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脱衣麻将】(第九部)(01)作者:altec999999


人物简介:

  < 金小武 >
  本作的男主角,功课平平,生平无大志,只求60分。外表斯文帅气,曾是高中、大学的篮球校队,在学校颇受女生欢迎。个性不太会拒绝女生,但有点妻管严。因为寒假一场脱衣麻将,同班的女同学小卉故意输钱并露出放荡欠干的淫骚模样,让小武和她做爱还赌债,小武也因此被激发出体内深处的兽性。

  经过晓如姊妹的诈赌事件,小武兴起创立麻将社的念头,在小卉的陪伴下,找到稚龄当指导老师,顺利创社成功。也因为麻将社的关系,小武也和学校的乳牛名姬可莉搭上关系,并当上可莉的主人。随着农场里的乳牛女友、炮友越来越多,小武要烦恼的问题也跟着增加。


  < 小薇 >
  小武的同班同学,也是小武的正牌女友,个性温柔、热心助人、孝顺父母。小薇外貌是标准肤白奶大脸正的大奶妹。其胸部有D-cup,也是小武班上的巨乳正妹之一。而小薇和小卉是闺房密友,小卉也因此得知小武的特长之处。

  < 徐小卉 >
  小武的同班同学,也是小薇的好友。小卉外貌属野性美的美女,胸前更是拥有一对丰满的F-cup乳房,因此成为班上爆乳妹的第一把交椅,更被封为学校的乳牛3姬之一。虽然追求者众,但小卉的个性粗鲁大胆,有如脱韁的野马,一般人很难抓到小卉的喜好,常常无功而返。

  小卉是小武第一个地下女友,在一次脱衣麻将比赛,故意输给小武,顺利勾引到小武当炮友。除了傲人的身材外,小卉性经验丰富,常常会出些鬼点子。因为喜欢做爱,所以对小武的大炮非常依恋。

  在小武众多的后宫中,小卉理所当然的成为地下第一夫人,虽然偶尔会设计其他女生给小武享用,但对於可能威胁到她位子的爆乳正妹,小卉仍非常有警觉的抵制。


  < 侯玲玲 >
  小武的同班同学,小武的第二个地下女友。因为暗恋小武,为了要逼走赖在小武家的小卉,被迫和小卉等人玩脱衣麻将,最后被小卉设计成为小武的炮友。玲玲外表可爱有气质、个性天真、善解人意,常被小卉和佩佩戏弄,同时也是品学兼优的资优生。拥有娇小纤瘦的骨架与D-cup的胸部,还有一副好色的体质。


  < 侯佩佩 >
  玲玲的姊姊,小武的第三个地下女友。佩佩的职业是新闻台的女主播,外表姣好、高雅气质,个性略为自傲,对不相干的人态度冷淡。170公分的高挑身材再配上丰满的E-cup巨乳,佩佩可说是全国炙手可热的爆乳女主播。
  在撞见小武、小卉、玲玲玩3P后,被玲玲大义灭亲,小卉再加以凌辱。为了要报复小卉的凌辱之耻,佩佩故意委身要小武帮她复仇,最后反而迷恋上了小武。和玲玲一样,也是个喜欢做爱的气质美女。后来和小武一起相处时,佩佩常常和小卉互相较劲。


  < 婉姨 >
  佩佩和玲玲的母亲,一个被工作狂老公冷落的气质熟女,个性和玲玲相似,标准的贤妻良母。婉姨外表成熟抚媚,并带有母爱的亮丽气质。因为怀孕胸部二度发育为F-cup的等级。在一次小卉的聪明误事下,欲火难耐的婉姨大胆的色诱小武干她,和自己的两个女儿成为小武的母女丼后宫。(过年特辑登场)

  < 可莉 >
  小武的同校同学、热舞社社长,胸部有F-cup,同时也是学校的乳牛3姬之一。可莉外表是个青春洋溢、漂亮可人的邻家大姊姊,个性文静有家教,进退得宜,给人聪明理智的印象。但私下却被前男友调教成M奴隶,偶尔听调教指令没穿内衣去练舞,被男生视奸后,都会非常想找人做爱。但前男友太混被退学去当兵,可莉变成无主状态。

  在麻将社举办麻将大赛时,可莉在大礼堂的杂物间被小武硬上,可莉的M癖好当场认小武是新主人,但小武并没答应。直到小武在女厕再度强上了可莉,小武才认可莉当肉奴,成为小武的第四个地下女友。

  因为可莉拥有姣好的外貌、丰满的身材、温柔的个性、健美的舞者形象,综合评比起来,可说是乳牛3姬之首。


  < 伊婷 >
  小武的同校同学,也是学校的F罩杯乳牛3姬之一。伊婷拥有完美亮丽的瓜子脸,习惯戴上黑框眼镜,给人感觉高贵典雅有气质,尤其是她丰厚的嘴唇旁的黑痣,更是有股莫名性感娇淫的气息。身高约有170公分,配上丰满有料的胸部,魔鬼般的身材玲珑有緻。但个性却是非常高傲,十分瞧不起平凡的男人,立志要嫁入豪门。在学校的现任男友是明宽。

  伊婷曾带着明宽想要买麻将社社长之位,意图想靠人气高涨的麻将社拉抬她自己的声势。


  < 胡筱仙 >
  小武的同校夜间部同学,也是玲玲的高中同学。筱仙是拥有I-cup巨乳的美少女,外表清纯亲切、个性古灵精怪,在高中时,就有抢别人的男友嗜好,因此玲玲非常不喜欢筱仙。到大学时,筱仙开始被男人包养。但要和她做爱都要带保险套,但因为没有准备到超大尺寸的套子,被小武干时,都会优待小武无套内射。

  因为某次小武和玲玲在内衣店的试衣间做爱,被筱仙抓到把柄,玲玲不得不让筱仙加入麻将社。在学校时,筱仙都会故意打扮清凉,并装成迷糊、楚楚可怜的模样,吸引男生的目光。某次邀请小武在她宿舍作客,小武才发现筱仙还有不错的厨艺。

  为了要跟小卉抗衡、讨好小武欢心,筱仙想要拉拢海咪跟她合作,以双I罩杯美女为饵诱惑小武。


  < 稚龄老师 >
  小武学校的大学讲师,某天在校学里巧遇小武、小卉,并大方的答应当国粹艺术研究社(麻将社)的指导老师。因为先上车后补票,才和现任老公结婚。现在已怀孕数个月。

  稚龄外貌是长发飘逸、身材高挑、秀丽稚气的大美女,玲珑有緻的身材,条件好的可以当超级模特儿,并号称是XX大学里最漂亮的女老师。个性相当随和开朗,不会有高高在上的架式,私下和小卉关系良好。某次稚龄醉的不醒人事,在小武、小卉的偷看下,推估稚龄的胸部为D罩杯。


  < 湘妤 >
  小武学校的大三转学生,湘妤身材高挑纤瘦,外貌清秀亮丽、安静不多话,止举非常有教养,待人客气和善。在稚龄老师的介绍下,加入小武的麻将社。为了招募社员,湘妤自愿出钱当奖金来办麻将大赛,因此获得麻将社的财务干部一职。个性中带点天然呆,因此常常糊里糊涂的当小武的把风工具。

  某次到小武宿舍过夜,大家才发现湘妤的胸部也不小,因此陪湘妤到百货公司买内衣,后来由可莉证实,湘妤的胸部有E-cup的实力。


  < 琦琦 >
  小武班上的女同学,同时也是嘉豪的女朋友。个性外向活泼,外表是可爱又敢玩的长相,胸部有E-cup,也是小武班上的爆乳妹之一,喜欢穿小一号的内衣挤出乳沟吸引男生的目光,偶尔会到夜店玩一夜情。因为暗恋小武,在浴室被小武干过后,甘愿当小武的性奴隶炮友。

  虽然有嘉豪这个男朋友,但琦琦似乎对他的性能力不太满意,平时在学校会找机会跟小武做爱,并对小武的话言听计从,也因此跟小柯搭上一腿。


  < 芸臻 >
  小武的同校同学,就读新闻系的小大一。芸臻外表清秀文雅,身材高瘦的气质美女。因为非常崇拜女主播佩佩,所以才念新闻系。胸部为B-cup,在佩佩的威胁利诱下,成为小武的地下小女友。


  < 晓如 >
  小武的同校同学,就读大二,和晓芸是姊妹,同时也是小柯的女朋友。晓如外表算是清秀美女,瘦高的身材再加上D-cup的胸部,平时也是颇受欢迎的正妹。个性有些自傲、拜金,因为和晓芸诈赌被小卉抓包,被小武白干了一顿。虽然和小卉达成互不侵犯的协定,但晓如还是会找机会想要挑战小卉。


  < 晓芸 >
  小武的同校同学,晓如的妹妹,学校的小大一,外表和姊姊一样也是清秀美女,瘦高的身材和略小的胸部。因为诈赌被抓包,小卉本要小武破了她的处女,但在小武跟玲玲的说情下,总算逃过被破处的惩罚。晓芸个性比较安静内向,到麻将社喜欢找玲玲聊天。


  < 琳儿 >
  小武的同校同学,也是颓废哥的女友,大三学生,外表清纯可爱。胸部有F罩杯,在麻将社里也是受人注目的巨乳妹。在参加明宽的脱衣麻将比赛后,颓废哥发现琳儿似乎有喜欢曝露被视奸的性癖好,带琳儿去买新内衣的同时,也在试衣间里当起四脚兽。


  < 海咪 >
  小武的同校同学,大二学生,同时也是明宽的女友之一。海咪身材与筱仙类似,胸部也是惊人的I罩杯,个性聪明理智,牌技不差。外表虽然不到大美女的等级,但也算颇有姿色。 在明宽的要求下,海咪都会剃光自己的耻毛。

  海咪原先跟明宽关系良好,但因为伊婷的出现,被明宽有些冷落,导致海咪内心十分不爽伊婷,对於明宽喜欢到处找炮友的行为也採取默认的态度。


  < A咪 >
  A咪是小武学校附近的护专学生,明宽常约出来打炮的炮友,偶尔也会兼差当援交妹。金色短发,身高165,胸部是E-cup,有些下垂。在明宽的要求下,A咪都会剃光自己的耻毛。A咪个性颇为粗鲁,看不起一般的平凡男人。
  A咪外貌也算不差,虽然脸蛋比不上伊婷,胸部没海咪惊人,但A咪仍非常想讨好明宽的欢心,可以配合和明宽玩多P性交。把伊婷跟海咪视为情敌。

  < 小岚、小莉 >
  A咪的同班同学,A咪、小岚、小莉是常一起行动的好朋友,甚至一起当援交妹,在A咪当明宽炮友的期间,A咪会带着小岚、小莉和明宽一起玩4P,而小岚、小莉也看明宽条件不差,甘愿当明宽的免钱炮友。

  小岚外表还算清秀,身材瘦高,胸部是B-cup。

  小莉,红发、姿色普普,婴儿肥的脸,胸部是C-cup。
  

  < 怡君 >
  麻将社大赛4强之一,长相是清秀中带点英气。


  < 君儿 >
  小武的同校同学、热舞社的副社长,君儿算是外表还不错的美女,纤瘦健美  的身材,乌黑的长发和可莉一样随时绑着马尾,小巧玲珑的胸部比可莉更适合跳舞。个性比较直,但没小卉来的粗鲁。胸部为C-cup。

  君儿和可莉想要抢回麻将社使用的社办,因此和小武小卉约下麻将对赌的比赛。最后比赛输了,被迫和小武做爱当成惩罚。


  < 明宽 >
  小武的同校同学,大二学生,外貌不差,个性颇为自恋、自傲。目前台面上的女友是伊婷,并放话想要凑齐乳牛3姬。海咪则是要好的小女友。因为家境不错,常常有女生围绕在身旁。

  暑假时,明宽带了A咪等3个护专妹,在麻将社举办一场脱衣麻将的性爱游戏,让众人得知明宽不但出手大方,也颇受女生爱戴。


  < 嘉豪 >
  小武的同班同学,也是琦琦的男友,个性好色,说话有些白目,不太能满足琦琦的性需求。知道玲玲的胸部也不小之后,便迷恋上玲玲。


  < 小柯 >
  小武的同班同学,也是晓如的男友,个性幽默健谈,家境不错,常常把系外的女学生,在班上花名在外,喜欢肛交。目前计画要把晓如、晓芸两姊妹一箭双鵰。因为小武的凑合,小柯和琦琦搭上线,也让小武开了琦琦的后庭苞。


  < 小A >
  小武的同班同学,家住学校附近,身材矮胖,脸上也长满青春痘。平时就是熬夜打电脑跟看漫画。在学校是有名的猪哥,喜欢偷看女生的胸部。家里是大地主,平时的零用钱不少,在麻将社常常是小卉的跑腿。


  < 黑皮 >
  小武的同班同学,家住学校附近,身材一般,家境普通。和小A常常被小卉指使做事。


  < 阿强 >
  小武的同班同学,外表肥壮,非常迷恋筱仙的巨乳。


  < 颓废哥 >
  小武麻将社的社员,大五延毕生,琳儿的男友,个性斯文,爱打麻将。但牌技差常输钱。为了偿还赌债,颓废哥说服琳儿下场玩明宽举办的脱衣麻将游戏。

  < 卷毛 >
  小武麻将社的社员,常出现在麻将社打牌。


***********************************             (一)赌后争夺战


  从百货公司回到宿舍后也已经是晚上11点多,送可莉跟湘妤回去后,我和小卉、玲玲在客厅里。

  玲玲脸蛋有些吃醋的问说:「下午我们在百货公司排队买票的时候,小卉你是故意找小武一起去挑内衣的吧?」

  「呵呵~没错,玲玲你倒是越来越精明啦~」小卉笑着说。

  「我就知道,然后你们该不会也在试衣间里做爱吧?」

  「当然啊~就是要可莉跟湘妤不在才能做啊。」小卉立刻承认说。

  「吼~我就知道,小卉你真的很好色耶。」

  「哼,不知道是谁先在试衣间里做爱的,还敢说我。」小卉反呛回去。
  「那、那还不是小武硬要的,对了,你们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吧。」玲玲脸红的反驳说。

  「算有吧,颓废哥跟琳儿居然也去那买内衣,还跟我们一起打炮呢。」
  「什么!?真的吗?」

  「骗你干嘛,而且颓废哥他还是特意带琳儿去那间内衣店,因为网路上有传言可以在试衣间里打炮哩。」小卉解释说。

  「吼~你们男生怎么这么好色啊!」玲玲看着我大叫。

  「呃,颓废哥的行为不要牵拖到我身上啊。」我赶紧喊冤。

  「那颓废哥跟琳儿有认出你们吗?」玲玲担心的问说。

  「放心,我们有等颓废哥跟琳儿先出去结帐,我和小武才出试衣间啦~」小卉安慰说。

  「那就好,免得又发生跟筱仙一样的事情出来。」玲玲眼神有些怨恨的看着我说。

  靠,看来玲玲还是一直对被筱仙发现我们在试衣间打炮的事耿耿於怀,那今天被馨亚偷拍的事情要不要说出来呢?要是被小卉跟玲玲知道的话,一定会把我骂死的,但……诚实是上策,还是先说出来好了。

  「呃、呃,其实还有一件比被颓废哥跟琳儿发现更严重的事情……」我语气微微颤抖的说。

  「怎么?还有什么比被颓废哥他们发现更严重的事?」小卉疑惑的问说。
  「就是……就是……那间内衣店的试衣间有、有偷拍!」

  「什么!?」「真的假的!?」小卉跟玲玲同时叫了出来。

  看着她们一脸惊讶的表情,我缓慢的点点头。

  「靠!小武你怎么知道那间内衣店有偷拍?」小卉大声问说。

  「对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玲玲也情绪激动的问说。

  我吞了吞口水,开始说出馨亚的事情,从她坦承3间试衣间里都有针孔摄影机,并威胁我要跟她到仓库做爱,然后再拿回今日偷拍的记忆卡,以及还有我跟玲玲的偷拍影片还在她的手上。

  「操!那柜姐真的这么不要脸?不但偷拍,还要你跟她打一炮!?」小卉气的大骂说。

  「对、对啊,我手上的记忆卡就是今天偷拍的内容。」我从口袋拿出记忆卡对小卉她们说。

  「吼~!臭小武!死小武!这下你要怎么负责啊!?上次在试衣间做爱被嘉豪偷摸胸部就算了,没想到还被人偷拍了喔!?」

  玲玲知道自己被偷拍,气质的脸蛋涨红、一副着急地快哭出来的模样。
  「别、别担心,馨亚她应该也不敢随便给别人啦,要是流了出去,她也会很麻烦啊,警察随便找都能找到她。」我赶紧安慰玲玲说。

  「哼!你又知道了!要是真的流出去,你就要负责人家这辈子了啦~!」玲玲站起来又羞又气的大骂我说。

  「靠!等一下,玲玲你想趁机偷鸡吗?那偷拍影片老娘也要故意PO上网,这辈子也要给小武负责!」小卉突然激动的说。

  「吼~小卉!你在胡说什么啦~!」玲玲脸红的大喊。

  妈、妈的,小卉这女人,为了想跟我在一起,宁可偷拍外流吗? 冏rz
  「你、你们也别太过担心啦,我觉得馨亚她应该也不是很坏的人啦,只是比较好色一点而已。」

  「哼,你这臭小子当然没差,又可以跟一个爆乳正妹打20次的炮!我看她的奶子也不小,内衣穿什么罩杯的啊?」小卉板着脸问我说。

  「呃、呃,好像是F、F-cup吧。」

  「操!居然还有F罩杯,这下可爽到你这小子了啊!」小卉表情不爽的用双手猛捏我的脸颊骂说。

  「呜喔喔喔~!很、很痛耶~小卉你快放手啦!」我急忙大声求饶。

  「哼。」听到我的求饶声,小卉这才放手。

  「小卉,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难道就只能乖乖的让小武跟那可恶的坏女人做爱20次吗?」玲玲一脸不甘的问说。

  「哼,既然那个淫贱的柜姐都说可以找其他男人一起操她,我们麻将社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猪哥,随便凑一凑也够她爽20次了。」小卉不屑的说。

  「嗯……好像也只能这样了。」玲玲无奈的回说。

  「好啦,那我们现在就检查一下记忆卡的内容吧,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偷拍影片,免得被那柜姐唬了。」小卉好奇的说。

  於是我们走进小卉跟玲玲的房间,小卉坐在电脑前,我跟玲玲站在后头,小卉先插入第一片记忆卡,点了里面的影音档快速浏览一遍,试衣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空无一人,偶尔才会出现女生在里面试穿内衣。

  「哼、哼,看来这真的是试衣间的偷拍啊。」小卉说。

  「呜~也就是说先前我跟小武做爱时也一定被偷拍啰?」玲玲沮丧的说。
  「看来是没错了。」

  不一会,画面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全裸的巨乳正妹正在试穿内衣。
  「这女生好像是可莉耶!我们不要偷看她试穿啦~」玲玲着急的大喊。
  「怕什么,可莉又不会知道。」小卉毫不在乎的回说。

  「吼~那不就白白便宜小武了?」玲玲嘟起小嘴问说。

  「呵呵~老实跟你说吧,小武老早就把可莉那闷烧的母狗干过一次了,不差这次的偷拍了啦~」小卉笑着说。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玲玲一脸惊讶的问说。

  「小武你跟玲玲解释吧。」

  「靠,为什么要我解释啊?」

  「嘻嘻~爽的人是你,当然要你解释啦~」小卉淫笑说。

  因为知道玲玲可能会吃醋,所以先前才没有告诉她,既然小卉这大嘴巴都提了,我只好尴尬的把先前跟热舞社比赛的事说给玲玲听,并在比赛结束当天上了可莉跟君儿两女。

  「吼~!小武你这大色狼!居然连上了可莉跟君儿喔!」玲玲立即一脸吃醋的大骂说。

  「呃、呃,要被我干也是她们自己提出来的啊,怎么能怪在我身上。」我赶紧辩解说。

  「人家才不管啦~你当时可以拒绝啊!」玲玲神情不满的看着我说。

  「好啦,玲玲你就别在意了,现在小武还是在我们身边啊,我们再看下一片吧。」小卉插话说。

  「哼~」玲玲鼓起脸颊、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这次我们换了第二片记忆卡,很快的就发现湘妤试穿的偷拍影片。

  「哇~湘妤的身材真的好好喔!不但非常瘦,胸部也很大耶~」玲玲大声惊叹说。

  「对啊,湘妤的身材实在是太犯规了,第一次看到她的裸体,害我都忍不住想要上……」我跟着附和说。

  「吼~小武你不要偷看湘妤的偷拍啦~」玲玲发现我也正在看湘妤的偷拍,马上用小手遮住我的双眼。

  「哼,不就是瘦了点,有什么了不起。」小卉不悦的说。

  「小卉,你快把影片快转啦!」玲玲大喊。

  「好啦~反正湘妤也没什么好看的。」

  小卉对於我称讚湘妤似乎颇为不满,马上加快影片的播放速度。不过,湘妤的身体早就被我玩弄过了,这时候还是继续装傻比较好。

  等小卉快转过湘妤的片段,玲玲才把手拿开。再过了一会,果然出现我跟小卉的身影,粗大的肉棒正插入小卉的嫩穴里,阴唇肉紧紧吸住阴茎,并随着肉棒的滑动分泌出淫汁出来。

  「哼哼~看来我们还真的被那淫贱的柜姐偷拍了。」小卉冷笑说。

  「对、对啊,而且从这角度看,小武的鸡鸡看起来……也太粗了吧……阴道口都被撑的好开喔……」玲玲脸红羞涩的说。

  「呵呵~怎么?你这小淫娃又想要了吗?昨天晚上小武不是才操过你的屁股吗?」小卉笑着调侃说。

  「才、才没有啦~」玲玲害羞的急忙否认。

  「唔……就算你们现在想要,我也不行了。」我无力的说。

  「哼,真是没用的男人。」小卉白了我一眼。

  快速看完了第二张记忆卡的内容,小卉再换上第三张记忆卡,搜寻了一下,总算出现颓废哥跟琳儿的做爱片段。

  「嘻嘻~琳儿的身材还真不错,看来颓废哥也是天天操她吧!」小卉笑说。
  影片内的颓废哥正在他的肉棒死命的抽干琳儿的嫩穴,琳儿的粉嫩阴唇正紧紧夹着阴茎,愉悦的蜜汁不断的流出,而胸前一对F罩杯的白皙巨乳也剧烈的前后摇晃着,琳儿的脸蛋更是一副放荡满足的骚样。

  「唉呦~我们别偷看他们做爱啦!」玲玲看到画面上被放大的坚挺阳具,急忙害羞的用手遮住脸大叫。

  「你不想看可以去客厅啊。」小卉回说。

  「这样看他们的偷拍不太好吧。」

  「怕什么,他们又不会知道,况且要是没有小武,这偷拍拿的回来吗?看他们的偷拍就算是小武帮忙的回报吧。」小卉理所当然的说。

  「嗯、嗯,也是啦……只是、只是……颓废哥下面的鸡鸡……怎么跟小武的差这么多啊……」玲玲从指缝中偷瞄电脑萤幕,小脸羞红的问说。

  「嘻嘻~那是玲玲你运气好,第一个男人就是小武这种大炮鸡巴,现在要你吃颓废哥的老二,保证你一定会觉得不够爽呢!」小卉瞇眼淫笑说。

  「吼~!小卉你在乱说什么啦~!我、我干嘛要吃颓废哥的鸡鸡啊,人家只要有小武就好了啦~」玲玲害羞的大喊。

  「哈哈~我也舍不得玲玲给别人吃了啊。」我抱着玲玲笑着说。

  「哼~你只会舍不得玲玲,那人家呢?」小卉一脸醋意的跟着问说。

  看小卉吃醋的模样,我赶紧一手一个的抱住小卉跟玲玲说:「哈哈~你们都是我的小宝贝,当然不会随便就便宜别人啊。」

  「咯咯~这还差不多。好啦,现在很晚了,我们也该睡觉了。」小卉喜悦的笑着说。

  於是我们藏好3张记忆卡,再一起去浴室洗鸳鸯浴,洗完回到小卉跟玲玲的房间睡觉。安慰仍对被偷拍不安的玲玲后,我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    ***    ***    ***


  隔天星期一,下午上完暑修课,我和小卉一起买了便当到社办吃晚餐顺便开门给社员打牌,玲玲和湘妤则过了约半小时后才到社办,当湘妤一出现在社办马上引起众人的目光。

  「呜哇~湘妤你的胸部怎么变的这么大啊?」

  「靠!想不到湘妤也是大奶妹?」

  「妈的,麻将社都快变成农场啦~!」

  几个男生的喊叫,让湘妤脸红的赶紧躲在角落的桌子和玲玲一起吃便当。
  「妈的!你们这些变态,乖乖打你们的牌,不要给老娘鬼吼鬼叫的,谁敢再乱叫,老娘就退他的社费!」小卉有些不耐烦的大骂说。

  虽然小卉对湘妤有些意见,但看到这些猪哥在瞎起鬨,也忍不住出声制止。这些色胚听到小卉的河东狮吼,才乖乖的做自己的事。这时嘉豪叫我过去他们几个男生那里。

  「靠,湘妤什么时候也变成大奶妹了啊?该不会是垫出来的吧?」嘉豪好奇的问说。

  「呃,这我也不太清楚,但以湘妤的个性,那两粒应该不会是假的吧。」我装傻回答。

  「妈的,亏你还是社长,先前居然都没发现湘妤的胸部这么有料?」嘉豪亏我说。

  「靠,社长又不是神,我哪知道全部女社员的三围啊!」我反呛回去说。
  「不知道湘妤有没有男朋友,真想把她推倒在床上玩弄她的大奶子啊!」小A一脸猥亵的幻想说。

  「哈哈~凭你也想玩弄湘妤的奶子,等下辈子吧。」嘉豪大笑说。

  「靠,笑屁啊!老子都摸过乳牛的……不是,前天老子都可以操到A咪那大奶妹了,湘妤也不是不可能啊!」小A知道自己差点说出摸过小卉的奶子,急忙改口说。

  「妈的,讲到这个就不爽!前天晚上小岚、小莉我都干过了,就是没干到A咪的屁股啊啊啊~」嘉豪一脸失落的大喊。

  「是喔,那天晚上比完赛之后的发展?」我好奇的问说。

  「靠,后来超爽的,小岚跟小莉都玩开了,免费给全部的男生打炮,还不限次数,A咪第二次的大三通,黑皮还到干A咪前面的肉屄哩。」小A笑着说。
  「所以你们两个把那3个护士妹的屁股都操过了?」我对小A跟黑皮问说。
  「哈哈哈~对啊,那天超Lucky的,花2千可以上了3个女生,有够爽的啦~」黑皮得意的大笑说。

  「操,你们这两个混蛋,这个月打牌都不会赢钱了啦!」嘉豪一脸忌妒又羨慕的骂说。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啊?」

  我和嘉豪等人转过头,这才发现小柯跟晓如、晓芸也到社办来。小柯直接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晓如和晓芸则到空的麻将桌上坐着。

  「嘿嘿~上星期六晚上麻将社有个刺激的节目,不但有大奶妹露奶,还有3个护士妹可以干到饱咧!」嘉豪笑着说。

  「靠,真的假的?到底是怎回事?」小柯好奇的问说。

  於是嘉豪开始说明上星期六晚上明宽带了海咪等4女来麻将社玩脱衣麻将,并且还看到海咪、琳儿两女裸露的爆乳,最后是一群人把A咪等3个护专妹狠狠地操了一顿。

  小柯听完后,表情激动的骂说:「干!亏我们还是同班同学,这种好康的也不会打电话通知一下喔!」

  「切,星期六你不是跟晓如出去玩,怎么叫你回来啊。」嘉豪说。

  「靠,我也可以赶回来啊。妈的,那天出去也没干到晓如,结果连社办的妹也没玩到,一整个亏大了啊!」小柯忿忿不平的抱怨说。

  「哈哈哈~谁叫你那天重色轻友,虽然入场费要2千,但光是看到海咪的奶子就值回票价了啊!」嘉豪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靠!可以看到海咪的奶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啊,老子随时都可以跟一个E罩杯的大奶炮友干到爽咧~」小柯似乎不爽嘉豪的嘲讽,不干示弱的反呛回去。
  妈的,E罩杯的大奶妹?小柯该不会是指琦琦吧?这种事没必要拿出来呛嘉豪啊啊啊~! 冏rz

  「啊不就很厉害,哪天带来给我们看看啊。」嘉豪回呛说。

  「哼哼~当我白癡喔,被晓如发现我不就死定了。」小柯冷笑说。

  「好啦、好啦,没看到海咪的奶子又不会世界末日,A片随便找都有比海咪更大的奶子啊。」我赶紧出面圆场,免得小柯受不了刺激把琦琦的事说出来。
  「对啊,小柯你也别生气,搞不好明宽之后还会再办一次啊。」小A也跟着安慰小柯说。

  「唉,算了、算了,不讲这个了,我们来打麻将吧。」小柯无奈的说。
  停止了星期六晚上比赛的话题,我们几个男生找了一张麻将桌准备要开打,这时,门口木门被推开,走进来1男2女。

  「干,是伊婷跟海咪。」

  「明宽也来了。」

  麻将社几个社员叫了出来。

  明宽一进到麻将社,看到我们这群在上星期六晚上的『顾客』,马上走到我们这一桌,伊婷跟海咪则到晓如、晓芸那边的位子上坐着。

  看到明宽走近,小A马上巴结的笑着说:「哈哈~明宽哥,你今天也来麻将社打牌啊?」

  「对啊,上完暑修课,晚上来逛逛。」

  「这样啊,要不要帮明宽哥找个好位子啊?」黑皮也跟着巴结问说。

  我靠!小A跟黑皮这两个王八蛋,居然这么亲热的叫明宽『哥』,我记得明宽还是大二生啊,你们两个也太没节操了吧! 冏rz

  「不急,先聊聊天啊。」明宽笑着说。

  「嘿嘿~今天A咪她们没有来啊?」嘉豪乾笑问说。

  「喔,她们学校最近要实习,所以就没跟我们来了。」明宽解释说。

  「唉~那真是可惜了,前晚我只差A咪的屁股没有玩弄到啊。」嘉豪一脸失望的说。

  「哈哈~A咪的脾气是硬了点,所以才没有给大家玩到爽,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吧。」明宽笑着说。

  「说到A咪,这头乳牛操起来超爽的,不但奶子又白又大,下面的菊花也超紧的,那晚干的有够爽的啦~」小A一脸猥亵的淫笑说。

  「对啊、对啊,A咪、小岚、小莉三个里面,我也觉得A咪干起来最爽,小穴有够会夹,奶子揉起来又超级舒服的,下次明宽哥还要玩的话,一定要找我们啊!」黑皮也跟着附和说。

  「对啊,还有我跟小柯,小柯没跟到,现在正闷闷不乐哩。」嘉豪笑着说。
  「靠腰,我哪里有闷闷不乐啊。」小柯赶紧反驳说。

  「哈哈哈~当然没问题,既然学长们都这么有兴趣,下次还有玩的话,一定会找你们的!」明宽得意的笑说。

  他妈的,看来还真的被小卉说中,明宽这小子这么大手笔,果然将这群猪哥收买的服服贴贴啊,马上从学弟晋升为『哥』字辈,看来我这社长的位子有些岌岌可危了。

  「对了,下次小武社长有兴趣吗?前天晚上看你也没跟大家一起玩,你都不觉得可惜吗?」明宽突然问我说。

  「哈、哈~没关系,你们玩就好。」我敷衍回说。

  「是喔,干嘛这么彆扭,还是小武社长你有什么……功能障碍吗?」明宽意有所指的问说。

  我操!明宽这小子也太故意了,是想暗示我性无能吗?他妈的,不让他嚐嚐老纳的棒子……不对,是要让他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一根还有一根粗』的道理!正当我想反呛回去时,小卉突然大喊了出来。

  「喔,你们想要挑战麻将赌后我吗?那就来啊,老娘会怕了你们吗!」
  我们几个男生马上转头过去,只见小卉、伊婷、晓如等女正聚在一起。因为刚好都是我们几个男生的女人,我跟小柯、明宽都立刻走了过去。

  我好奇的问小卉说:「小卉,你刚刚干嘛叫这么大声啊?是谁要抢你的赌后宝座?」

  「哼,小武社长你说话要公道啊,什么抢了她的宝座,我们只是想要以实力再比一次而已。」伊婷一脸不屑的纠正我说。

  今晚伊婷的穿着依旧是包的紧紧的,上半身穿着合身的短袖针织衫,领口完全看不到一丝丝的胸口肌肤,但她那对隆起的F奶仍是大的惊人,下半身穿着合身的牛仔裤,配上有些高跟的皮鞋,更显双腿的修长。

  「但先前的麻将比赛不就是小卉拿到冠军了吗?」我反问说。

  「呵呵~小武社长,那次比赛因为时间的关系,后来是比积分的,根本没打完2雀,我倒不认为小卉有拿到麻将赌后的本事呢。」晓如笑着回我说。

  我望了晓如一眼,难道她是想趁机报被小卉的凌辱之耻吗?还是她跟伊婷是串通好要来联手打小卉的脸?

  「靠,那次比赛你们输就输了,别牵拖一堆,但你们想上诉老娘也没再怕,这次想打多大的啊?」小卉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反呛伊婷跟晓如。

  「既然小卉你都这样讲了,30/10太小了,来个100/50如何?」晓如说。

  「哼哼,那就打100/50啰。」小卉回说。

  「好啊,我也没问题。」伊婷跟着说。

  「等等,打100/50,晓如你是有中乐透吗?」小柯惊讶的问说。
  「别担心,我还有先前比赛的奖金啊。」晓如回说。

  「不过这样你们还少一个人耶,另一个4强的女生,比赛完后几乎没来过麻将社。」我问说。

  「呵呵~看来还挺有趣的,那人家也陪你们打一场好了。」站在明宽身旁的海咪突然笑着说。

  「呃、海咪你也想争麻将赌后?」明宽好奇的问说。

  「咯咯~人家怎么敢跟小卉副社长比呢,纯粹只是凑咖,还是你们嫌弃人家的牌技不好啊?」海咪微笑回说。

  的确,看了前天晚上的脱衣麻将,海咪的牌技也不算差,够资格跟小卉她们打上一场。

  「我没意见,反正现在好像也没更好的人选。」晓如说。

  「哼,好啦,既然人都齐了,不要浪费时间,赶快打吧。」小卉大喊。
  接下来小卉、伊婷、晓如、海咪四个爆乳美女围着一张麻将桌抓位,结果是伊婷抓到东字,依序是伊婷、海咪、晓如、小卉。坐定位、洗好牌,便开始第二次麻将社赌后争夺赛。

  不一会,麻将社的人全围在这4女的周围,我和玲玲、湘妤站在小卉后方,晓芸、小柯站在晓如后面,明宽则站在伊婷背后,海咪背后是嘉豪、小A、黑皮3人,其他的社员则随意站着观战(或意淫?)。

  由於小卉她们都是麻将高手,所以都会盯住下家的牌,并不会说有人特别容易进牌而胡牌。伊婷起庄,但运气不是很好,被海咪胡了。换海咪当庄家,最后被晓如胡牌。换晓如当庄,被小卉自摸。最后换小卉当庄,被伊婷胡牌。一瞬间就打到南风圈(顺序:东->南->西->北)。

  「靠,这也太巧了吧,除了小卉自摸外,居然都是下家胡上家的。」小柯悄悄的跟我讨论说。

  「对啊,这巧合还真少见。」我点头附和说。

  牌局又进行了一阵子,打到西风圈,换伊婷起庄,众女摸了几次牌,小卉丢了一张『2万』,伊婷喊吃(小卉的下家),正当伊婷要拿2万时,海咪突然快速的丢出两张2万,并喊了一声碰!(麻将规则:碰优先於吃)

  「嘻嘻~真是抱歉,2万人家要了。」海咪笑着说。

  「搞什么啊!我都已经喊吃了,你这样也太故意了吧!」伊婷不满的骂说。
  「唉呦~对不起嘛,人家刚刚在理牌没注意到嘛。」海咪道歉说。

  「哼,下次请你手脚快一点好吗!」

  「哈哈~大美女别生气啦,海咪也不是故意的啊。」明宽赶紧帮海咪说话。
  「就是啊,有什么好气的,碰本来就比吃先,晓如换你摸牌啦~」小卉白眼看着伊婷说。

  「哼!」

  伊婷瞪了小卉一眼,高傲的脸蛋多了些不甘的神情,不但2万没吃到,还少摸一张牌,且也被人知道有万字的顺子要凑,上家小卉也会有所防备,若想要转牌就还要再花些时间。

  打着打着,换晓如打了一张『4万』,小卉喊了一声吃,正要拿牌时,伊婷则快速的拿出2张4万在桌上并喊碰。

  「靠!现在是怎样?不给老娘吃就是了?」小卉立刻不爽的骂说。

  「哼,2万被那海咪咪碰走了,我拆3万碰4万不行吗?」伊婷理所当然的回呛说。

  「你要碰不会喊快一点喔,老娘都等2、3秒才喊耶!」小卉继续骂说。
  「呵呵~这有什么好气的,刚刚不是有人说『碰本来就比吃先』吗?」晓如也加入小卉和伊婷间的舌战。

  「妈的!你这贱……好啊,要玩这么硬,你当老娘会怕你们吗!」小卉急忙把『贱女人』三个字吞了下去,差点就让人知道晓如跟我们之间的恩怨。

  「呵呵~小卉副社长讲话还是这么粗鲁,小心哪天小武社长受不了想换人当副社长呢~」晓如故意暗讽说。

  「操~!这点就不用你担心了啦!」小卉气愤的大骂说。

  呜喔喔喔~!晓如呛辣的个性简直不输小卉,老是找机会刺激她,真当小卉是病猫吗?要是小卉爆发起来,大家都没好处啊!他妈的,有机会老子一定要好好再教训教训你这该死的女骗子啊啊啊~!

  「哈哈~晓如你别这样说啦,小卉的牌技绝对够格当副社长,个性什么的就不重要啦~」

  气归气,我还是赶紧圆场,免得被大家联想到我跟小卉的奸情。

  「呵呵~对啊,晓如你就别担心小卉副社长了,好歹她们也同学3年了,互相的个性还会不知道吗?」海咪居然也莫名跟着我附和说。

  我意外的看着海咪,海咪则微笑的看我一眼,难道是因为先前筱仙有跟海咪讲过我跟小卉的秘密,所以刚刚海咪是有意帮我跟小卉的?

  「哈哈~各位大美女就别再争吵了,规则就是这样,大家火气小一点啊。」明宽当和事佬笑着说。

  「对啊,晓如你也别这样,好好打牌嘛。」小柯也劝晓如说。

  「哼~」

  小卉、伊婷、晓如各互瞪了一眼,这才继续打牌。

  时间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她们的第一雀总算打完,伊婷赢的筹码暂居第一,小卉紧追在后,晓如跟海咪暂居三、四名。接着她们4女又重新抓位,准备要打第2雀的麻将。这次是由海咪抓到东字,依序是海咪、晓如、伊婷、小卉,坐定位后便开始洗牌。

  「哎呀~这次总算换你坐我下家了,不过呢,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吃到好牌的。」伊婷对小卉宣告说。

  「哼,稀罕吗,老娘就自摸给你瞧瞧!」小卉回呛说。

  「咯咯~这也不用特别提吧,4个人围成一桌,谁没上家啊,一个盯一个,谁都不容易吃到好牌啊。」海咪颇不以为然的说。

  「哼。」伊婷白了海咪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接着4女抓好牌就开始打了起来,摸了几轮,晓如突然丢了一张5索出来,伊婷很快的就吃了进去。

  「靠,你牌很好是吧?居然这么早就在丢5索?」小卉问说。

  「你管这么多干嘛?我想要拼大牌不行吗?」晓如回呛说。

  「哼哼,小心大牌没拼成,反而放枪给伊婷啊。」小卉冷笑说。

  等伊婷丢出废张,众女又继续打牌,不一会,伊婷居然自摸了。

  「呵呵~真不好意思,人家自摸了,筹码拿来吧。」伊婷满脸得意的笑着,一双玉手腾在空中跟其他3女要筹码。

  「靠,你没事拼什么大牌啊,害老娘跟海咪也跟着要付筹码。」小卉不爽的对晓如抱怨说。

  「怎么!?输钱也不用对我发脾气啊!」晓如回呛说。

  「哈、哈~对啊,小卉你别生气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法嘛。」我赶紧安抚小卉说。

  「哼。」

  等3女都付了筹码给伊婷,接着换伊婷当庄,众女摸了几轮,海咪似乎很快的听牌了,看她都是摸了牌就马上丢出去,摸了几轮,小卉丢出一张7筒,海咪似乎犹豫了一下后才伸手摸牌,而站在海咪后面的嘉豪表情则惊讶了一下。
  海咪摸了牌一看,立刻再把摸的那张牌打了出去,之后晓如摸牌丢牌,再换伊婷摸牌,并跟打小卉一样的7筒,这时海咪则笑着大喊胡了,等海咪倒牌,牌面居然是筒子混一色加三暗刻!

  伊婷看了海咪的牌面,立刻不悦的大骂说:「搞什么啊?你这海咪咪是故意要胡我的牌吗?你居然过小卉的水!?」

  「唉呦~本来人家是想要拼自摸,但看到你又丢出筒子,所以只好赶紧胡你的牌啦,而且你还是庄家,不胡你要胡谁啊!」海咪微笑回答。

  「哼!你这海咪咪给我记着,当庄时小心点!」伊婷不爽的回呛说。

  海咪这次的台数还不小,伊婷付了筹码后,小卉反而超前了伊婷变成第一。而从刚刚晓如早早丢好牌,跟海咪故意要胡伊婷的牌,牌桌上可以感觉到有了某种变化,小卉似乎开始和海咪合作,伊婷则和晓如合作,这微妙的情势是先前大家料想不到的。

  后面几风,因为小卉跟伊婷的筹码比较多,所以晓如跟海咪都会故意让小卉或伊婷胡牌,打到最后,小卉一家小赢三家,再度成为麻将赌后。
  
  「哈哈哈~看来你们两个又是老娘的手下败将了,钱拿来吧!」小卉得意的大笑说。

  「哼!你少在那边得意,还不是那个海咪咪帮你的!」伊婷不服气的呛说。
  「笑话,晓如不也是跟你同一阵线的吗。」小卉回呛说。

  「那是今晚海咪运气好,胡了伊婷几把大的,不然你的筹码不见得会赢伊婷好吗!」晓如也一脸不甘的争论说。

  「妈的,话都是你们在讲,懒得跟你们吵,输的钱还不赶快拿出来,别想赖帐啊!」小卉大声骂说。

  「哈哈哈~小卉副社长你别生气,赌金马上给、马上给!」明宽笑着说。
  等明宽帮伊婷、海咪付了钱,晓如也付钱给小卉,总算结束今晚的赌后争夺战。之后伊婷生着闷气离开麻将社,明宽和海咪也跟了出去,其他围观的社员也纷纷回到位子上做自己的事。

  因为时间也是晚上9点多,我要玲玲跟湘妤先回去,晚上由我跟小卉关门就好,跟她们道别后,我和小卉在社长室聊天。

  「嘿嘿~看来小卉大美女还真是厉害,再度赢得麻将赌后的头衔呢。」我抱着小卉的小蛮腰说。

  「那当然,人家的牌技可是有经过认证的好吗。」小卉得意的说。

  「不过嘛,刚刚伊婷居然会跟晓如联手,还好海咪也有默契的跟你合作,不然今晚的输赢可难说了。」

  「哼!晓如那贱货,老是故意暗讽老娘,哪天有机会老娘一定要好好出这一口气!」小卉气愤的说。

  「对啊,晓如这女人还一直对你怀恨在心,她也不想想我们的恩怨是谁先挑起的。」我附和说。

  「还有伊婷那拜金女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副想要出名的样子,老娘偏不让她得逞!至於海咪嘛……搞不好真的会被筱仙那狐狸精说中,答应跟她合作。」
  「呃、所以星期六的事……」

  「哼!看在今晚海咪帮忙的份上,老娘就让你去看看,但不要以为老娘会答应筱仙当你的女人啊!」小卉有些娇怒的认可说。

  「嘿嘿~放心,无论我上了多少女生,小卉你的身体还是我上过的女生中最棒的啊!」看小卉的态度软化,我赶紧爱抚小卉的爆乳巴结说。

  「嘻嘻~小武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人家比小薇、玲玲她们还要好?」小卉喜悦的把双手抱住我的脖子问说。

  「那当然,小卉你的肉体可是……」

  「哼,小卉你在吗?」

  我的话还没说完,伊婷大辣辣的开门大喊,我和小卉赶紧分开来,好在还有柜子挡住,才没被伊婷发现我们的奸情。

  「我操!你进来是不会敲门吗?你当麻将社是你家啊!」小卉立刻不爽的破口大骂。

  「笑话,这整栋大楼都是学校的,凭什么我不能进来啊?」伊婷语气不屑的反呛说。

  他妈的,伊婷这女人真的只有外貌好看,个性居然比小卉更差啊!

  「呃,好啦,那你找小卉又有什么事啊?」我赶紧把门关上问说。

  「哼,我刚刚跟晓如谈过了,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们再来比一次。」伊婷一脸不甘的说。

  「靠,还想比?老娘没兴趣了,况且输的钱你还不是叫那个死大炮出,打赢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什么死大炮,怎么?还是你交不到像明宽这样的男友,在吃醋啊?」伊婷冷笑调侃说。

  「笑话,老娘才不像你,为了想出名可以出卖自己的屁股!」小卉嘲讽说。
  「徐小卉!你说话客气点!像我这样的大美女,出名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倒是你这种野马,别说是嫁入豪门了,以后一定会变成黄脸婆在小餐厅当洗碗女工的啦。」伊婷一副自以为是的说。

  「哼哼~我能不能嫁入豪门不用你担心。不过嘛~要是我才不会找明宽当男友,小武才是正确选择呢!」小卉突如其来的说。

  靠腰!小卉干嘛突然拿我跟明宽比?难道是要跟伊婷炫耀我的10吋大炮?
  「呵呵~你是在说笑吗?虽然小武的条件是不差啦,但男人没钱长的帅也没啥用啊,他现在连台车都开不起吧。」伊婷颇不以为然的笑着说。

  「嘻嘻~谁说小武条件差,老娘只是不太想说,其实小武跟知名主播侯佩佩熟的很!要她带我们进演艺圈也不是太难的事。」

  「哈哈哈~少来,凭小武这种穷学生?我可没听过小武有什么亲人在演艺圈工作啊。」伊婷神情鄙视的大笑起来。

  他妈的,伊婷这狗眼看人低的女人,老子不止跟佩佩要好,连她的身体都不知道玩弄过几遍了啊啊啊~!

  「小武,你把手机里跟佩佩的合照给这女人瞧瞧。」小卉转头对我说。
  我拿出手机,挑了一张看起来热情但不色情的合照给伊婷看。

  「呃……这、这怎么可能!?」伊婷俏丽的脸庞,从原本鄙视的表情逐渐变成不敢置信的模样。

  「拜託,都有照片为证了,你还不相信吗?」小卉冷笑说。

  「哼、哼!一定……一定是小武他巴着侯佩佩拍的吧!侯佩佩她认识的富二代还会少吗?她怎么可能看的上小武啊!」伊婷仍不相信的反驳说。

  「呵呵~只能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也许毕业后,我跟小武会比你在演艺圈更快走红呢!」小卉故意刺激伊婷说。

  「哼!别、别傻了,凭你这样子也想出名!好啦,你不要再说梦话了,我们再来比一次麻将吧。」伊婷有些拉不下脸呛说。

  「靠!老娘都说不想比了,你赶快回家洗好屁股给明宽当母狗干吧!」小卉回呛说。

  「你这没家教的女人!讲话客气点!不敢比就老实承认,不要乱骂一通!」
  「妈的,你说谁不敢比啊?这么想比,好啊,这次不赌钱,输的就脱衣服,敢不敢啊?」

  「什、什么!?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才不会跟你玩这种变态下流的游戏!」伊婷一听到小卉要玩脱衣麻将,马上一脸不屑的大骂说。

  「喔~不敢啊……那不如这样吧,要是你敢跟老娘玩脱衣麻将,最后又是你赢的话,我就叫小武帮你介绍给侯佩佩认识,如何?」小卉嘴角微微上扬的说。
  「你说什么!?」伊婷一脸讶异的看着小卉。

  「靠!小卉你到底想干嘛啊?」我把小卉拉到一旁问说。

  「就玩脱衣麻将啊!难道你不想看伊婷这贱货的奶子吗?」小卉淫笑说。
  「呃、不是不想看,但是你这样随便答应要介绍给佩佩认识,佩佩知道她会不高兴吧。」

  「哼,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她的肉屄,她还不是连屁都不敢吭一声。」小卉不屑的说。

  「最好是佩佩会这么听我的话啦~」我反驳说。

  小卉不理会我的担忧,回头问伊婷说:「你考虑的如何啊?不敢的话就别浪费大家的时间,老娘跟小武等一下还有事要忙啊。」

  「哼、哼、那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认识侯佩佩?单凭照片也不能证明什么吧。」伊婷半信半疑的问说。

  「那这样吧,要是你赢了,又发现我们是骗你的话,那我们就把麻将社让给你跟明宽,你也可以跟别人说我跟小武是大骗子。不过嘛,小武跟侯佩佩很熟的事你也不要大嘴巴乱讲,到时后一堆人巴着小武,你也没好处。」

  伊婷呆站了一会,神情十分犹豫,明亮的双眼不时打量着我跟小卉,一副想看穿我们的模样,犹豫了几分钟,伊婷总算开口说:「嗯、嗯、好啊,那你想怎么玩?先说来听听吧。」

  听到伊婷的话,小卉的双眼发亮,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模样窃笑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