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乖巧女友与学弟】(下)【作者:luolan】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乖巧女友与学弟(下)

  终於到了,也许是觉得我们都不会醒来,阿庆竟然连门都没关严。透过门缝,隐隐能听到女友微弱的呻吟声。我小心把门稍微推开一点,放眼望去:只见依依下半身长裙已经消失,内裤也被扒到膝盖处,阿青全身上下衣服却是完好的,很明显还没有到最后一步。这让我松了口气。不过从两人进房到现在时间不短,以女友的力气绝不可能坚持这么久,足够他吃干抹净好几次了。别人的家里,旁边有人随时可能醒来,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细细把玩做足前戏,不知道该佩服他的勇气还是骂他胆大妄为。

  这么久的挑逗效果显而易见,依依此刻已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只见她上衣被卷到胸口,露出纤细的腰肢及光滑的小腹,再往上,少女坚挺饱满的酥胸若隐若现。头发凌乱地披在背上,小脑袋压在枕头里闷哼连连。上身趴伏,圆润的翘臀高高挺起,竟是被摆成了一个极为羞耻的狗爬式。

  两瓣臀部被阿庆抓在手里变幻出各种形状,弹性极佳。阿庆深埋在依依叉开的两腿之间,头部不停上下移动,传来咻咻的声音,显然正在用舌头舔弄着女友最私密的敏感地带,从角度来看,腿根、蜜穴、嫩菊都在他的舌头范围,动作剧烈有力,显然对嘴里的美食满意极了。依依无力地翘起屁股任他施为,小手紧抓着床单,不时从枕头下面发出一声压抑的哼哼声,大腿紧紧夹住阿庆的脑袋,娇躯随着他的吮吸一阵一阵地抽搐着。

  本来打算冲进去的我此时却有些犹豫,情况非常尴尬,贸然撞破有可能将我和依依的关系推向不可控的地步,反而白白便宜的阿庆,不如找好机会伺机而动。我为自己找着理由,静静趴在门上欣赏两人战况,手却不由自主地握住下身轻轻套弄着。

  似乎终於尝够了少女的蜜汁,阿庆支起身子,一把将依依搂在怀里,挑起着她的俏脸嘿嘿淫笑。依依脸上的潮红一直蔓延到了脖子,眼神飘忽不敢与他对视,小嘴急促喘气,娇喘吁吁的样子看得阿庆忍不住,低头一把吻上去。

  「唔……」双手只是象徵性地拍打几下,依依很快就放弃挣扎,松开牙关任阿庆舌头长驱直入,阿庆动作粗鲁而狂野,大舌头深入女友口腔探索品尝里面每一个角落,依依忘情地迎合着,红腮随阿庆的搅动微微鼓起,投入之深连我都能听到两人咕噜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

  看着女友和阿庆如情侣一般热吻,表情沉醉,动作配合,我在一边心酸不已:我的依依啊,身体上抗拒不了,心也要沦陷了吗……

  阿庆手上动作不停,从纤腰玉背一路往上,直达依依饱满的胸部。从胸罩下方伸进去抓在手里,手法娴熟地揉捏着,让她连连娇哼。大嘴几乎盖在了女友俏脸上,肆意品尝着少女香甜的口水,直到依依喘不过气开始猛拍他胸口,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嘴,随着两人唇舌分开,中间拉出一丝长长的口水线,气氛淫靡至极。
  阿庆松开手开始脱衣服,暂时恢复自由的依依却没有想着逃走,红着脸双目迷离地看着阿庆动作,甚至在阿庆伸手解她的上衣时还配合地举起双手方便对方动作,看得我郁闷不已。很明显此时的女友已经被情欲控制,阿庆对她做什么都只会顺从。

  很快两人就坦诚相待,这是依依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全身赤裸,也是她第一次看到别的男人的身体。阿庆壮硕的身体极具冲击性,皮肤黝黑,跟女友放一块对比简直就像大狗熊与小白兔,满身明晃晃的肌肉稜角分明,看得依依一脸獃滞。粗大的肉棒遍布青筋,狰狞直至,直愣愣地挺起直指依依,显示其主人强烈的欲望和目标。女友满脸羞意地转过俏脸不敢去看,却又忍不住偷偷回头,饱含情欲的眼神害怕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渴望。

  这偷偷的举动自然瞒不过阿庆,含羞带怯的样子彻底点燃了他心中积累已久的欲望,一把将依依摁倒在床,头埋在她的雪白双峰上,大舌头四处舔弄、极尽挑逗之事,时而将敏感乳头含在嘴里大力吸允。双手也各有目标,一手钻到身下在依依屁股上大力揉捏,感受那弹性极佳的美妙触感,幅度之大看的我咂舌不已。另一只手伸到玉腿中间,几根手指轮流深入少女蜜穴抽动,时深时浅,看着极有经验,不一会儿使本就湿润的洞口更加泥泞,沾的几根手指上亮晶晶的,随着抽插甚至能听到嗤嗤的水声。

  可怜依依平时跟我在床上都是规规矩矩,连姿势都没有换过,对她来说仅仅是履行女友的义务,哪里见过这般熟练的调情手法,在阿庆多点开花之下,脑袋无助地向后扬起,双手极力捂住嘴以防声音传出去,双眼迷离无神,大腿腿紧夹住阿庆的腰,浑身一阵一阵抽搐着。

  良久,阿庆抽出手指,手上湿漉漉,他放在嘴里舔舔,一脸邪笑:「依依姐的体液也是这么香~要不要尝尝,嗯?」

  沾的亮晶晶的手指在女友眼前晃晃,臊得她不敢睁眼,身体蜷缩着躲开他的手。

  阿庆更是得意洋洋:「学姐水儿真多,看我的手上全都是,真是敏感的身体!」
  依依满脸羞愧,无力反驳。小手被阿庆牵引着放到他下体上,本能地握住却又很快反应过来迅速松开。阿庆不以为意,挺着大鸡巴在依依眼前示威般晃晃,「看我的本钱足吧?光看样子就知道它有多想学姐,放心吧,今晚一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嘿嘿。」

  嘴里说着淫秽不堪的话,分开女友的双腿伏在中间,下身慢慢了压上去,看来是终於忍不住要上依依了。

  理智告诉我现在应该挺身保护女友,不要考虑什么后果,但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下体前所未有地坚硬,手上动作渐渐加大,脑海彷彿有一个声音大叫:插进去,用力干我的女友,狠狠地征服她吧!

  紫黑色的硕大龟头抵住粉嫩的肉穴,滚烫的触感让女友猛地一哆嗦,连忙闪开,随后又忍不住身子往前挺,想要重新感受它带来的舒适感。阿庆对女友的反应极为满意,挺着肉棒在小穴口上下摩擦,嘴里更是不依不饶:「依依姐的反应还真是可爱呢,想不想我进去~」

  他恐怕打错算盘了,对於依依我还是很了解的,虽然这会儿身体已经投降,但指望她嘴里说出求干之类淫话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果然,女友身体迎合着肉棒的摩擦,却不理睬他的淫话。

  「姐姐难道不想吗?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给你最大的享受~」

  依依索性扭过头去,发出一声轻哼。

  女友无声的抗议让阿庆很是不爽,动作开始加剧,伸手拨弄依依敏感的阴蒂,龟头分开阴唇偶尔进去半分,又很快抽出来,惹得女友欲火更旺,下身的空虚感让她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出声哀求却又死命忍住,紧紧咬住牙关不发出呻吟,小脸憋得通红,一双大眼睛羞愤地瞪着阿庆,满是怒火。

  外强中乾的表情自是吓不住阿庆,他嘿嘿一笑:「学姐还真是嘴硬啊,也罢,就不强迫你了~」

  硕大的龟头轻易分开两瓣阴唇往里顶去,依依的表情苦楚中带着满足,似是下体一下子接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异物,但更多的是填满空虚的充实感,只是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感觉,肉棒就猛地抽了出去,这下充实又一下子变成了的空虚。猛地抬头,看到阿庆戏谑地望着自己。

  「哎呀学姐里面太紧,一不小心滑了出来,不好意思哈哈……」

  嘴里说着抱歉,脸上一丝歉意都没有,明显故意的。

  依依倔强地看着他,紧咬嘴唇不出声,只是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看了於心不忍,恨不得在她上面的是自己,能迅速满足她,心里不住呐喊:别折磨依依了,快进去吧,难道非要粉碎她最后的尊严吗?

  阿庆不为所动,插入、拔出、摩擦、再插入,连续的动作带给依依的是充实与空虚的强烈对比,每次都得不到满足,就差一点点,随后而来的是更大的空虚,让她整个下身都酸麻起来,下身爱液汩汩的流出来。终於,大眼睛慢慢变得迷茫,声似蚊蝇:「进来……」

  「咦?学姐说什么,我没听清。」

  「插进来……用你的肉棒……干学姐……」

  依依闭上眼睛叹息着,似是对我的愧疚,又似是放弃了什么,再睁眼时已是双颊艳红如火,眼神魅惑,妩媚地瞟了阿庆一眼,声音也变娇滴滴:「来呀!干我……你不是一直~想征服学姐吗~」

  一脸勾人表情,小舌头在嘴角轻舔,清纯学姐此刻俨然化身魅人妖姬,让阿庆再也忍不住,握住依依的纤腰,向下压去,紫色的龟头再次分开红嫩的阴唇,这次没有再抽回去,伴随着女友一声似吟似泣的娇哼,一路深入,整个阴茎没入她的身体。

  两人同时轻舒一口气,彷彿合作完成了一项了不起的事业。

  依依感到粗大的肉棒塞满小穴每一个角落,与肉壁紧紧纠缠在一起,缠绕摩擦的触觉大大缓解了她积累已久的渴望,坚硬的龟头更是深入到最里面,直抵花心。随着阿庆缓慢的抽送,顶得她芳心乱颤,忍不住发出娇呼声:「嗯……轻……轻点……」

  阿庆也是舒服到了骨髓,眼前美女学姐的穴中嫩肉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温湿滑腻的绝美触感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抽动之下,里面层层褶皱与自己阴茎的敏感处来回摩擦,随着插入深处龟头顶到一片温热柔软的地方,那一定是学姐美妙的花心了。种种感官都化为刺激的电流直通大脑,真爽!

  阿庆低声嘶吼着,在最开始的适应之后开始逐渐加大抽动频率,肉棒的剧烈摩擦刺激着依依的大脑,使她分泌出更多的淫水,随着抽插带出体外飞溅到床单上,咕叽咕叽的出水声显示出她有多享受,满脸迷醉地望着天花板,小嘴中蹦出断断续续的娇呼:「好厉害……用力……嗯……」

  阿庆身子整个压下去,伏在依依胸前胡乱地啃着,双手一刻也不停歇地在依依的细腰、玉背、翘臀上来回抚摸,势要掌握身下美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依依双手抓住阿庆的头上往自己胸上猛按,彷彿这样给自己更大的快感。

  「学姐里边真紧,好舒服!」

  「讨厌……呜……好舒服……真棒……」

  一旦开了话匣就再也忍不住,此时的依依没有平时在床上的羞怯模样,淫声荡语不绝而出。

  「阿庆……亲我……快……」

  阿庆抬头寻找依依的小嘴,依依毫不犹豫地迎上去,两人亲密无间吻在一起,下身急剧晃动着,依依的一双玉腿不由地抬起环住了阿庆的腰。看到两人默契的动作,虽然已有心里准备看到,我却还是一阵郁闷,在一旁默默地打手枪。
  这般姿势抽插了几百下,阿庆支起身子,依依睁开水汪汪的媚眼看他,不知他有什么打算。阿庆在依依耳边说了些什么,正当我不明就里时,却见依依含羞带怯的白了他一眼,乖乖起身趴在床上,翘臀后挺,摆出一个极为诱惑的小狗姿势,满脸期盼地望着他。从我的角度恰好能看见依依的下身,只见鲜嫩的玉蚌因为之前的抽插未完全闭合,晶莹的春露沾在穴口的一小撮淡淡的毛发上,微张的阴唇随着主人身体的动作一伸一缩,吸引着男人进入征伐。

  阿庆也受不住这等诱惑,半跪在依依身后,扶住她的翘臀,熊腰一挺,两人同时发出满足地叹息。

  依依翘着屁股的样子很明显给予阿庆更大的满足,刚才还温柔贤淑的学姐此刻却摆出这副诱人的姿势,让他内心充满征服感,双手仿若珍宝般捧着女友的翘臀爱不释手,细细把玩。依依也感觉到更强烈的欲望,在学弟面前做出这样臣服的模样令她羞涩不已却又有一种异样的刺激,像小狗一样趴着任他肆意奸淫,羞耻的同时又充满奇妙的堕落快感,让她淫叫连连。

  混蛋,我还没有享受过这种姿势呢,我愤愤不平,怒火又化作欲火,引导自己更用力地撸动。

  阿庆大力抽查着,后入的姿势明显比之前能更加深入,每一次都能轻易抵达柔嫩小穴的最深处,直击花心,肚子与依依的臀部猛烈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强烈的力道让依依如同登仙,乌黑的秀发随着身体的挺动飘来飘去,一对挺拔的玉乳在胸前蹦蹦跳跳。

  阿庆扯过依依胳膊,身体柔韧度极佳的身体自然被拉起,向后靠在他怀里。阿庆环住依依细腰,一手伸向胸前把玩着雪白坚挺的乳房,另一手向上扳过她的脑袋,向那娇艳诱人的红唇吻去。依依主动挺起腰身任阿庆大手在胸前肆虐,小嘴迎合阿庆的吻,甚至还主动伸出舌头任对方含在嘴里肆意品尝,猛烈地抽插伴随着两人的淫话。

  「依依姐身体真棒,真是天生的玩物。」

  「唔……讨厌……还不是便宜你……」

  「我乾的你舒服吗,比学长如何?」

  「好舒服……好棒……你好厉害……啊啊啊……他……没你厉害……」
  两人忘情地拥在一起,动作如胶似漆,彷彿他们是一对深爱彼此的恋人,此刻正在为对方绽放着自己的所有,依依的话更是直击我心底:我平时出於爱惜,小心翼翼的动作竟被她视作不如阿庆,小傢伙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心里这样想,眼睛却一眨不眨生怕错过好戏。

  这种狂野的抽插之下,很快依依俏脸变得微微扭曲,一丝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双手伸到自己胸前上大力揉搓着,看来快要高潮了。

  「唔……快……要……要到了……」

  阿庆却突然抽出肉棒,急得依依泪都要流出来了。

  「别停……求求你……干我……狠狠地干我……」

  把什么尊严脸皮统统抛到一边了,言语中一心求干,恐怕这时我进去也阻止不了依依的渴望,这是她的另一面吗?

  阿庆也好不到哪去,他双目通红,气粗如牛,很明显也到了最后关头。
  「别着急宝贝儿,换个姿势!」

  一把将依依推倒床上仰面朝天,扛起一双玉腿,阴茎迫不及待地重新插入饱满多汁的蜜穴。

  「依依姐,我也快啦,我们一起!」

  「嗯……不要喊我姐……叫我依依……」

  女友此刻什么都顾不得,抱住阿庆忘情地大叫着。

  「嗯,依依宝贝,我插的你舒服吗?」

  「好……好舒服……依依好喜欢……」

  「好依依,叫我老公!」

  「嗯……老公……好老公……快……快乾你的依依……依依是你的……啊……好厉害……」

  两人嘴上不停,身下动作更是激烈。修长的美腿挂在肩上,阿庆整个身子往下压,依依的双腿几乎被压到胸口,两人激烈的湿吻着,阿庆肚子与女友臀部碰撞的啪啪声几乎要传到客厅,从门口的角度他黝黑高大的身体几乎将依依整个覆盖,隐隐能看见下面的依依的屁股被撞得通红,肩上挂着两截白嫩的小腿,随着阿庆动作猛烈摇晃着,飘摇如孤舟,看得我目瞪口呆,手上动作越来越激烈。
  「吼!到了,我的依依!」

  「嗯……我也是……一起……今天安全……射进来……射给依依……给我……噢……」

  随着依依一声尖叫,两人身体同时僵住,阿庆将肉棒顶入女友身体最深处大射特射起来,依依也紧搂着阿庆的脖子,高潮中接受精液的洗礼。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跟他们一块射了出来,只是阿庆有美人在怀,精液毫无保留地射入依依圣洁的子宫,而身为正品男朋友,我却只能偷偷射在墙上,真是讽刺啊。
  高潮过后的两人深情地抱在一起,廝磨着说悄悄话。射过之后我渐渐冷静下来,有点小后悔,不想再看他们亲密地样子,清理一下痕迹,偷偷溜到客厅继续躺下,心里乱七八糟不知何时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做贼心虚的阿庆已早早离去,余下几人和我告别之后也各回各家,依依脸色如常看不出来什么异样,只是眉目中散发的风情提醒我昨晚发生的一切。

  依依事后看来非常后悔,好长一段时间都闷闷不乐,还经常因一些小事对我大发脾气。我能觉察出她心里的惊惶不安,自然在言语中顺着她,努力逗她开心,转移她的注意力,过了一段时间才算渐渐恢复原状。

  倒是有了一点意外收穫,依依做爱时主动了不少,也许是对我心中有愧,想在床上弥补一下吧,开始主动配合我说一些露骨的淫话,做一些羞耻的动作了。那种明明害羞偏要装出若无其事地样子每次都让我欲罢不能,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

  只是每次激情过后,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晚上所看到的画面,大概这辈子也忘不了了吧。

  嗯,要不找个机会再试试?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