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17)作者:bulun


      十七、解难

      「你怕她知道?」刘斌见王芳如此紧张有些不解,觉得即使周薇知道是自己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万一她告诉我妈,我就死定了。」

      「你都上大学了,你妈还不准你谈恋爱?」

      「嗯。」

      「难怪你高中毕业还是处女。她呢?」

      「她不是,她有男朋友了。刘哥——」

      「怎么啦?」刘斌见王芳突然打住看着自己,疑惑地说.

      「你把她也弄了好不?反正她不是处女了。」

      「你要我与她发生关系?」王芳这个建议让刘斌大吃一惊.

      「嗯。」

      「不行。万一她告我强奸,那就完了。」

      「不会的。她也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我?」

      「这些天她经常说起你,打听你的情况. 」

      「打听我的情况,只能说明她对我好奇,并不代表她喜欢我,更不代表她愿意和我做爱,也许她是想知道你与我的关系。」

      「刘哥,那怎么办?」王芳觉得刘斌说的有道理,更加慌神,对刘斌的抽动完全没有了反应。

      刘斌见状也没有兴趣继续了,看来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王芳心里永远都不会安,略作思忖后说:「你别出声,我去看看。」说完悄悄从王芳身上起来,
下床,走到门边,握住把手,突然打开门.

      口站的果然是周薇,穿着一件刚好罩住臀部的内上衣,脸色红红的靠在门框边,可能站了好久了,身子有点打抖。她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大吃一惊,见
到挺着吓人巨物赤身裸体站在身前的刘斌时,更是目瞪口呆。

      「小薇,你怎么站在外门?」刘斌笑盈盈地看着周薇,小声问。

      「我、我、我上厕所。」回过神来的周薇结结巴巴地说.

      刘斌抓住她的手臂,说:「你看,你身上都冰凉的了,快进来。」不待周薇出声,便拉入房中。

      周薇进入房中,见到拥被坐在床上的王芳,神色更加慌乱,有些手脚无措。
      「你身上都冰凉的了,先上床再说,别感冒了。」刘斌不管周薇是否愿意,将她拉到大床上。

      王芳脸上紧张的神色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羞涩。见周薇上床,她将身子往一边移了移。刘斌跟着上床,将周薇挤在自己与王芳中间,说:「小薇,现
在你已经知道小芳与我的关系了。」

      周薇先点点头,看了刘斌一眼,接着又急忙摇头.

      「小薇,你不要既摇头又点头,我喜欢坦诚、实在的人。你给我的印象很不错,我希望你是个坦诚、实在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而且可以永远
做朋友。」一直在观察对方表情的刘斌缓缓说.

      周薇似乎怕刘斌误会,连连点头,也许是因为刘斌的语气比较平和,脸上紧张的神色略有缓和。

      「小芳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她也是我的女人,这个现在你已经清楚。尽管你和小芳是好朋友好姐妹,但是小芳还是担心你说出去。」

      「我不会。」周薇连忙一边摇头一边承诺.

      「怎么保证?」

      「我、我保证绝对不会。」

      「这样的保证很难使人相信。你也知道,小芳她妈不准她现在找男朋友,万一哪一天你不小心说出去了,或者你与小芳闹矛盾说了出去,怎么办?」

      「刘哥,我不会的,绝对不会。」周薇紧张地看着刘斌,先怕对方不相信。
      「不是刘哥不相信你。小薇,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我担心的是万一,万一你无意中说出去怎么办?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今天是你处在小芳的位置,你希
望小芳给你什么样的保证,你心里才踏实?」

      「我、我……」周薇看了看刘斌,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用急着回答,好好想一想再说. 我去上个厕所。」刘斌说完下床,披上一件外衣,挺着半软的阴茎出了房间,出门之前,给了脸上紧张已经消除的
小芳一个眼色。

      刘斌上厕所只是一个借口,是想借此机会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周薇不能给出可信的保证,真的办了她?这是他不愿意做的事。但是,如果没
有可信的保证,王芳心里肯定不会踏实,今天的事始终会成为一块心病。目前在
他心中,王芳的地位仅次於马小兰. 周薇是外人,王芳是自己的女人,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一直生活在不安中。他出来,也是给她们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自己
在一旁,她们相互之间有什么也不好说.

      上完厕所,刘斌坐在客厅沙发上,思忖着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不一会王芳走了过来。从王芳的表情看,问题似乎已经解决.

      「问题解决了?」刘斌问来到身边的王芳。

      「刘哥,你去把她弄了。」

      「那怎么行。刘哥怎么能干违法的事?」

      「不会的。刘哥,她同意了。」

      「哦?」刘斌有些不相信。

      「我和她说了,和你弄很舒服,肯定要比她和男朋友弄舒服,刚才我摸了她下面,湿淋淋的,说明她很想弄了。」

      刘斌看着王芳那认真而又兴奋地表情,知道对方说的应该不会有假,至於是怎么说通周薇的,不是他此刻考虑的。王芳的想法简单不过,如果周薇也和自
己做了爱,那么就肯定不会说出去了。为了让王芳安心,他只有起身往卧室走去。
      当他准备进门时,王芳跑过来,在耳边小声说:「刘哥,别关门. 」
      刘斌笑了笑,走进卧室,顺手将房门掩上。床上,周薇拥被而坐,垂着头,一脸羞涩。他走过去,在床上坐下,直接了断地说:「小薇,刚才小芳说,你愿
意和我做一次?」他不是不是相信王芳,而是觉得有必要亲口确定一下,以防万
一。

      周薇没有吭声,但是点了点头.

      「她没有逼你吧?」

      「没有。」周薇声若蚊音、粉脸通红.

      刘斌上床,在周薇身边坐下,伸手搂住她肩膀,说:「既然你愿意,就放松些,刘哥也喜欢你,会让你舒服的。」说完将对方搂入怀中,并封上了她的樱
唇。对方既然亲口承诺愿意和自己做,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更何况刚才没有发
泄,而周薇给他的感觉也不错,也想试一下对方与马小兰、王芳是不是又有不同。
      周薇不是初次与男人接触的女孩,没有王芳她们第一次那么紧张,虽然当刘斌的手搭在她肩上时,身子同样有些颤抖,但是很快平静下来,对刘斌的行动
没有抵触. 当刘斌吻上她的樱唇时,手自然地搂住了刘斌脖子。

      周薇的吻技不比王芳差,舌头似乎比王芳更灵活,在刘斌的带动下,很快进入角色,开始热情的回应。

      当周薇的呼吸声开始变粗时,刘斌松开了她的嘴,说;「让我看看你身体. 」说完,搂起对方内衣的下摆,将衣服从头上取下。周薇身上只有一件内上衣,内上衣取下后,全身赤裸,身无寸缕. 周薇乳房比王芳的略小,身子比王芳柔软,两腿之间毛发茂盛。

      「你的身材不错嘛,乳房也不小。」刘斌由衷地赞道。

      「乳房没有小芳的大。」周薇依旧声若蚊音。

      「盈盈一握,正好。而且很挺,也很有弹性。」刘斌一边抚摸一边称赞,接着伸嘴吻上了一侧的乳房。

      「好痒. 」当刘斌用舌头舔弄乳头时,周薇小声说.

      刘斌没有停止亲吻,直到两只乳房亲了一个遍,乳头已经变硬,才停止亲吻,说:「小薇,你亲过男朋友的小弟弟没?」

      周薇看了刘斌一眼,摇头说:「没有。」

      「那你今天试试。」刘斌估计王芳在门外听着,心想干脆让她听过全套,见周薇迟疑着,没有行动,又说:「你是不是认为那里很髒?其实那里很干净,
你试试就知道。」说完,将犹豫中的周薇的脑袋向两腿间推去。

      当周薇的嘴巴接近龟头时,刘斌说:「一只手握着小弟弟,对,先用舌头舔一舔龟头,对。」

      周薇看着眼前尚未完全勃起的阴茎,皱着眉,但是没有拒绝,依照刘斌的指示伸出舌头,慢慢尝试,舔了几下后,在嘴里品尝了一下。

      「怎么样?没有怪味吧?」

      「有点点涩。」

      刘斌知道那是马眼里流出来的分泌液的味道,说:「这个很正常,说不定以后你会喜欢这种味道。」

      周薇品尝了一下味道后,不用刘斌再催促,又低头去舔弄龟头. 刘斌见对方很自觉,於是便根据自己的感觉,开始指导:「……就是这样……对……特别
是龟头后面那个棱,多舔几下……对,就是这样……现在含住龟头……对……吮
吸……对,对……就是这样……小薇……没想到你这么聪明,一说就会……现在
让龟头慢慢往你口里面进入……注意要将嘴张开……用嘴唇含着慢慢吞入……不
要让牙齿碰小弟弟……对……现在开始用嘴唇慢慢套动……就像吸冰棍一样……
对……就这样……」

      刘斌教得很仔细,周薇学得认真,不一会便掌握了基本要领. 刘斌没想到周薇这方面的悟性比王芳还好,於是停止指导,任由对方自由发挥,闭目享受对
方的服务。

      阴茎在周薇的服务下很快勃起,过了几分钟,刘斌有了进一步刺激的需求,说:「小薇,含深一点,对,还深一点……」这次他抬起头来,看着周薇给自己
服务。周薇依言想将阴茎全部纳入口中,怎奈阴茎太过粗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
让嘴唇接触阴茎的根部。

      「小薇,好了。」刘斌见周薇的眼泪水都快憋出来了,没有让他继续下去,说完将周薇拉过来,将她压在身下说:「现在换刘哥来让你开心了。」

      刘斌分开周薇双腿,伸手一摸,那里果然早已水流潺潺,两侧的茅草也被浸湿,显然已做好迎战准备。

      「刘哥,你轻点. 」当刘斌将阴茎对准阴道口,准备进入时,周薇小声说.

      刘斌有些诧异,说:「你以前不是做过吗?」

      「你那里好大。」

      原来如此,她男朋友的比较小。刘斌点了点头,没有急急进入,用让龟头在阴道口附近来回滑动几下,让对方感受自己的粗细后,才徐徐推进. 当龟头全部挤入阴道口时,周薇眉头紧蹙,似乎很不适. 刘斌没有停留,继续往里推入,在推进过程中,发现除阴道口附近阻力比较大之外,里面阻力并不大,当龟头穿
过阻力区时,周薇的眉头逐渐舒展。

      直到阴茎前端顶住宫颈,无法再往里进入时,刘斌才停下来,趴在对方身上,一边品味周薇的紧致和不同,一边问:「刚才是不是不舒服?」

      「你的太大了。开始进去的时候很胀,还有一点痛。」

      「现在还痛吗?」

      「不痛了,只是有点胀。」

      「那我开始动了。」

      「嗯。」

      「你以前和男朋友做的不多?」刘斌一边抽动阴茎,一边问。

      「只做过几次。」在回答时,周薇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男朋友是你同学?」

      「是的。」

      「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会把第一次给他?」刘斌见周薇不做声,接着笑着说:「是不是想尝尝做爱的味道?」

      周薇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听了刘斌这句话后,脸上红云更密。刘斌猜想多半是这种情形,很多少男少女在一起发生关系,并不是他们相互有多爱对方,而
是出於对性的好奇。

      「你男朋友现在哪里?」刘斌猜想周薇的男朋友可能不在S 市,否则,周末不一定会与王芳在一起。

      「在外省。」

      「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今年上半年。」

      「在宾馆,还是在家里?」

      「在他家里. 」慢慢地周薇对回答刘斌的这些问题不再感到羞涩,好像是两个很要好的知己在聊天,有问必答。

      「第一次舒服吗?」

      「不舒服,只是痛。」

      「现在舒服吗?」

      「舒服。刘哥,你轻点. 」

      「怎么啦?」

      「你顶得太深了。里面好涨的。」原来刘斌问到现在是不是舒服时,使劲往里顶了一下。

      刘斌只有适当减弱沖击力度,说:「你男朋友那东西不长?」

      「没有你的长,顶不到最里面。」

      刘斌发现在聊这些与性相关的事情时,周薇似乎比较兴奋,能很快进入状态。只过了一会,当他再次大力顶入时,周薇不再表示不适. 於是他一边继续与周薇说一些与性相关的事,一边加大抽动力度,不一会周薇便开始挺动臀部迎接
他的沖击了。

      周薇的阴道与王芳又有不同,虽然都是阴道口附近很紧,里面相对较松,但是紧致部分似乎比王芳的长,里面十分湿滑,抽动并不困难,阴茎几乎只与阴
道口附近紧裹着的嫩肉摩擦,感觉特别舒服,与打飞机差不多,但是比打飞机来
得舒服,毕竟是在温热的窒腔中,抽动越快速,感觉越舒服。这让刘斌更加兴奋,很快便大开大合地沖杀起来。

      进入状态后的周薇脸色酡红,眯着眼睛,不再说话,似在专心品味性爱的滋味,不管刘斌如何沖刺,都只是用粗重的「嗯」、「喔」声来回应。

      渐渐地,刘斌发现,周薇可能是书上说那种内媚型女人,欲望一旦被激发便会娇吟婉转、拼命索取,而且承受力、适应力很强。他拼命沖刺了十来分钟,
才将对方送上高潮。

      当周薇从高潮跌落下来后,全身松软如泥,脸如红布,只有双手无力地搭在刘斌背上。刘斌没有像以往一样停下来享受对方高潮时的悸动与紧缩,而是继
续抽动阴茎,只是放慢了速度。

      「刘哥你还没到?」回过神来的周薇,发现刘斌仍在自己身上耕耘,而且体内的阴茎依旧坚硬如铁,惊歎道。

      「喜欢吗?」

      「喜欢. 刘哥你真强,和你做爱真的很舒服。」

      「那今晚刘哥就让你舒服个够。」

      周薇很快便恢複过来,又开始举起双腿挺动臀配合刘斌抽插。周薇第二次高潮来得很快,几分钟后,便又进入高潮。这次进入高潮时,周薇开始用声音来
表达自己的感受了:「刘哥,你真强……真的好舒服……我快到了……你插得好
深……好舒服……插到我肚子里了……我来了……我死了——」

      喊出最后这一声「我来了」以后,周薇使劲搂紧刘斌的身子,双腿更紧紧勾住他的臀部,似乎怕他跑掉。刘斌无法继续抽插,只有停下来,待高潮过后再
追求自己的极乐。好在周薇的持续时间不长,很快便瘫软下来,於是刘斌又开始
第三次征伐。

      「我也到了。」当周薇第三次达到高潮时,刘斌也到了,在即将喷发时,特意出言提醒,同时准备抽出阴茎. 周薇没有说话,「嗯」了一声,双手抱得更紧,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啊,死了。」当阴茎顶在体内深处开始喷射时,周薇才又张口说出心中的感受。

      从高潮跌落下来的周薇,这次确像是死了一样,全身瘫软、两眼无神,只有粗粗的喘息声在空中回荡。

      「刘哥,你真行,弄了这么久,我都快冻僵了。」刘斌尚未从周薇身上下来,身边传来王芳的声音。

      刘斌知道王芳是在周薇最后一次说「我又要来了」时进来的。那时周薇正处在高潮中,根本没有注意,此刻听到王芳的声音,大吃一惊,见王芳笑吟吟地
看着自己,羞涩满脸通红,连忙转过脸去,躲在刘斌胸前。

      为了满足王芳的愿望,刘斌当着她的面从周薇身上起来,抽出尚未完全变软的阴茎,然后在周薇身边躺下。没有刘斌身体的遮挡,周薇急忙用手捂住自己
发烫的脸,同时合拢双腿,似乎不愿王芳看到自己高潮后的样子,特别是沾满汙
秽物阴部。情急智短,她没有去想用被子要遮盖自己的裸体.

      「你上来,别感冒了。」刘斌见王芳仍在欣赏周薇高潮后的样子,瞋了一眼,说.

      王芳调皮伸了一下舌头,乖巧地爬到刘斌的另一侧躺下。

      刘斌拉过被子盖住三人身子后,侧脸对王芳小声说:「你现在开心了。」
      王芳开心地点了点头,侧身抱住刘斌满是汗水的身子。刘斌伸手将王芳搂入怀中,说:「我是累坏了。」

      逐渐恢複过来的周薇也侧过身来,抱住刘斌,小声说:「刘哥,和你在一起真的好舒服,我都差点晕过去了。」

      「我没骗你吧?」刘斌侧过脸去,同样将周薇搂入怀中,笑了笑,刚想说话,头枕在他胸前的王芳笑着先开口了。

      「你坏死了。你说好去小兰房间的,却偷偷摸摸走了进来。」自己与刘斌欢爱的情景被王芳目睹,周薇心里很不痛快,瞪了看着自己的王芳一眼,狠狠地
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