  紧接着,他从箱子中取出一枚肛塞和尿道锁,封堵住春香的排泄权,抱起她消失在人群中……

  ……

  盛大的婚礼正在乃木坂大宅中举行着,新人接受着宾客们的祝福,然而本来幸福的画面却显得有些不协调,只见新娘子的婚纱在胸前开了两个大洞,饱满的乳房直接裸露在所有人的眼前,乳头上还穿着一对乳环,连着足有核桃大的铃鐺. 下身的裙摆从中间开叉,只有两片布条挂在大腿两侧,蜜穴和肛门同样暴露无遗,还镶着阴唇环和阴蒂环,挂着的铃鐺随着新娘子的动作叮当作响。

  所有人似乎对此都没感觉有什麼不妥,随着婚礼仪式的进行,在交换戒指的环节中新郎綾瀨裕人拿起一根直径有10厘米粗,长30厘米的巨型按摩棒插入了新娘乃木坂春香的阴道中,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到了新郎新娘给宾客敬酒的时候,乃木坂玄冬夫妇领着女儿女婿一一见礼:「这位是XX……」

  「感谢您的到来,春香先干为敬。」

  只见春香将酒倒入杯中,却不是用嘴喝,杯中底部连接着一根导管直插她的肛门,很快酒杯就见底了。

  乃木坂家族可是大户人家,亲朋好友众多,几巡过后,春香的肚子就鼓了起来,在肠道酒精的刺激下白皙的肌肤泛起的粉红。

  「春香果然不愧是乃木坂家的女儿,已经喝了不少了吧,还可以麼?」
  一个老头子笑眯眯的摸了摸春香臌胀的肚皮,举杯示意。春香挺了挺腰身道:「当然可以了,XX爷爷不要客气。」

  此时她的肚子已经跟吹气球一样的膨胀起来,从开始到现在她已经往肛门中喝了将近50杯的酒,酒杯的容量是100CC,也就是说她已经灌肠将近5000CC。

  亲朋们终于敬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桌他们的同学,这里面其实有好几个是新娘子过去的情敌。这不,其中的天宫椎菜站了起来说道:「春香,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可要好好的表现哦,如果你能把桌上的酒喝了,那麼我们的约定你就赢了,今晚猪口主人的黄金就让给你。」

  原来她也成为了猪口太郎性奴隶,所谓的黄金就是大便,如此出色的女子居然不知羞耻的争夺一个男人的大便,可见扭曲到了何等地步。

  这会儿可不是一杯一杯的喝了,只见天宫椎菜直接打开一瓶红酒开始往杯子里面倒。当一整瓶红酒全都消失后,春香突然脸犯潮红,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双眼微闭,嘴里低吟着,并微微的把那臌胀的犹如十月怀胎的肚子往前挺,双手紧紧的抓住凳脚,看来她在极限灌肠中再次达到了高潮。

  「姐姐,这样就不行了吗?」

  春香的妹妹乃木坂美夏笑道,只见春香不服气的用一只手从后背压着腰,身子都成了一个C型,双腿都蹬直了,头靠着椅背后仰,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大声说道:「谁说我不行了,猪口主人的黄金一定是我的!」

  美夏的眼中闪过一丝狡意,突然从身后拿出两支红酒说道:「姐姐加油哦,之前你喝的都是没冰过的,这两支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呢。」

  「啊啊啊……好冰啊……太涨了……肚子要爆了……膀胱也涨起来了……」
  酒一进入春香的肠道,本来撑着后背的手紧紧的抱在了身边裕人的身上,持杯的手也剧烈颤抖着,汗水如雨从身上滚落,可见她支撑的有多辛苦。

  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一分锺,两支红酒完全灌入了春香的肠道,原本就犹如十月怀胎的肚子又大了一圈,变成了多胞胎的模样,肠道吸收了一定的酒精使得她同时尿意澎湃,双眼迷离,因为太过痛苦已经满头是汗,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你们真是太坏了,居然给春香喝了这麼多的酒,我来帮她醒醒酒吧。」
  说話的是新郎的姐姐綾瀨琉子,嘴里说着一本正经的話语,却拿起了一个瓶子,将一整瓶暗褐色的液体全部倒进春香的杯子中,一股刺激性的气味弥漫开来,瓶子上印着一个大大的醋字。

  「呕……」

  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内,处于半昏迷状态下的春香突然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喉咙中发出一声怪响,在醋液的刺激下,承受极限非人灌肠的春香体内的灌肠液终于逆流而出,夹杂着恶臭粪便的污浊液体汹涌不断的从她的口鼻中喷涌而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