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97)【作者:draingslee】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七章

  期末,麻烦的考试结束了,最后一节数学课上老师讲解着试卷上的难题,信飞看着自己的试卷无言,数学信飞本来就不擅长,加上这个学期数学作业根本就没做过,会考得多差可想而知。可某天晚上老师把信飞叫到他办公室去,一翻云雨后,他拿出一张试卷叫信飞对着答案抄写一遍,然后就是眼前的这张得分A+的试卷了。

  看着试卷上很多答案写得歪歪扭扭,想起那天晚上老师在自己后面一边缓缓的插着自己的穴,一边叫自己趴在桌子上答卷的样子,信飞不由得想,如果所有科目的老师都难,但是老师们然后都跟自己是这样的关系,那她自己读书倒也省事了。

  炎炎夏日,信飞躲在宿舍房里吹空调,用kalkaltalk跟朋友聊天。信飞刚发出一条资讯,等待着朋友的回複. 这时资讯进来,信飞兴沖沖的打开看,发现头像是老师那张老脸。

  肥猪老师:一想信飞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好想要信飞你帮oppa舔舔啊!而且短信还附带了一张图片,图片内是一根肉棒的特写,蘑菇状的大龟头红到发紫,肥肥的肉棒看上去髒兮兮的恶心得要死有时候信飞在想,不是说肥胖的人鸡鸡都短小吗?这肥猪怎么长了这么一根要命的东西。

  信飞没理他,继续跟朋友发资讯打情骂俏。过了一会老师的资讯又发了过来,图片是一些跟信飞做爱时他拍的照片,附带的内容是:没有信飞你的日子里,oppa只能看着你的照片打飞机。

  信飞生气的按住语音键大吼道「不要发这些恶心的东西过来!」扔掉手机,这时信飞连跟朋友聊天的心情都没有了。拿起个抱枕朝手机摔去,赌气的把脸埋进枕头里,不知道是不是空调不够凉的关系,身体开始微微发热起来。

  「都是那些照片害的!这死变态!白癡!强奸犯!」信飞恶狠狠的骂道。信飞想起自己最近荒唐的做爱,除了几乎每天中午都要去开房外,校园里各处都留有自己交配的痕迹。

  放学后在教室里,在讲台上,老师他要信飞扶着讲台,信飞就像个黄狗撒尿一样被他高高扶起一条腿,然后被他从后面插入。想像着这是在数学课上的时候,当着全班的面翘起腿让全班清清楚楚的看信飞的小穴被大肉棒进进出出。还有在朋友的座位上,信飞趴在朋友的桌子上,被他摁在窗口边,挺拔的乳房被扁扁的压在玻璃上,外面很有可能会经过一个人,就在这样紧张的环境下到达了高潮,在朋友的座位上被老师体内射精,被内射后还为坐在朋友椅子上的老师口交。
  晚自习的时候偷偷溜到老师的办公室里,在办公室里被强吻,湿吻的同时老师还不断向信飞口中度口水,还强迫信飞吞下他满满一口的唾液,最后被调教成跟满嘴口臭的大叔湿吻吃大叔的口水是件享受的事情。湿吻后当然要做爱,信飞揽着老师的脖子,两腿夹住他的肥腰,大肉棒插进穴中就这样在空旷的走廊上散步,一边走一边做爱。在学校的放体育器材的体育室里,信飞被跳绳束缚着双手,被自己的袜子跟内裤塞进口中,在昏暗的满是黴味的体育室里玩束缚强歼游戏。
  还有很多很多裸照跟口交,在教室里帮老师口交,在办公室帮老师口交,在走廊帮老师口交,在厕所帮老师口交,在球场帮老师口交,在绿荫里帮老师口交……翻着这些照片,信飞才知道近一个月来的生活有多荒唐。躺在床上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信飞手伸进小裤裤里摸了摸,指尖沾满了淫荡的液体。当电话响起了个猥琐的声音时,信飞才发现不知何时信飞按下了老师的号码。

  「喂,小信飞,想老师的大鸡巴了吗?」

  于是gfriend的门面信飞被自己老师约出来,在步行街见面。周围全是红男绿女,而信飞却被个猥琐大叔牵着手。老师直接拉着信飞去开房。确实也是,信飞一个高中生,跟一个当自己爸都绰绰有余的中年大叔,除了上床外还能干什么?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已脱光了衣服,从信飞背后搂着信飞,手不规矩的在信飞身上乱摸。一如既往的闻到那股汗臭味,信飞皱皱眉说「走开啦,臭死了。」
  老师可不管信飞说什么,熟练的脱掉信飞的衣服,很快信飞就一丝不挂了。信飞很少这样被他脱得光光的,他喜欢信飞穿裙子,大多数都是把信飞衣服掀起来脱掉胸罩,裙子往上拉有时候内裤都不用脱就可以肏穴了。他坐在床上把信飞拉到他跟前,细细打量信飞的身体,「嗯,怎么看都是完美的身材呢!尤其这奶子,现在的孩子发育真的越来越好了。」

  说完他一口咬住信飞的乳头,又吮又啃的,弄得信飞又痒又舒服。他用手小心的捧着信飞的乳房,就像捧着件易碎的艺术品,舌头轻轻逗弄着信飞的乳头,边舔边说「这粉红色的乳头,又嫩又软真叫人欲罢不能。」

  老师专注的品尝信飞的胸部,信飞从未见过他挑逗得如此认真,心里的某些东西被软化了不少。他两手抚摸着信飞胸部还有腰肢的肌肤,粗糙的手指在信飞平坦的小腹上划过,赞歎道「真好摸,皮肤像绸缎一样柔顺细腻,尤物啊!」
  说完他又掰开信飞的阴唇,露出里面的嫩肉道「粉红色的肉穴呢,都做那么多次了一点暗色都没有,年轻就是好啊!嘿嘿,oppa还没怎么碰你下面就这么了,真是好色的女孩。」

  老师分开信飞的腿让信飞一只脚踩在床铺上,胡子拉碴的嘴凑到信飞的私处弄得她股间很痒,小穴更痒,流出的汁液被老师贪婪的吮走,一边吮还一边说味道很好,小穴被舔没有止痒反而越来越痒了,信飞逐渐粗重的呼吸表达了自己越来越想要肉棒。

  老师捏着他的大肉棒朝信飞晃了晃,信飞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信飞在他身前跪下来,将大龟头含入口中。除了那一如既往的令人作呕的腥臭外,肉棒还湿湿的鹹鹹的,想来是刚才老师出了很多汗,这让这根肉棒更髒更恶心了。不过信飞还是装出很享受的样子,仿佛这根肉棒有多么美味,时不时还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瞪老师一眼,这并不是信飞发贱去取悦这男人,而是信飞知道自己露出讨厌的表情的话,反而会更激起他淫虐的心,会更加粗暴的对自己,要知道他最喜欢做信飞不喜欢做的事了。

  信飞被老师扔到床上,被摔得四仰八叉的,老师像头狗熊一样扑上来,压在信飞身上,肉棒很顺利的就插入信飞湿润无比的小穴里,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一如既往的胀得信飞难受。

  「嘶!好紧呐,干了那么多次还是这么紧,年轻高中生的小穴果然最爽了!」老师满足的呼了口气,在信飞挺拔的乳房上捏了一把以示称赞。信飞偏过头,心里幽幽的想:还紧吗?最近炮友跟信飞做爱的时间变长了不少,信飞知道那是自己的阴道变松弛了对朋友的刺激不是那么重了的缘故。老师的身体还没开始动,信飞就感到体内的家夥不安分的跳动,坚硬、粗大、灼热,光是插入就已经让信飞无法控制的发出长长的一声娇喘。

  信飞被老师压在身下,老师一身的肥肉像被子一样盖在信飞身上。老师的毛发很茂密,胸毛郁郁葱葱的,连肚子上都有不少黑毛,汗水藏在体毛里的那种味道非常刺鼻,几乎要夺走空气中的氧气,以前信飞非常非常讨厌这种恶心的臭味,但现在闻久了已经不是不能接受了。

  老师的身子开始慢慢的耸动,大肉棒小幅度却又很有力的干着信飞的嫩穴,信飞的身子被肉棒干得来回晃动,高耸的乳房与老师的胸口不断摩擦,变硬的乳头蹭在湿漉漉的胸毛上很痒很舒服。信飞被老师的一身肥肉压得呼吸有些困难,信飞拼命的喘息着,把空气中那刺鼻的汗臭味吸进肺里。就这么压着信飞插了一会,老师直起身来开始加快抽插,信飞被干得越来越有感觉,两手紧抓着床单,鼻子开始发出糯糯的哼哼声。

  老师在信飞来回甩动的奶子上捏了一把,一边干信飞一边说「小信飞的声音真可爱,叫人好想狠狠的欺负你。」

  信飞瞪了他一眼,却看到自己被分开在他腰两侧的腿被他干得在空中难为情的晃动,看上去淫荡极了,信飞羞得不去看他,口中恨恨的说「你不是一直在……欺负信飞吗?一般……怎么可能会有老师这样……干女学生呢?」

  老师更加兴奋了,在信飞身上挥汗如雨,卖力耸动的身子不断甩下黄豆般大的汗珠落到信飞的小腹上,把信飞的身子都打湿了。龟头每次都退到洞口,然后全力插进来直达花蕊,节奏不快但非常有力,每次插入都插得信飞直哼哼,老师一边插一边兴奋的说「那还不是因为信飞家信飞太可爱了,是个男人都想欺负啊。」
  「骗人……怎么不见别人这么……这么对信飞……」

  「哦?难道小信飞还想别的男人也像老师这么干你吗?好骚啊!」

  「放屁!……啊!……轻点……你这个死变态……强歼犯!」老师呼哧呼哧的又插了十几下后,突然抽出肉棒,凉凉的空气灌进信飞还没闭合的小穴里,感觉好空虚仿佛失去了什么。老师让信飞换个姿势,信飞顺着他的意思趴在柔软的大床上,沈下腰把屁股高高翘起,老师两手用力抓着信飞的屁股,肉棒不用手去扶就对准了还没闭合的洞口,然后狠狠的插了进来。

  啪的一声脆响,老师肥胖的肚子撞在信飞弹性十足的屁股上,随着不断的插入清脆的啪啪啪不断响起,信飞像只母狗一样跪倒在床上,这难为情的姿势是老师肏得最有力的姿势,粗大的肉棒蛮不讲理的进出信飞的蜜穴,像巨浪一样拍打着信飞,信飞情欲越来越高,被肏得越来越舒服,屁股也撅得更高,叫声也越来越放荡,老师一边干信飞还一边用巴掌打信飞弹性十足的屁股,火辣辣的疼倒不是很疼,只是那清脆的响声很大,让人很难为情。

  老师扶着信飞的屁股肏得越来越快,不管不顾的发泄着兽欲,又干了几十下后,滚烫的精液喷在了花蕊深处,浓浓的精液像利剑一样刺向信飞的花蕊,爽得信飞全身一颤。才存了不到一个星期的精液喷射得就这么有力,记得第一次帮老师口交到射的时候没有准备,精液直接喷到喉咙里,呛得信飞精液都从鼻子出来了,有次帮老师打飞机,信飞躲在老师身后用小手帮他撸管,射精的时候白花花的精液像匹练一样射了好远。

  射精后的老师倒在床上微微喘息,温热的气息喷在信飞的脑袋上,老师从身后搂着信飞,毛茸茸的大汗淋漓的肚子紧紧贴着信飞光滑的后背,软下来的肉棒还堵在穴里面不舍得出去,信飞下身不断用力,软下来的毛毛虫被信飞挤出了穴外,精液也顺着肉棒被挤了出去。

  在老师怀里信飞感觉很不舒服,挪了挪身子,老师腆着脸又凑了上来,信飞厌恶的推开他,说「走开啦,一身臭汗,恶心死了。」

  老师居然用鼻子凑到他那腋毛浓密得像团球一样的腋下嗅了嗅,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嗯,确实出了很多汗,信飞和oppa一起洗个鸳鸯浴吧!」

  信飞本来是不要的,不过老师一再坚持,于是她拿下发夹,双马尾放下来,柔顺的长发披到后背上,全身赤裸的走进浴室,早就在浴室里的老师迎了上来,拿下眼镜显得更小更猥琐的眼睛看到信飞后一亮,原本软趴趴的像条挂在藤蔓上的茄子一样的肉棒,噌的一下就竖了起来,吓了信飞一跳。

  老师用手捋了捋信飞的秀发,摸了摸信飞的脸颊,看上去对信飞很心动,说:「没想到头发放下来这么美啊,有种稚嫩与成熟混合的韵味呢。」

  信飞低头看着那根对她摇头晃脑的家夥,说「老师你的肉棒已经翘得高高了的呢,都贴在你的肥肚上了。」沐浴露倒在老师的大手上,抚过了信飞身体每一存肌肤,全身被搓上厚厚的泡沫,比信飞自己洗得都还认真。信飞的胸部被重点照顾,估计老师是觉得这样涂上沐浴露后手感特别好,信飞也觉得这样滑溜溜的被摸也很舒服。

  帮老师搓澡信飞可就没这么温柔了,信飞用毛巾使劲的搓他的皮肤,信飞总感觉他身上很髒,自己得洗乾净一点。信飞挤了满手的沐浴露,细细的搓着那根大肉棒。老师的肉棒即使软下来也没有包皮,不像炮友的鸡鸡一翻包皮下来总有白色的包皮垢,不过信飞还是搓得很细致,毕竟是插进自己身体来的东西,洗乾净一点好。

  老师拿着花洒沖掉信飞身上的泡沫,花洒对着小穴喷洒着温水,好难受。老师坏坏的说「刚才你还没到高潮吧?让老师来帮你。」说完两根手指伸进了信飞的小穴里,「噗滋噗滋」的扣挖起来,小穴被细细的有力的水线刺激着,很快信飞就潮吹了,大量的爱液喷出。

  信飞两腿一软倒在老师怀里,被他抱进浴缸中。情趣酒店的浴缸本来就是为了两个人设计的,两个人躺进去也不嫌拥挤。信飞躺在老师的大肚子上,闭着眼睛懒懒不想动。老师的双手轻轻握住信飞的双乳揉搓着,享受信飞细腻的肌肤,信飞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喃呢声。一只手滑过信飞的小腹来到信飞的私处,先摸了摸阴阜上的水草,然后又轻轻抚摸信飞的阴唇,时不时还逗弄一下豆豆,或者把手指伸进穴里轻轻搅动。信飞伸直的双腿不自觉的分开,阴道因为舒服而蠕动被灌进不少温水。揉搓乳房的手一直没停下,只是慢慢的从温柔的爱抚变成刻意的挑逗,身后的老师也伸出舌头在信飞天鹅般的脖子上来回舔舐,还舔信飞的脸颊,信飞的耳朵。

  「舒服吗?」一直以来在信飞听来觉得严重猥琐无比的老师此时的声音很磁性仿佛充满诱惑的魔力。信飞点点头呶呶糯糯的嗯了一声,娇滴滴的回答「好舒服。」

  粗糙的大手揉着嫩穴上的嫩肉,信飞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仰起头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老师还舔信飞光滑的腋窝,浴缸里的水开始变凉,而信飞的身子却越来越热,乱摆的小手摸到了那根坚硬如铁的大肉棒,好烫!

  老师扶着信飞的腋窝让信飞从水里出来,坐在浴缸边上,分开信飞的双腿,信飞以为他要插进来,心里竟然很高兴很期待。老师挤了挤沐浴露擦在信飞的阴阜上,然后拿过一个剃鬚刀说「别动,oppa帮你剃毛。」

  老师小心翼翼的把信飞阴阜上本就很稀松的毛毛剃光后,用花洒一沖,很满意他的杰作说道「光溜溜的小穴更美更诱人了。」说完还拿过一个相机让信飞摆出各种姿势拍了起来。信飞看了看新拍摄的照片,只见一个gfriend的门面分开腿坐在浴缸旁边,满脸羞红,两缕秀发垂到胸口,酥胸饱满挺拔,乳头呈淡淡的粉红色,全身肌肤与其说光滑倒不如说像婴儿般稚嫩,纤弱的胳膊与脸颊上还有点婴儿肥,两腿间光洁溜溜。还有一张私处的特写,紧闭的阴唇殷虹一线,阴唇微微凸起,不知道算不算男人说的馒头逼。

  老师扯过一张气垫放在地上让信飞平躺上去,拿过一瓶乳液倒在信飞身上。信飞摸了摸倒在乳房上的液体,透明的黏黏稠稠的,就像体内分泌出来的淫液一样。老师一边倒一边用手把乳液在信飞乳房上抹匀,小腹上大腿上都被抹上了乳液,肌肤变得光滑透亮很好看,老师细致用手在涂满乳液的肌肤上四处抚摸,黏黏滑滑的很舒服很有感觉。信飞舒服的闭上眼,没注意老师拿着乳液瓶口塞进了信飞的小穴里,然后用力一挤,信飞惊呼一声,大量胶水一样的乳液挤进了信飞的阴道里,凉凉的感觉很怪异。

  老师把信飞抱了起来,两人跪在垫子上拥抱在一起,信飞的身躯在老师怀里显得很娇小,信飞仰起头小嘴微微张开,吐出娇嫩的舌头让老师吸吮。老师的双臂抱着信飞的娇躯,信飞的手可抱不住他的肚子,只能用粘着乳液的手轻轻抚摸那高高竖起的大肉棒。

  老师抱着信飞倒在气垫上,信飞趴在老师宽厚的肚子上,信飞闭着眼睛专心的跟老师舌吻,彼此的舌头互相交织。虽然被老师强吻很多次,但这是信飞第一次主动跟老师接吻,似乎老师今天的口臭淡了不少,信飞吻得很投入。

  老师抱着信飞的娇躯轻轻的摆动,让信飞的身子有乳液的润滑下在他肚子上滑来滑去,感觉很好玩。肉棒不甘寂寞的在信飞阴阜上脉动,信飞忍住了把它扶进信飞小穴里的沖动,专心跟老师热吻,越吻越动情。吻是女生表达感情的方式,仿佛这一刻老师变成了信飞喜欢的那个人,信飞想把身子都溶入他怀里。

  老师贪婪的吞下信飞度给他的香津,柔顺的长发垂在他的脸上,可能觉得不舒服,于是老师翻了个身,两人侧身躺在气垫上拥吻在一起,信飞一条腿搭在他身上,发热的小穴在肉棒上磨蹭,把从穴内流出的乳液涂在上面。又吻了几分锺,老师再翻个身把信飞压在身下,接吻也充满了进攻性,舌头霸道的在信飞口中肆虐,恶心的口水由上而下不断度到信飞口中让信飞吞下,老师的身子也微微耸动,贴在他肚皮上的大肉棒在信飞的阴唇上来回磨蹭,磨得信飞欲罢不能。

  双唇分开,彼此的舌尖还连着一条粘稠的带着泡沫的唾液,不知道是不是接吻时间太长的关系,信飞呼吸很急促,脸颊发烫,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口中喃喃的说「给信飞……」

  肉棒在不断流出乳液的嫩穴上摩擦,老师很恶趣味的问:「嗯?给什么?」
  「肉棒……」

  「然后呢?」

  「小……小穴……」

  「说连贯点,要好好请求喔。」

  信飞分开双腿,两手掰开阴唇,迷情意乱的说「请老师把大肉棒插进信飞淫荡的小穴里!」

  灼热的龟头插进了信飞渴望已久的嫩穴中,感觉没以前那么烫了,因为信飞的身子早已燃烧了起来。肉棒一插到底,龟头又一次的吻上了信飞的宫颈,信飞身子弓了起来,一声长长的娇呼响彻浴室。老师的肉棒激烈的动了起来,插得信飞的双乳如波浪般晃动,放在旁边的DV镜头中,信飞粉嫩的乳头在空中舞成一道道残影。被乳液润滑的小穴异常润滑,肉棒粗暴猛烈的进攻被乳液化解成阵阵快感如电流般袭像信飞全身。

  粘稠的乳液让阴道无比润滑,粗大的肉棒粗暴的在信飞穴内肆虐,信飞却感到很舒服很刺激。老师抱着信飞白生生的长腿,一边插一边说「小信飞的小穴很温暖呢,oppa这样插你舒服吗?」

  「嗯……嗯……小穴好舒服……啊哈……」

  「喜欢oppa的大肉棒吗?」

  「哈……喜……喜欢!」

  「嘿嘿!那oppa得更努力让小信飞舒服才行!」说完老师更加卖力的肏起穴来,信飞尽情的发出丝丝呻吟老取悦老师,因为老师说过信飞的叫床很好听。信飞的双腿很勉强的夹住老师的肥腰,老师整个人压了下来,一边肏信飞一边吻信飞,信飞闭上迷离的双眼,两手紧紧抱着他,不管是上面的嘴巴还是下面的嘴巴都忘情的迎合他的进攻。

  也许是已经干过两次的关系,老师肏了好久还没有射精的意思,他把信飞抱起来,对信飞说「嘿嘿,信飞在上面。」信飞知道他有些累了,自己也还差一点点就能到达高潮,却迟迟没有迎来他最后那波疯狂的进攻,信飞看着喘着粗气的老师,点点头。

  老师好整以暇的躺在气垫上,信飞把长发甩到身后,开始做骑马运动。老师摸了一会信飞那双上下跳动的大奶子,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好注意,拿过放在一旁的DV对着信飞拍摄起来,还邪邪的说「小信飞这大胸部甩的,这么迷人的风景要好好拍下来。」

  信飞感到很羞耻很难为情,但同时更加兴奋,对着镜头卖力的扭动着腰,口中发出没有意义的呻吟声。老师被信飞的骚劲刺激到了,挺着他那肥硕的大肚子,让肉棒配合信飞的坐下不断往上顶,每次都顶到信飞花蕊最深处。信飞身子被顶得一软向前倒下,老师把DV放到一边,眼疾手快的两手握住信飞的乳房拖住了信飞的身子,手指还捏着信飞勃起的乳头大力的揉搓着。

  「啊啊……好舒服啊……信飞的骚穴……好痒……老师快用力干信飞!……用力!」

  老师加快了顶信飞小穴的频率,信飞扶着老师山丘一样的肚子,疯狂的扭动着屁股跟腰部,胸部在空气中甩来甩去,晶莹剔透的乳液从舞动的乳尖上甩到空气中,信飞仰着头高亢的叫着「啊啊啊!……高潮了!又要高潮了!……啊啊!」
  「啊啊不好!oppa要射了!全部给你!」老师一声闷哼,滚烫的精液灌注到花蕊深处,跟充满整个腔道的乳液混合在了一起。信飞无力的跌倒在老师像床铺一样的身子上,彼此喘着粗气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谁都没有说话。良久,信飞身子向上爬了爬,迎上信飞的红唇,把鲜嫩的舌头伸进老师微喘着的口中。
  大约20分钟后,信飞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把小穴内的乳液跟精液差不多清理乾净,信飞再仔仔细细的把身子洗了个遍后,她才裹着浴巾出了浴室。老师光着身子坐在大床上,手中拿着一听冰啤喝着,津津有味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信飞瞄了一眼他胯下那根软趴趴的大家夥,在他身旁坐下,接过他递来的饮料。老师顺势搂着信飞的腰,问信飞「校服带来了吗?」

  信飞点了点头,老师猥琐的笑了,催促信飞赶紧换上。信飞从包包里取出校服T恤穿上,配上折叠短裙,再套上纯白的长筒棉袜,再把校服的领带系好,对着镜子转了转。

  镜子中的少女腰纤腿长,普普通通的T恤包裹不住鼓鼓的胸部,薄薄的校服贴着还有些湿漉漉的身子,洁白的布料上隐隐约约印着里面的肉色,粉红的乳晕清晰可见。信飞满意的点点头,对着正拿着DV拍摄的老师说「啦啦啦~!怎么样?好看吗?」

  「果然还是校服最正点啊!」

  信飞看着老师已经擎天一柱的大肉棒,轻蔑的说「看到高中女生就勃起了,老师真是大~变~态!」

  老师抱住信飞柔软的身子,嗅着信飞身上的体香,笑着说「还不是小信飞太美太可爱了,老师变成这样这可都是小信飞的错。」

  老师把抱着信飞坐在床边上,两手隔着薄薄的T恤校服揉起信飞的大奶子,敏感的乳头被有些粗糙的布料摩擦着变得更硬了,在衣服上显露出两粒凸起。信飞的唇被他吻住,舌头伸进信飞的口中,信飞张开嘴巴迎上他的舌头,熟练的用自己的舌头跟他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织缠绕。信飞的手被老师牵到他的胯下,信飞意会的握住那根发烫的大家夥,然后用力的在笔直的竖着的大肉棒上飞快的上下套弄起来。信飞的手在乾巴巴的肉棒上撸动,信飞撸的很用力,老师似乎也不疼,只顾着吸吮信飞的舌头跟侵犯信飞的胸部。

  撸了一会,老师把信飞的舌头一吸一吐,捋了捋信飞的秀发,对信飞说「帮oppa舔舔,老师最喜欢你穿着校服吃oppa的肉棒了。」

  信飞白了这个大变态一眼,不过还是听话的俯下身来,张开杏口把肉棒吞了下去。信飞熟练的舔舐这根肉棒敏感的地方,还用整个口腔来套弄肉棒,老师一开始只是用手把玩信飞柔顺的秀发,不知不觉就扶着信飞的头用手控制着信飞口交的节奏,信飞含着肉棒越含越深也越来越难受,最后老师还把发烫的龟头顶在信飞柔软的喉咙深处不让信飞吐出来,还扶着她的头不断往下压肏着信飞的喉咙,直到信飞乾呕不止粘稠的唾液不断从口中流出落到他的腿上,他才大发善心的让信飞吐出肉棒。

  信飞抬起头来的时候,黑乎乎的肉棒都被信飞的唾沫染白了。信飞直起身来是一条晶莹的丝线还把信飞的唇跟老师的大龟头连在一起。老师让信飞平躺在床上,湿漉漉的肉棒对准没有做前戏的小穴,火热硕大的龟头抵在嫩穴口颤栗抖动,信飞觉得阴唇上如有蚂蚁在爬,好空虚好难过,小穴一热,不知不觉就已经湿淋淋的了。

  浑身瘫软的信飞无力抵抗,求饶道「已经肏了两次了,老师你怎么这么能干啊,让信飞休息一下好不好。」

  「嘿嘿,oppa可是处男到35岁啊,现在年过40了才有小信飞这么一个女朋友,怎么会不能干呢?」说完龟头划开薄薄的阴唇,强劲有力的刺了进去,直达花蕊深处。

  「啊……哎哟……好痛……啊……讨厌……谁是你的女朋友啊!不要脸!」由于没有前戏并且已经被做两次了,小穴的还在休战状态并没有多少爱液,一股充实而痛楚的感觉传来,信飞一声惊呼,两手死死抱住老师的脖子,两腿也紧紧夹住他的肥腰,试图不让他抽动,小脸煞白,全身颤抖。

  肉棒直达宫颈的时候,老师喉咙也发出一声低吼「啊!太舒服了,小信飞的小嫩穴不管肏多少次都这么舒服啊!肉壁还在蠕动呢,吸着龟头好舒服!」
  老师的身子还没动呢,信飞就感觉到入侵体内的那根火热、粗大、坚硬的肉棒已经蠢蠢欲动起来,在信飞体内脉搏似的跳动,令信飞无法控制的发出声声娇喘。老师被信飞的娇喘声一刺激,肉棒开始让信飞无法阻挠的快速抽插起来,肉棒次次抽出穴口,只留龟头被信飞的穴口吸住,然后又次次顶到穴底,火热的龟头不懂怜香惜玉的撞在宫颈上。

  信飞的校服被掀起,露出高耸挺拔的大胸部,这死变态就喜欢看信飞胸部因他的抽动而甩来甩去的风景。数百次的抽插后,信飞原本的娇喘浪叫已经化作哭喊求饶,最后更是变成了没有意义的呢喃声。

  就这么慢慢的插了二十来下,老师见信飞的小穴开始迎合他的插入而慢慢收缩,于是抽插开始加速,激烈的抽插几乎让信飞承受不住,信飞咬着校服的领子,口中不断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刺激着老师的兽性,信飞的身子被肏的激烈的晃动这,乳房跟领带呈一种美妙的节奏在空中晃动。

  老师的兽欲似乎怎么也发泄不完,又肏了几百下都没射精的意思,小穴内的水逐渐乾枯,信飞的情欲也在衰退,被肉棒抽插的快感也在迅速减少,那丝丝痛楚却越来越明显。老师感觉到了信飞身体的变化,肉棒抽出信飞的小穴,让信飞从床上下来蹲在地上。信飞明白他的意思,主动握着他有些软下来的肉棒一口含下,一边吸吮着大肉棒一边用无辜的眼神偷偷看着他。

  老师的大肉棒一顶,龟头抵在信飞喉咙深处,信飞难受的阵阵干呕,口腔分泌出大量的唾液粘在肉棒上,老师抽出肉棒看了一眼被唾液弄得晶莹剔透的大龟头,满意的嗯了一声,又把肉棒插进信飞的口中,还两手扶着信飞的头,缓慢的抽插信飞的小嘴。

  信飞尽量张开嘴巴,不让牙齿碰到肉棒,硕大的龟头毫无阻碍的顶在信飞柔软的喉咙上,然后让信飞保持着深喉的状态,唾液从嘴唇溢出,顺着下巴流到信飞的乳房上。信飞不断的乾呕,几乎要窒息过去,老师终于抽出肉棒,这时候肉棒上到处都是信飞粘乎乎的唾液。

  老师把信飞抱到一张桌子上,把信飞摆弄成一个他满意的姿势,然后站在桌外插进了信飞的蜜穴。信飞的乳房也被一只毛茸茸的手掌握住轻轻爱抚,湿漉漉的肉棒在信飞的嫩穴内搅动,慢慢的信飞也逐渐重新来了感觉,老师俯下身来吻信飞,信飞被这样一边肏穴一边摸胸接吻一下就重新挑起了情欲,迷情意乱的呻吟着「唔嗯……老师……信飞好痒……快用力干信飞!……」

  老师两手握住信飞穿着白丝袜的小腿,大肉棒激烈有力的插进来,「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混合着信飞高亢的叫声回荡在屋子里,信飞也不管宾馆的隔音好不好了,拼命的浪叫着「啊啊……好棒……用力……好老公……肏死信飞了……啊哈……不要啊……」

  老师听到信飞浪到骨子里的娇呻浪吟,更加疯狂的进攻起来,喉咙发出近乎野兽般的嘶吼,信飞仿佛觉得那坚硬的肉棒会刺穿信飞的身体。龟头猛烈撞击宫颈,丝丝痛感的同时伴随着无与伦比的愉悦如电流般沖刷着信飞的全身,信飞疯狂扭动着身体,眼泪都流了出来。

  「不要啊……太猛了……信飞……信飞要死了……高潮了啊!!!!」信飞身子一阵痉挛,老师在一次胯部有力的下沈后,涨到极点的肉棒强力的刺穿了层层收紧的肉壁,直达深处顶在了正在痉挛的花蕊上,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进了信飞颤栗收缩的小穴里。

  肉棒心满意足的抽出了信飞的身子,老师把信飞扶下桌子,信飞无力的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把逐渐软下的肉棒含入口中,吸乾净残留在上面的精液。!
  「老师的精液好吃吗?」

  「呼……呼……嗯……恶心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