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央电视台女主播艳史——财经频道王小骞篇】(完)【作者:youri06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如果你在求学期间谈过恋爱,你会认为这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以至于多年后都会刻骨铭心。而能够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那便是难能可贵的真爱。

  中央二套虽然是财经频道,但是也有财经之外的生活版块,比如2000年重新开播的《为您服务》,还有到现在都还在的《交换空间》,还有一些已经被停播的益智节目等。这些纯民生类的节目博得了广大观众的厚爱,大家也不由得会爱屋及乌地喜欢这些节目的主持人,比如当年的山东大妞王小骞。但是王小骞的生活还算是很低调的。

  王小骞,1973年7月出生在山东青岛,1992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在大一新生见面会上,她见到了一个本省的老乡,来自济南的一个老实男孩谭江海。

  在1993年的寒假,两人凑巧结伴回家。王小骞发现这个比自己大半年的男孩经过一个学期的历练之后也变得健谈了起来。在拥挤的火车上谭江海说:「王小骞,听说你们那里有种宏图的烟,挺好的啊,在别处还买不到。」王小骞笑着说道:「那我开学回来给你捎两条吧。」谭江海道谢之后,两人继续有说有笑。

  不知不觉中,火车就到了济南站,谭江海得下车了,在下车的时候,王小骞感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而自己心里居然也有这种感觉。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我和他只是老乡,是普通朋友。」在火车往东继续开的路上,王小骞说服自己别胡思乱想,直到火车开到青岛站。

  短暂的寒假很快就过去了,王小骞果然遵守承诺,带回了两条宏图烟,可是谭江海仿佛忘了这事,从来不提。王小骞有点尴尬,但是也没想过把烟再送给别人。其实谭江海只是怕王小骞忘了,自讨没趣。

  1993年夏天,大一快结束时,两条烟终于到了谭江海的抽屉里,王小骞的心也被这个憨厚善良的男生所占据。

  如果说谭江海只是靠着憨厚善良的形象而占据王小骞的心,那是不可能的。谭江海平时也在教室刻苦学习,在运动场上锻炼身体,衣着整洁得体,并且阳光健谈,加上态度上的略微主动,这样才不难获取芳心。

  那时候的人还算单纯,这种追求的方式的效果在现在是要打折扣的。但是,谭江海在最初如果以不整洁的形象和猥琐的态度来接触王小骞,那他们绝对没戏。
  在经历送烟风波之后,谭江海作为感谢自然要做出报答了,基于彼此之间都有好感,两人很快地就正式在一起了。

  他们像所有的大学恋人一样,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在校园内散步,时而说着情话,时而探讨着未来,相处的非常愉快。

  但是二十来岁的人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在生物学上叫荷尔分泌蒙旺盛期,作为情侣,自然会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

  1994年6月6日星期一,和往年一样,北京地区所有的高校解除为期3天的封校。在封校的期间,所有的学生和教职工都必须停止任何形式的教学和娱乐活动,并参加政治学习。

  在王小骞看来,这个学习不是去年搞过了么,但是今年又来了,没办法。还好听学姐说,这就是敷衍上面派下来的任务。

  封校马上结束后出去玩的人不少,北京城出门的学生犹如50年前的今天,登陆诺曼底海滩的盟军一样多,而王小骞和男友谭江海却依旧在校园里散着步,说着只属于他们的悄悄话。

  天色渐晚,快8点了。王小骞突然问:「江海,你说咱们学校为啥每年都要在这几天封校啊?」

  谭江海看着女友好奇的大眼睛,看了看附近没人靠近,扭头并靠近她的耳朵,压低声音说:「据可靠消息,不只是咱们学校封校,北大清华也是,好像全北京的学校都这样吧。」

  「为啥咧?」王小骞也默契地压低声音问。谭江海继续说:「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五年前,北京不少在校大学生被敌对分子煽动,在天安门附近游行示威,发生大量打砸抢,以及杀人案。」

  「影响这么大啊?怪不得呢,」王小骞一脸吃惊地说道。谭江海的声音更低了:「影响是挺大的,校领导说决不允许议论这个,咱们有个学长,就因为这被公安局抓走,后来关到精神病院去了。」

  「好吧,不给议论那就不说呗。」王小骞感到有一丝丝的恐惧,在晚风中夹杂着袭来,弄的身上有点起鸡皮疙瘩。她握紧了谭江海的手,而谭江海也是。
  虽然令人恐怖的全国「严打」已经过去五年了,但是俩人想找一个亲密的地方还真不好找。

  当今出门,身份证是必须的。但是在以前,直到90年代初期甚至中期,介绍信还是很关键的。身份证虽然到1994年已经出现了10年,可是起的作用似乎不大。没有单位/ 学校开具的介绍信,你买不了火车票,也住不了旅店,更无法登记结婚,找兄弟单位办事人家理都不理你。

  北京城内在90年代初中期也有一些不要介绍信的「黑店」,但是你得缴纳较高的住宿费才行,这还不能保证会被联防队查房,再说了学生情侣哪能出得起这个钱啊。

  谭江海心里有主意了,但是他暂时不能说。

  晚上,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王小骞被男友要求看书,但是她心里一直觉的看不下去,可是男友在进门之前说,晚上给你个惊喜。

  惊喜就是一起坐图书馆?有些急性子的王小骞还是不明白,看着男友神秘的笑容,她白了他一眼。

  两人在里面无聊地坐着,装模作样地翻着书,墙上的钟已经指向8点了,这时管理员大妈出去,谭江海拉着王小骞的手说:「小骞,我们走。」

  「去哪儿啊?」王小骞更是不明白了,这不是多此一举么。但是谭江海说:「来这边,有好看的。」

  两人藏在高大的书架之间,谭江海把嘴贴在王小骞的耳朵旁边,说了起来。
  王小骞一听,大苹果似的俏脸顿时红了,谭江海脸上的表情,和平时的阳光的他相比就是判若两人。

  铃声响了,9点到了。图书馆要清场关门了,看着学生们出门之后,管理员开始走向里面的高大书架层,看还有没有在苦读的学生忘了时间。

  一个伸出一半的脑袋看着大妈走来,赶紧缩回去,不一会儿出现在盛满书的小推车之后。

  王小骞和男友在小推车之后躲着,两人心跳都扑通扑通的,生怕被那个大妈发现动静。

  两个人小心翼翼,看着大妈关了窗户和灯。

  虽然灯关上了,可是管理员大妈还没锁门。所以两人仍然不可以发出动静。
  四周的空气都安静极了,可是管理员又来了,她老感觉有什么不对,就打开手电筒,往里面扫了几下。

  这下可把小情侣吓坏了,他们赶紧蹲下。正忐忑的时候,只听得啪嗒一声,大门终于锁上了。

  大概过了半分钟,确认周边没有任何动静,谭江海把双手放在了王小骞的乳房上,一边揉搓一边说着:「小骞,想死我了。」说罢吻向了女友。

  王小骞何尝不想他呢,虽然和他天天见面,但是双方还难以施展更亲密的举动。平时夜不归宿会被学校通报批评,去外面的黑旅店不划算不说还提心吊胆。这时谭江海的舌头撬开了王小骞的两排贝齿。

  两条灵活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互相品尝着对方的味道。在动嘴的时候两人的手也没闲着,谭江海把王小骞的白衬衫扣子解开,而王小骞也把手伸向了他的裤腰带。

  很快的两人就把衣服脱得差不多了,这时王小骞靠着墙角,让谭江海品尝着她的一对丰乳。

  谭江海左手在抚摸着王小骞的右乳,嘴巴在品尝着右边的乳头。对他来说,这和妈妈蒸的馒头一样美味。而王小骞也发出了轻微的舒服呻吟声,在她的套弄下男友的肉棒变大了好几倍。

  大概三分钟之后,谭江海左手伸向女友的下部,右手扶着硬的不行的肉棒,摩擦着她的小穴。

  谭江海竖起了两根手指,淫笑着说:「小骞,你里面的水真多。」王小骞轻微「嗯」了一声,谭江海又把脸贴近,问:「是不是在做梦里都想着被我肏,啊?」
  王小骞低声说道:「你真坏,快进来吧。」

  谭江海还想继续逗女友,问:「让我进来干什么?」

  王小骞声音更低了,像蚊子一样:「进来,干我。」谭江海问:「怎么你?我没听清楚啊?」这时王小骞已经拿起他的肉棒,引向自己的穴口。

  谭江海看到王小骞那急迫的眼光,那眼神向他传达了明确的信号,她也受不了了,需要肉棒来止痒,自己索性也不卖关子了,把自己的大肉棒开始插入:「小骞,我进来了啊。」说罢龟头已经过了穴口。

  女友的小穴还是那么地紧,谭江海顶着肉壁的阻力,将肉棒慢慢全部顶了进去。

  在顶进去之后,谭江海直奔主题,连续的大力抽送起来,王小骞鼻子和喉咙中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女友舒服的同时自己也开始舒服起来,谭江海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大鸡巴在王小骞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而王小骞的淫水也顺着谭江海的肉棒淌出来,滴在图书馆的地板上。

  谭江海的双手也没闲着,还在揉搓着王小骞的双乳,王小骞雪白的胴体在上下晃动的同时,口中不断发出如音乐版美妙的呻吟声,闭着眼睛享受着眼前只属于他俩的欢乐时光。

  「好哥哥…嗯…哼…啊…啊…嗯嗯…好大…大鸡巴…嗯…用力…好好…爱我…好舒服…啊…嗯…喔…啊…哦…呀…别慢…嗯…哼…好美…美啊…嗯…哦…哦……」

  在女友的有所克制的浪叫声下,谭江海也不说话,更加卖力地抽插着王小骞的小穴。

  可能是两人做爱次数过少的缘故,女友的小穴还是那么地紧,夹的肉棒有想射精的冲动。谭江海知道自己若稍有放松,就可能会先缴械投降,这是双方都不想看到的。

  在谭江海低声粗喘的同时,王小骞继续鼓励着他:「啊…啊…肏死俺了…啊…哎唷…啊…啊…慢…慢点…啊!哎唷…要死了…我…要…哎…啊…啊…啊…唔…唔…喔…喔…」

  谭江海感觉有些撑不住的时候,王小骞的小穴深处喷射出了强烈的阴精,击打在他的龟头上,谭江海浑身一抖,马眼就张开了,精液喷也射出来,灌入了王小骞的子宫深处。

  ……

  第二天一早上,管理员大妈来上班的时候,已经有学生在门口等待了,而过夜的两个人也在里面装作若无其事地分开找书阅读,直到人开始多的时候才混出去。

  大妈在坐下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门口拖把杆放的角度比昨天要陡了一些,怎么回事?于是赶紧查了查,还好抽屉柜子里的东西都没丢,到书架处转了一圈,发现书也和昨天登记一样的也没有少。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后来图书馆不是那么安全了。大三下学期的一个晚上,两人由于没赶上公交车,又在通县的玉米地里爽了一次,这次让王小骞更加难忘……

  浪漫的校园生活终归是要结束的,92级的学生终于进入大四了,和其他同学一样,找工作的事情被提上日程。王小骞觉得双方都应该努力留在北京,如果毕业后分开两地,只是鸿雁传书什么的,感情再好也不现实。

  然而命运眷顾了这对情侣,大四期间,北京电视台来北广录节目,谭江海被幸运地相中,成为《北京新闻》的实习主持人。同时,王小骞以大学总成绩全班第二的优异成绩,被选拔进了中央电视台,成为国际部《每日佳节》的主持人,然后去了还不太热门的八套CCTV8,后转担二套任《为您服务》等栏目的主持人,以清新活泼的形象深受观众欢迎。直到2007年她才涉足财经栏目,参与主持《经济与法辩辩辩》。可是央视竞争激烈,虽然她能力优秀,但是有个明显的缺点:喜欢在主持的时候抢认为该抢的台词或镜头。这样做是有些不讨人喜欢,除了在生活版块还能以威望和经验坐稳,在财经板块她最多只算是绿叶。
  1992年相识,1993年相恋,1999年两人裸婚步入婚姻殿堂,由于和解达成的长期「丁克」政策,到2014年5月初才有的孩子,和圈子里有故事的人相比,他们能够一直恩爱至今,不能不说这是让人羡慕的一对。

  在大陆的媒体圈子里,有的人大红大紫,却有着不幸福的婚姻生活;有的人不是大红大紫,却有着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人,不该为自己好好考虑么?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