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城春风红杏开之评先进】(02)【作者:咆哮太阳】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买礼服

  清风与白枝交往已经一年多,两人也将婚礼的举行提上了日程,这几天两人最多的话题就是结婚准备的事情,结婚照怎么拍、买什么结婚衣服等物品。
  清风与白枝认识是白枝从小一起玩大的闺蜜马荣介绍的,马荣因为去年跟单位领导在家偷情被老公抓到,结婚刚刚半个月就离了婚。马荣倒也不在乎,也乐得一个人清闲自由。

  清风跟马荣的前老公很熟,所以马荣就当了红娘,把白枝介绍给了清风。
  这天,清风和白枝利用周末准备选购一下婚礼时穿的衣服,白枝自然把自己的闺蜜兼红娘马荣拉上当参谋。

  这个马荣确实风骚,虽然长相比白枝稍差一点,但她那胸前那对巨乳,却是要比白枝的乳房大上一码,今天马荣穿了一件超短裙,把圆滚滚的屁股紧紧的包裹着,稍一弯腰便会走光。为了不让屁股上显出内裤的痕迹,马荣今天特意穿了一件丁字裤。腿上直接光着,没穿丝袜,白白的大腿格外显眼。马荣的上半身则穿了一件露脐的无袖小T恤,前面的深V领露出了马荣深深的乳沟和大片的乳肉。
  白枝相对马荣穿的要保守一些,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配上肉色的薄裤袜。圆领衣服的虽然开的也比较大,但是却遮住了整个胸脯,虽然这样,白枝露出的白皙脖颈部分还是吸引了不少男人色色的目光。

  因为清风父母早已提前将小两口结婚用的大件物品置办齐全,现在他们只需要购买一些婚礼用的衣服一类的东西就行了,所以他们三人就来到了W市最大的一家品牌服装商城。别看W市不算太大,但是当初建这个服装商城时,定位却很高,很多国际大品牌服装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这座商城采取的是分包性质经营,每个品牌都有一个代理商,商城只负责安保、物业等问题就行了。

  马荣在购买衣服方面可是行家,对各个品牌也都比较了解,在她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家以做各种礼服为主的品牌服装店面,这家店面也是她经常光顾的一家店铺,每次她来,店长都会给她很高的折扣。

  「荣姐,欢迎光临啊!」刚进门口,年轻的男店长就向马荣打招呼。

  「是啊,今天我最好的朋友来挑结婚礼服,你可要好好接待哟。」

  「荣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肯定跟荣姐来了一样,保证给您最低的价格,最好的衣服!」这小伙子一看就是个会做生意的,嘴巴特别的甜,「而且先生跟小姐来的太巧了,我们总公司的设计师彼德林先生正在我们店呢,可以让他给您设计一下。」

  白枝其实对衣服的价格并不注重,反正清风家有钱,这点衣服钱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倒是这位店长提到的设计师可以亲自设计让白枝非常感兴趣。

  「是吗?小甲,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可要让设计师也给我设计一身!」马荣听到了也提起了兴趣,毕竟女人都想自己穿的衣服独特一点,衣服再漂亮,如果满大街的人都穿,那也就显得很普通了。

  「没问题荣姐,您是我们店的金牌VIP呢,这点小事儿当然OK啦!」店长小甲立即应承下来。

  「还没请教这位小姐跟先生怎么称呼呢?」

  「这位是白小姐,这位是清先生。」马荣介绍完白枝和清风,转过头又向他们介绍,「这位是店长小甲。」

  「那先请白小姐跟清先生到里面的设计工作室吧。」

  来到里面的设计工作室,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坐在电脑前,欣赏着时装表演的视频。

  「彼德林老师,我们的贵宾客户白小姐跟清先生准备结婚,想麻烦您亲自给设计一下结婚礼服。」小甲进屋后连忙跟设计师说。

  彼德林将电脑上的视频暂停,然后站起来热情的走到他们跟前。彼德林190多的身高,但是身材瘦瘦的,脸型也非常的瘦,乍一看好像韩国明星一样,应该是非常惹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彼德林将他们领到一个圆形茶几前坐下,拿出一本厚厚的礼服样片书,热情的跟白枝跟清风介绍起来。还别说,看着彼德林年龄不大,但是说起服装设计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设计理念很快就得到了白枝的认可。

  小甲见他们聊的投机,就站起来说:「你们先聊着,我到店面去看看,可能还有顾客。」

  马荣也站起来说,「我也出去,你们看吧,我出去看看有没有新款衣服。」说完就拉着小甲的手走了出去。

  很快,彼德林就为白枝选了三套礼服,一套宴会服、一套婚礼服、还特意先了一套旗袍。清风的衣服则是相对的简单多了,两套西装搞定,本来男人的衣服就那么几个款式,穿的太花了反而不好。

  选好衣服后,彼德林建议白枝试一下样品,看哪里有不合适的地方还需要再有针对性的改一下,刚准备去试衣的时候,清风的电话响了。

  「喂,老王啊……什么?你老婆生孩子了?……这么快?……好,你去吧,我替你值班……我这就去!」

  「小枝,我们办公室老王老婆今天生了,正巧他今天值班,我去替他一会儿,让他去医院。」清风对白枝说。

  「去吧,老王人不错,那么大年龄了生个孩子,也不容易。反正你们男人的衣服就是给我们女人当绿叶的,让彼德林给设计就行!」白枝俏皮的对清风说。
  「那好,你先在这里,中午的时候我们再电话联系。」清风说完就急急的走了。

  清风本想在经过店铺前台的时候,跟马荣和店长小甲打个招呼,但是到了前台,却什么人也没见。

  「奇怪,这看衣服的都看的不见人了,连店都不要了?」清风在心里嘀咕边往外走,走到一个试衣间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里面有蟋蟋索索的声音。

  清风轻轻走到试衣间门口,听见里面传出了压抑的呻吟声,「难道是马荣跟小甲?怪不得没见他们的人。」清风在心里嘀咕。

  清风看到旁边有一把椅子,他悄悄拿了过来,爬到上面,从试衣间上面往里看去。

  里面果然是骚马荣跟小甲,只见马荣弯着身子,撅着屁股,用手按着试衣间的凳子,超短裙已经被撸到了腰上,上衣也被撸到了脖子以下,两个硕大的乳房垂着,小甲从后面操弄着,马荣的乳房随着小甲的插抽,前后的不停晃动。
  由于清风的位置看不到两人的交合处,不过看马荣腰间,应该是丁字裤没有脱下来,小甲是从丁字裤的一边插进去的。由于怕别人听到,马荣紧紧闭着嘴巴,只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清风看着试衣间里的淫荡场面,下面也不知不觉撑起了小帐篷。他本想再多看一会儿,但由于还要替老王值班,他就悄悄从椅子上下来了,出了门开车就往单位去了。

  「这个骚马荣,肯定早跟这个小甲勾搭上了,怪不得一到这里就跟他那么熟。」清风边开车边想着,他突然又想到白枝自己在那家店里,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啊?他现在真的对店长小甲的人品不太放心了。

  「第一次到那家店,这个小甲应该不敢太放肆的。」清风在自我安慰着,「看来以后要让白枝尽量少跟这个马荣在一起,不然会被带坏的。」

  白枝在设计室这边,本来刚想去试试礼服样品,但是清风又有急事走了,自己同这么一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在一起,心里不免有点紧张,同时还有点异样的激动,毕竟彼德林真的太帅了。

  彼德林看出白枝有点拘束,就随便跟她聊了起来,「白小姐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真的比我们找的那些模特强多了。这几件衣服当时参加过巴黎时装周,还没有正式卖过一件。不过当时在时装表演时许多国际设计师都很看好这些。」
  「我哪有那么好啊,这些礼服真的都在巴黎时装周参展了啊?」白枝羞羞的说着。

  「真的,这几件可是店里的镇店之宝啊,白小姐在婚礼上穿上,肯定会惊艳全场的。不说了,先试试衣服吧。」彼德林回答着。

  「好吧,先试这件婚纱吧。可是试衣间在哪里啊?」

  「那是那边挂帘子那间。」彼德林说道。

  设计室就一间房子,试衣间是从设计室的一角间隔出去的,里面放了一张沙发床,方便顾客换衣服用,由于这里没有那么多顾客,进来的都是定做衣服的,所以试衣间也没有做门,只是用帘子挡了一下门口,换衣服时往里面走一下,外面是看不到的,从门口往里看,只能看到沙发床的尾部。

  白枝看了一下这个试衣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婚纱向里面走去,到门口时,回过头来对彼德林半开玩笑的说,「不要偷看哦!帮我看着点外面的人。」
  彼德林笑了笑说,「不会的,白小姐请放心吧。」

  彼德林嘴上这么说,其实还是想看看白枝那漂亮的身体的,当然这也是男人正常的欲望。

  「唉,这衣服怎么不合适啊?」白枝穿上婚纱出后,总感觉别别扭扭的。
  彼德林看着从试衣间走出来的白枝,差点笑了出来,「白小姐,你不把你自己的衣服脱了,这样穿肯定不合适了。」

  「还要脱衣服啊,太麻烦了。」

  「必须要脱的,难道婚礼的时候你里面也还要穿上这些吗?你这件婚纱是露肩的,这样真的很难看的。快去吧,只有这样才能看出哪里不合适的。」

  白枝又走进了试衣间,把连衣裙脱掉,上身只穿了胸罩,下面是穿着丝袜。白枝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婚纱穿上,走出了试衣间。

  「唉,白小姐,我说你怎么这么保守啊,让你脱了,你怎么还穿着胸罩啊?你看这样子,肩带露着,前面露着半个乳罩,非常的不协调啊。而且这样对白小姐的气质影响是非常大的」

  白枝听了,无奈的又要到试衣间再次去脱掉,她刚要走,就被彼德林拦住了,「白小姐,你这样脱来脱去,太麻烦了,今天一天也试不完啊。这样吧,我帮你脱掉就是了。」

  「不行,这样太难为情了……」白枝被彼德林的一番话说的脸都红了。
  「没有问题的,我们在巴黎时装周后台,模特里面都是什么都不穿,为了赶上台时间,她们都在我面前换衣服,这又不是什么龌龊的事情,我们眼中没有裸体,只有艺术,我们是尊重艺术的。」彼德林边说,边把手伸到了白枝后背,将她的胸罩从后面解了起来。

  经彼德林这么一说,白枝也不好说什么,她心中想,人家模特那么漂亮,彼德林都不动心,穿着婚纱解下胸罩,他又看不到摸不到,没什么的。于是就任由彼德林帮她脱起了胸罩。

  彼德林从后面解开后,又把婚纱后面的扣解开几个,然后从后面沿着胸罩的边缘向前伸了去,他抓住胸罩罩杯下面的钢圈部位,沿白枝乳房下面向上抹去,这样一来,彼德林的手结结实实把白枝的乳房从下面到上面摸了一遍。

  当彼德林的手经过白枝的乳头时,白枝感到一股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下面的小穴也渐渐湿润了起来。白枝的脸羞的更红了。

  彼德林像没事一样,脱下白枝的胸罩,又把白枝婚纱后面的扣子扣好,「白小姐,皮肤真好啊,真是天生丽质啊。你老公可真有福气啊。」

  白枝听到彼德林挑逗性的赞赏,加上刚才乳房被彼德林摸了,心里不禁荡漾起来。

  彼德林扶着白枝的肩膀,让白枝正面朝向自己,上下打量着白枝,并把手再次放到白枝的胸部,将手插到白枝乳房与婚纱之间,帮她整理起来。

  「我自己来吧……」白枝小声说,把手护到胸部。

  「没关系的,你自己看不到,我帮你。」彼德林的手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向白枝衣服里面伸去。

  「可能这也是设计师的工作,设计师帮模特穿衣服时也会这样,这是艺术。」白枝在心里自我安慰着,但是乳房被一下陌生的男人摸到,自己生理上的快感却越来越强了。

  彼德林一手提着婚纱边缘,一手伸进婚纱里,将白枝的整个乳房捂在手里,为了显出白枝的乳沟,他把白枝的乳房往中间挤了挤,同时也忍不住多揉了几下。
  「白小姐很丰满啊,这样的身材最适合这套婚纱了,不像有的人,要在婚纱里垫很多层海绵才能撑起来,白小姐乳房应该是D杯的吧?」彼德林一边揉着一边一本正经的说着。

  白枝的乳房被彼德林揉着,呼吸也逐步加重了起来,特别是最后,白枝感觉彼德林好像是在自己的乳头上捻了几下,不由发出啊的一声呻吟。

  彼德林整理好白枝的衣服后,再次上下打量了白枝一番,「腰部还有点肥,我从后面给紧一下吧。」

  彼德林说完,将手从白枝腋下伸到背后,这个姿势就像把白枝抱住了一样,两个人的脸也基本贴在了一起,白枝两个D杯的大乳房也贴在了彼德林的胸部。彼德林的嘴巴就在白枝耳边,他呼出的热气也扑到白枝耳朵里,让白枝感觉痒痒的,让她不由想起做爱时,男人趴在自己身上,呼出的热气。

  整理好衣服之后,白枝已经被挑拨的春心荡漾,气喘吁吁。彼德林让白枝转了圈,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拿出软尺,又给白枝量了几个调整后的尺寸,量的时候,彼德林不免又在白枝身上摸来摸去,占尽了便宜。

  「好了,婚纱就这样吧,白小姐可满意?下面再试试这件旗袍样品吧。」
  「白枝拿起旗袍,又快步走向试衣间。由于白枝乳罩刚才被脱到了外面,她又没有拿进来,于是干脆就直接将旗袍从头上往自己身上套了进去。

  可是白枝将衣服套进头部,旗袍下摆刚遮住屁股的时候,就再也套不进去了,「彼德,这件衣服太瘦啊,穿不进。」彼德林听进白枝说,于是进到试衣间,看到白枝滑稽的样子,「白小姐,这是件新的衣服,旗袍下面有一条线还没剪断,所以套不进去,我帮你吧。」说完彼德林就蹲下身子,将头贴在白枝大腿上,用牙齿将线咬断。

  白枝感觉到一个男人沉重的呼吸吹到腿上,男人的胡渣扎透了裤袜,让白枝感觉腿上痒痒的。而且男人近距离的贴近自己的屁股,让她感觉无比的刺激,小穴里的水不知不觉往个流了起来。

  彼德林咬断线后,帮着白枝穿旗袍,手不断的在白枝胸部、屁股上整理着衣服。

  由于白枝刚才被彼德林摸了那么久,现在她感觉已经不再排斥这个帅设计师在自己身上揩油,反而有点期待他能再摸摸自己。

  由于受到刺激,里面又没穿胸罩,白枝的乳头一直立着,隔着旗袍薄薄的布料,很明显看到她胸前这两点突起。

  「哎呀,太丑了!你看黑色内裤都能看到。」彼德林指着旗袍开衩的地方说。
  这件旗袍开衩也太高了,都快开到腰部了,今天白枝又穿了一件黑色的平角的纯绵小内裤,隔着肉色的裤袜也还是很明显,露在旗袍外面确实不美观。
  白枝脸一红,说:「你出去一下,我脱下来。」「太麻烦了,我帮你脱吧,在服装周上都是我帮模特换衣服。」彼德林说着就把白枝的旗袍下摆掀了上去。
  白枝想既然模特都是设计师帮着换衣服,自己也不要再矜持了,就让彼德林帮着换吧,反正他也是为了艺术。

  彼德林让白枝坐到沙发床上,从白枝腰部扯着裤袜边缘连同里面的内裤一下子扯了下来。

  白枝没想到彼德林将她的内裤和裤袜一下子全扯了下来,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彼德林双眼贪婪的看着白枝那长着稀梳阴毛的小穴,看着上面晶莹的淫水沾满了阴唇,不由自主的吞了几下口水。

  「不要看……」白枝看到彼德林的表现,回过神来,连忙夹紧了双腿,连忙用手捂住小穴。刚才被彼德林上下齐手摸的淫水直流,现在一下子将流着淫水的小穴暴露在他面前,白枝羞的不要不要的。

  「还……还……还没脱下来……你松一下,我……我……帮你脱……」彼德林没想到白枝的小穴这么漂亮,激动的语无伦次。

  白枝想既然都已经被彼德林看光了,而且裤袜已经脱了一半,就让他脱了吧,于是用手捂着小穴,慢慢的将双腿张开了一点,彼德林不再犹豫,把白枝的裤袜跟内裤全部脱了下来,用手执着白枝那白嫩的小脚,不舍得松手。

  白枝由于双脚被彼德林抓着,腿不能合起来,只能用手一直捂着小穴,彼德林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枝两腿之间,好像要把白枝的手看透,白枝稀梳的阴毛有几根从她的指缝里钻了出来,彼德林再次吞了吞口水,胯下的鸡巴早硬了起来,把裤子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白小姐,你的腿真漂亮,皮肤又好,比那些模特还要好。」彼德林夸着白枝,让白枝心里格外高兴,毕竟女人都愿意别人说自己漂亮。

  「白小姐,刚才看到你的小妹妹了,粉粉嫩嫩的真漂亮,你老公真是有福了。」彼德林开始挑逗起白枝。

  「胡说什么啊?快放开我的脚啊,这样子怪怪的。」白枝娇羞的说着,其实收里早就春心荡漾了。

  彼德林把身子俯了下来,将头伸到了白枝的小穴前,想看得更仔细一些。白枝见彼德林这个样子,顿时羞的不得了,连忙用手捂住眼睛,却忘了自己的内裤早已被脱掉了,小穴一下子完全暴露在了彼德林的面前。

  彼德林岂能放弃这个好机会,立即把嘴覆盖在白枝的小穴上舔了起来。
  白枝更加害羞了,同时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自小穴传遍全身,「不要……别……别这样……」白枝扭动着身子,嘴里喊的不要也渐渐变成了呻吟声,「啊……啊……别……啊……受不了了……」彼德林听到白枝呻吟,更加卖力的在白枝的小穴上舔着,他里面把白枝那粉嫩的小阴唇吸进嘴里,时而把舌头伸进白枝的阴道,白枝被彼德林舔的淫水直流,顺着屁眼流到了沙发床上,把沙发床湿了一大片。彼德林看到白枝流了这么多淫水,不停的用嘴吸了起来,想把这些淫水吸光,可是没想到淫水却越吸越多,根本吸不完。

  白枝已经完全沦陷,原来扭动着反抗变成了迎合,不停的将屁股抬起,把自己的小穴往彼德林的嘴里送去。彼德林看到白枝已经动情,不再磨蹭,把嘴集中到白枝的阴蒂上,又舔又吸,还不时轻轻的咬几下。

  彼德林的这些技巧都是在国外的时候,跟那些外国模特做爱学到的,白枝哪受得了这个阵式,不一会儿,就在彼德林的舔弄下高潮了。

  彼德林趁白枝正在享受高潮余韵时候,快速解开腰带,脱下裤子,挺着硬邦邦的鸡巴,在白枝的小穴上磨了几下,沾了沾淫水一下子就捅了进去。他的鸡巴像他的人一样,是细长形的,长度很长,但是粗度只能算是一般,他这一捅,一下子就顶到了白枝的子宫颈。

  「啊!……」白枝突然受到攻击,子宫传来了异样的快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彼德林看到白枝的淫荡模样,立即大幅度的抽插起来,白枝一波高潮未尽,再次受到这种冲击,小穴不由的夹紧了起来,源源不断的快感由小穴传遍全身。
  彼德林根本不给白枝休息的机会,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终于在他的连续冲击下,白枝两眼一翻,又一阵高潮袭遍全身,小穴一紧一紧的,下身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一股淫水也从鸡巴与阴道的缝隙流了出来。

  彼德林来到W市后也没有熟人,很长时间没有做爱了,鸡巴被白枝高潮的小穴夹住,无比的舒畅,再也忍不住,将精液灌进了白枝的小穴内。

  两人高潮过后,彼德林把白枝的衣服全部脱光了,手口并用的不断亲吻着白枝丰满的乳房,白枝也放开了,本来她就对眼前的帅哥有好感,并不排斥跟他做爱,也不停的回应着他,两个人搂在一起互相亲吻。

  彼德林特别喜欢白枝修长嫩白的双腿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双手不停在白枝腿上抚摸,他看到白枝光溜溜的小腿,突然想到自己的包里还有一条脚链,这本是他从法国带回来,准备给女朋友的,回国后还没见到女朋友,就来到W市坐阵,于是他从包里拿出这条红宝石的脚链,帮白枝带到脚踝上,并说这是给白枝的见面礼,白枝见脚链这么漂亮,也没有拒绝。

  白枝的小脚带上脚链后,显得更加漂亮迷人,彼德林不停地把玩着白枝的小脚,弄的白枝痒痒的,不停的咯咯笑着,心里却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虽然白枝发现这个彼德林有一点恋脚癖,但是这样也让彼德林爱抚她的时候格外细心,清风在跟自己做爱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让白枝感受到了男友之外的男人给自己带来的异样的感觉,同时自己在彼德林的爱抚下,身体的欲望又一次被唤醒,又有了想要男人鸡巴插入的感觉。

  彼德林爱抚着白枝完美的身体,手里捏弄着白枝的小脚,也开始有了反应,胯下的鸡巴再次涨了起来。彼德林看着自己手里的小脚,突然把白枝的脚指头放到自己的嘴里,一个一个的吸吮着。白枝突然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脚指尖传遍全身,嘴里禁不住呻吟起来,小穴里的水也流地更多了。

  吸吮了一会儿白枝的脚指,彼德林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用双手握着白枝的小脚,再次将鸡巴插进了白枝粉嫩嫩、水汪汪的小穴。

  再说马荣跟小甲在试衣间里上演完一次「优衣库门事件」,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到设计室去找白枝,进门后却什么人了没看到,传那个简陋的试衣间却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马荣悄悄的走到试衣间没口,往里一看,白枝正被那个帅哥设计师操弄着。
  「原来白枝也有这么骚的一面啊,刚认识这个帅哥就操上了,平时的端庄样子原来都是装的啊。」马荣在心里想着。她又想到,白枝是自己最要好的闺蜜,这个秘密可一定不能让清风知道,不然清风一定不会再接受白枝。

  虽说马荣这个人风骚无比,但是对白枝她却真的没有坏心眼,这也是白枝能容忍别人的对马荣的评价,经常跟她在一起的原因。

  马荣看了一会儿,不自觉得跟白枝比较了一下,虽然自己的奶子比白枝的大一些,但是论皮肤,论身材的整体美感,自己却是自叹不如,也怪不得这个彼德林想方设法把白枝弄到手了。

  马荣知道不能久留,在无比羡慕当中,依依不舍的悄悄走了出去。

  「小甲,我还有事先走了,刚才白小姐有事早走了,她老公来之后,直接让他走就行了。」白枝知道小甲没事儿一般不会再去设计室,她嘱咐完小甲之后就自己离开了,还不忘给白枝发了条信息——小妮子竟然偷吃,小心被清风捉到。过会儿清风打电话问就说跟我一起逛街,姐给你挡着,以后你可别忘了以身相许报答姐。中午到我家吃饭吧,不然清风会怀疑。

  马荣半开玩笑的发完短信,就自己回家了。

  清风替老王值完班,就给白枝打电话,可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他又给马荣打电话。

  「马姐,你跟小枝一起吗?她怎么不接电话?」「哦,选好衣服了,我们一起逛街呢。你不用来接她了,我们姐妹中午一起吃饭,说说话,你一个大老爷们别掺和了。你让她接电话吗?」马荣可不是一般女人,说起谎话跟真的一样。
  「不用了。那我先回家了,你跟小枝说一下,我下午可能还要替老王值班。」清风没有听出不对劲,自己就准备开车回家。

  突然,清风又想到自己的包忘在设计室了,又马上开车到服装店去,找一下自己的包。

  清风进到服装店,店门虚掩着,店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原来这个小甲中午的时候见没有顾客,就把门一关,早早找了个快餐店去吃饭了。

  清风以为人都在设计室,就自行走了进去。

  里面也没有人,清风正在奇怪人都到哪去了,就听到女人的呻吟声从试衣间传了出来。

  「这家店的人真奇怪,不是在试衣间跟人做爱,就是在设计室里跟人做爱,还真开放啊。」清风心里想着,却好奇的往试衣间看去。

  从试衣间挡着的帘子下边,清风看到两条男人的腿正站在沙发床尾晃动着,他连忙蹲下来,往里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一个男人正架着一个女人的双腿在操弄着。

  有这好事,不看白不看,清风自然认真欣赏起这两个人在里面战斗的情景。
  由于有帘子挡着,从清风的位置,只能看到男人屁股一下和女人的双腿,女人的上半身被门框挡住了,男人跟女人交合的地方也不是看得很清楚。

  清风看到这女人的双腿,跟白枝的一样既细长又白嫩,那小脚也跟白枝的差不多,非常好看,唯一跟白枝不同的是,这女人的右脚踝上,带了一条红宝石的脚链,让人觉得更加性感。

  过了一会儿,里面的男人停止了抽插,让女人翻过来,跪在沙发床上,准备从后面插进去。清风看到男人的鸡巴抽出来后,长度差不多有自己的两倍,不由羡慕起来。虽说男人的鸡巴看起来比较细,其实也比自己的粗一点,说它细是因为这鸡巴确实太长了,跟粗度比起来比例有点失调。

  女人在翻身的时候,角度正好对准了清风,这女人的小穴已经粘乎乎的一片了,白白的东西糊满了整个下体,连那稀疏的阴毛也被粘粘的东西打湿,形成几缕粘在皮肤上。看到女人小穴上这么湿,让人一看就知道很可能他们已经操了不止一次,这些东西可能是前次射进去的精液跟淫水的混合物。

  「如果小枝被人这么操,小逼肯定也会这样粘乎乎的吧,别说,这女人的双腿和小穴跟小枝的还挺像呢。」清风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里面这个妇人会不会是白枝呢?听刚才的呻吟声,除了叫得比白枝更浪一点之外,声音还真是挺像的。

  「但是小枝应该跟马荣一起的啊,再说小枝脚上也没带脚链,她早上明明穿着裤袜的,应该是腿长的比较像吧,皮肤白的女人,小穴应该也都粉嫩吧,完全是巧合。」想到这里,清风的心里放下了大半,继续欣赏着里面的两人狗交方式的性交。

  后入式插的更深,这么长的鸡巴插进去,肯定能够直接到小穴的最底部。里面的女人显然对这种姿势更加敏感,大声的呻吟着:「亲,插到底了……太深了……啊……啊……啊……插穿了……」「你老公没这么长吧!让你试试哥的厉害!你老公的鸡巴多长?」清风听出了后面这个男人应该是彼德林。

  「啊……呜……啊……好深……受不了……亲……啊……」「说!你老公的厉害,还是我厉害,是不是我的长?」彼德林不依不饶,继续问。

  「你的长……亲……你的长,他的又短又细……也就10公分……插进去……没感觉……啊……亲……来了……来了……」清风听着他们的谈话,联想到自己,「唉,这哥们跟我差不多啊,听这女的说话,应该跟我的鸡巴差不多。」清风边看边听,仿佛里面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女友,因为白枝跟他做爱时,也喜欢叫他「亲」。他想像着自己的女友被别人操,想像着小枝被操的骚模样,心里不禁涌上酸酸的感觉,同时也感到格外刺激,自己的鸡巴不由硬了起来。清风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百般疼爱的女友白枝。

  彼德林听到女人夸自己,不由充满了自豪感,更加卖力的操弄着女人,撞的女人白白的屁股啪啪作响。

  女人在彼德林的连续快速冲击下,身体一挺,小穴里冒出一股淫水,应该是高潮了。随后女人可能又趴在床上了,彼德林还在连续的抽插着,在女人再次高潮来临的时候,将鸡巴插到最深,身子一抖一抖,将精液喷进了女人的阴道里。
  清风看到他们完事了,连忙抓起自己在桌上的包,悄悄的走开了。

  白枝被彼德林连续操了两次,已经累的趴在了床上,彼德林从白枝的小穴里插出已经变软的鸡巴,白枝的小穴里立即流出了浓浓的精液。

  彼德林来到沙发床头,用软了的鸡巴在白枝脸上轻轻抽打着,白枝见状,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于是张开口,将彼德林的鸡巴含时了嘴里,讨好般地帮他把鸡巴舔了个干干净净。

  白枝休息了会儿,坐起了身子,准备把内裤跟裤袜穿回去,却被彼德林挡了下来。

  「白小姐,这条内裤这么老土,跟白小姐太不般配了,我这里有一条,送给你吧。」说完,彼德林找出一条基本完全镂空的紫色小内裤,让白枝穿上。这条内裤虽然不是丁字裤,但是前后几乎完全透明,后面部分也比较窄,非常性感。
  彼德林已经将白枝原来的内裤扔进了垃圾桶,把超薄的裤袜装进自己的口袋,「白小姐,这个给我了,我收藏了。」白枝没有说什么,心想反正自己的丝袜裤袜很多,不差这一条,就任由彼德林拿去了。两人又搂在一起,互相探索了一下对方的身体后,白枝才走出了这家服装店。

  「今天虽然被这个彼德林干了,但是也非常爽的。他还送了一条漂亮的脚链,看样子价格也不低,而且彼德林还给自己礼服打了很大的折扣,比马荣在这里买衣服的折扣都要大,还答应多送自己几套性感内衣裤。」白枝在自己心里算计着,感到今天自己并没有吃亏,应该是赚到了不少,心里不由高兴起来。

  白枝不再多想,想到刚才马荣给自己的短信,马上往马荣家赶过去。

  「好好跟马姐谈谈,千万别让她说出去。」白枝心里想着,招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清风下午替老王值完班,早早回到了跟白枝的小窝,见白枝还没回家,就到厨房简单做了点饭,坐到沙发上等白枝回家。

  随着门锁转动的声音,白枝进了家门,她踢掉高跟鞋,换上了一双拖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搂住清风的脖子。

  清风在白枝的小嘴上吻了下,这也是他们每次回家后都要做的,恩爱无比。
  清风疼爱的在白枝光着的两条白腿上轻轻摸着,弄的白枝痒痒的,惹的她咯咯笑个不停。突然,清风看到了白枝右脚上那条红宝石的脚链,他一下子僵住了。
  「漂亮吗?今天下午跟马姐逛街买的。这可是今年的国际最新流行款。」白枝翘起右脚,往清风眼前伸了一下。

  「漂亮,太漂亮了!配在我老婆的美腿上,真是太美了!」清风回过神来,夸了白枝几句。清风顺着白枝的白腿,又看到了她里面穿的镂空的紫色性感内裤,这条内裤从来没见白枝穿过,白枝早上穿的内裤和裤袜呢?

  熟悉的叫床声?裤袜?红宝石脚链?性感内裤?白嫩的双腿?白嫩的小脚?清风越想越头疼,在设计师彼德林身下的女人到底是谁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